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青君柳芳免费小说 岳青君柳芳完结版在线阅读

岳青君柳芳免费小说 岳青君柳芳完结版在线阅读

岳青君柳芳是作者曙光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曙光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那么岳青君柳芳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因此,女人可以,女人就是天生煽情的演员,尽管男人才是最好的演员,不管是在舞台上,还是在舞台上,她们的表演一般比舞台上的演员高出十倍以上,如禅让这样正规的戏剧。

《墨法剑》 第1章 人命关天 免费试读

一.人命至重

“想不到柳家突变修罗场,满门五十三口无一活命,鸡犬不留,都是你一人毒计所致,哼,岳青君,你足可以与五十年前自号正道剑的卫英全并称双血魔,嗜血恶魔啦。”柳方白手中握着的是一把乌沉沉,宽大迥异寻常宝剑的剑,指着他冷冷道。

岳青君淡淡一笑道:“柳姑娘,你说错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柳家第五十三个未死的人,只不过你虽然姓柳,但是和柳万成一家却无血缘关系,正如我岳青君一样,我们都是这场血案的旁观者。”

他俊朗的外表随着他所说的话更显出无限的沉着凝定,毫无惧色,很有点得意洋洋和理直气壮的意味。

“难道你不是和柳家有深仇大恨才下如此毒手吗?你不是和柳家小姐有许多恩怨么?”

岳青君忽然间面色涨的通红,脸上说不出是羞赧还是恼怒,又瞬间脸色平和下来,淡淡道:

“非也,柳家作恶多端,为富不仁,为害一方,荼毒四邻,实在是除之为晚。”

“哈哈……”,柳芳白一阵冷笑,将屋内桌子上的火烛震得摇曳飘忽,微起时伏。

“难道一句他们‘作恶多端’就可以掩盖你这恶魔的本性吗?岳青君,你可要看清了,这柄剑名为诛正剑,就是要诛杀你们这些自以为是,自称仁意,视人名如草芥的所谓正人君子实为武林败类之辈,你受死吧。”她秀美的脸上冷如冰霜。

“你不能杀我,我纵使为民除害无功,也并没有多大的错,并且还有一个理由。”他一字一字的清晰的道。

“为什么?”柳芳白脸上一讶。

“因为诛正剑要杀的是武林败类,诛的意思是指正批评而不是无端砍杀,你手持此剑,证明你是当年的武林盟主,铸造此剑的一行剑客墨孤魂的传人,墨前辈生前不妄杀一个好人,所以你不能杀我。”

“不妄杀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歹人。”她嘴唇微微翘起道。

“好,你既与柳家有关,而你眼见柳家多行不义,不闻不问,这总是有目共睹吧。”

“不错,他们确实不是好人。”她点点头。

“你持此剑见义不为,是为无勇,墨孤魂曾发誓此剑虽诛伪君子,但是对于荼毒生灵的恶棍,也是丝毫不留情面,严惩不贷的,此剑誓言已破,因此你不能杀我。”

“另外”,他看了看脸上已颇有踌躇之色的柳芳白,“我不会武功,手无缚鸡持刀之力,柳家一门尽死,虽由我的算计而起,但也是他们的贪心所致。”

“难道你杀了这么多人,心里一点儿都不愧疚吗?我固然不杀你,你又怎能逃脱让你作出此事的人为了掩盖他自己而用出杀人灭口的毒手?”

“这倒不劳姑娘牵记,岳青君行走江湖,又不懂武功,你说我没有什么凭依仗恃,可以吗?”

“我不愧疚,是我觉得他们都该死,柳姑娘,墨孤魂前辈传下诛正剑,可是他的所谓伪君子标准是什么?他要诛杀的人又有什么标准?如果仅仅依靠姑娘一己的判断,那不是和我一样吗?”

“你”,柳芳白虽然觉得他说得有点强词夺理,但是理智上觉得他的话似乎也不无道理,“他们如何该死?”

“他们为恶那就不用说了,他们只是听信了一个消息,一个谎言,一个我设计的阴谋,便开始互相残杀,因而一个都没有活下来。”

“九月初三,柳家尽戮,鸡犬不留,凡与柳家为伍行恶残毒人命者,皆死,如无此行径,则可自行离去,倘若逃走,吾必万里追踪而毙之,其死则惨于十倍也。”

“这便是你的设计?”

“如此而已,很简单。”

“难道他们便信了吗?”

“难道姑娘不知道吗?”

“我”,她一时哽住,呆在那儿,“我那时有事在身,不在柳家。”

“不由得他们不信,漠北尉迟世家的威风和实力想必天下人都是知道的,纵横漠北六十年,铁骑六百,死士六十三,血鹰二十一,何等嚣张,还不是一夜之间死尸横野,骨骸相枕吗?”他说这样的话轻描淡写之中又有种说不出的兴奋,但是让人听了实在是不寒而栗,连窗外的月光好像也有点寒骇,略起清晕。

“难道也是你一人所为吗?”

“不错,但只是同一个名字,而所为者却不是我,而是……”