我真的会炼丹小说全文 陈旺荣朱冰瑶结局在线阅读

我真的会炼丹小说全文 陈旺荣朱冰瑶结局在线阅读

《我真的会炼丹》小说主角名为陈旺荣朱冰瑶,是作者吃光全世界最新为大家著作,目前正在连载中。我们村的傻旺荣忽然开始炼丹了。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村里接连发生了各种各样的怪事……

《我真的会炼丹》 第1章 傻子 免费试读

云谷村,路边一栋小平房门口,傻旺荣将耳朵贴在房门上,一对粗黑的眉毛越蹙越紧。

那个女人和他弟弟已经进去好一会了,他有些担心。每次那个女人一来,弟弟就会把他撵到门外面,对他也很凶。

犹豫了一下,傻旺荣从门边的晾衣杆上拿起一块毛巾,打开门走了进去。

“擦擦汗,弟弟,擦擦汗!”

“啊!”

看到傻旺荣的瞬间,女人惊恐地尖叫起来。

傻旺荣要给陈安荣擦汗,却见陈安荣猛地起身,一把将他掀到一边。

“你干嘛!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你给我滚出去!”

“弟弟,出汗会感冒,你擦擦汗!”

“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陈安荣歇斯底里地大叫着将傻旺荣掀到门外,重重地关上了门。

张小芳急急忙忙地穿好衣服,起身就要走。

“芳姐别走,芳姐,不要走,不要走!”

陈安荣将张小芳堵在了怀里苦苦哀求,张小芳却是疯狂地挣扎,想要将他的手甩开。

“不走怎么办,我不走你能让他走吗?”

张小芳这话让陈安荣的动作一顿,有些无奈道:“他,他能去哪啊?”

张小芳甩开陈安荣的手,没好气道:“得,你就养着他一辈子吧,他一辈子都只有九岁,你们哥俩谁都没有好日子过。”

“那我能怎么办,总不能扔了他。”

陈安荣将傻哥哥陈旺荣从九岁照顾到了现在的二十岁,这么多年,他习惯了。

“我可没这么说。”

张小芳气冲冲地推开门出去,陈安荣急忙追上。

“他是我哥,我能怎么办?”

听到陈安荣的喊声,张小芳脚步一顿,转头冷冷说道:“咱俩,断了吧。”

说完这句话,她便快步离开了。

傻旺荣抱着头蹲在墙角,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知道弟弟很生气,他不敢去跟弟弟讲话,只能自己随手捡起一块小石头,在地上画着玩。

四周安静得可怕,等傻旺荣抬起头的时候,早已经没有了陈安荣的身影。

“弟弟!弟弟!弟弟你去哪了!”

傻旺荣站起身大叫了几声,没有回应。

他疯狂地跑进屋里四处寻找,也没有看见弟弟的身影,又站在门口喊了很久,心里终于慌了起来。

天黑了,傻旺荣独自坐在家门口,肚子饿得咕咕作响。

除了几声蛙鸣,四周安静得可怕。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远处有脚步声响起,傻旺荣惊喜地跳起来,朝着门口冲去。

“弟!你回来了!”

喊完这句话,傻旺荣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旺荣,还没吃饭吧,我给你送饭来了。”

来人是邻居朱大爷。

傻旺荣有些失望,不过看到朱大爷手里那一碗盖着五花肉的白米饭,马上又开心起来。

两人进了屋,看着狼吞虎咽的傻旺荣,朱大爷沉默了半晌,才小心地开口道:“旺荣啊,你别怪你弟弟,他有他的苦衷。”

傻旺荣并没有听懂朱长青的话,自顾自地将饭菜一股脑扒进嘴里。

朱长青知道自己的话还是说得婉转了些,以陈旺荣的智商根本就听不懂。

但是让他直接说出你弟弟不要你了这种话,又有些不忍心。

“哎,你快吃饭吧,吃完了跟我回去。”

傻旺荣一听见这话,急忙将手里的饭碗往桌上一放,一个劲地摇头,包在嘴里的饭一粒粒撒了出来,落得到处都是。

“旺荣,你弟弟不会回来了,你跟我回去至少还能有口饭吃,你留在这个家里一个人以后怎么活呀!”

见朱大爷说话这么大声,傻旺荣不由得想起白天弟弟那生气的样子,眼泪瞬间就夺眶而出。

“等,等弟弟,回家。”

傻旺荣一边哭,一边喃喃地说道。

朱长青见此,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拿起碗筷离开了。

傻旺荣坐在家门口,直到夜深人静也没有等到陈安荣回来,冷风吹在他的身上,他觉得有些害怕。

鬼使神差的,傻旺荣站起身来,蹑手蹑脚地朝着朱长青家院子里走去。

第二天早上,傻旺荣是被人踢下床摔醒的。

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朱冰瑶惊恐地尖叫着跳下床,抄起窗边的椅子就朝他砸过来。

“你想干什么?你什么时候进来的的,你快给我滚出去!”

傻旺荣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用双手捂着自己的头,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朱大爷已经举着扫把冲了进来。

“旺荣,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朱大爷用扫把指着傻旺荣,虽然很是气愤,却没有真的打下去。

“睡,睡觉。”

傻旺荣只记得昨晚夜深了,他有些害怕,想起朱大爷让他跟他回家去,就自己走到了朱大爷家里来,迷迷糊糊地爬上一张床就睡着了。

“滚出去!爸,把他打出去,快打出去!恶心死了!”

朱冰瑶躲在朱长青的身后,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一脸厌恶地指着傻旺荣破口大骂。

“这傻旺荣怎的忽然开窍了,难道是脑子好了吗?”

“怎么可能会好,肯定是看多了学他弟弟的!”

“哎呀这种事哪里需要学的,长大了自然就会有想法的啦”

附近那几个起得早的老妇女一听见动静全都聚集了过来,站在远处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朱冰瑶气愤地冲到院子里指着那几个妇女破口大骂:“去去去,都滚开,一群长舌妇,等着死后下地狱被钳子拔舌头!”

朱冰瑶双手叉腰这么一骂,那些个嚼舌根的妇女们只得没好气地散开了。

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全村。

传着传着,不知道怎么就传成了傻旺荣强了朱冰瑶。

一时之间,全村轰动。

傻旺荣已经傻了十几年,早就习惯被人嫌弃地撵来撵去,现在被朱长青父女俩一驱赶,只得垂着头回到了自己家里。

“弟弟,你在哪?”

傻旺荣坐在门口看着远方,眼泪止不住地流,头上被朱冰瑶用椅子砸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痛起来,痛得他歪着嘴,一跟头栽在院子里,晕了过去。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呆滞的目光却是清明起来。

陈北,地球都市里最后一个修仙者,痴迷炼丹之术,一生孤寡无情地活了三百岁,却因为飞升渡劫失败,重生到了现在的陈旺荣身上。

了解了如今的境遇,陈旺荣咧嘴一笑。

一个人见人嫌的傻子,被唯一的亲人抛弃,被误会成登徒子,真是够惨的。

但是比起身死道消,能够重活一世,已经算是一件幸事。

既来之,则安之。

头上的伤口还在流血,陈旺荣决定先给自己调息疗伤,于是盘膝而坐,心念一动,便是骇然地睁开了眼睛。

他修炼了几百年的内丹,已经碎成了渣渣。

呆愣了好久,陈旺荣才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无奈地站起身来,朝着屋里走去。

眼前的一切,让她心中顿时一阵酸涩,狭小的平房里面,只有一个客厅和一个睡房,房门上暗红的漆已经掉了好几处,房门一推,就发出了嘎吱的声响。

好在小院子后面就有一片小树林,植物繁茂,应该能够找到一些止血治伤的草药,这么想着,陈旺荣便随手拿起一个篮子,走进了小树林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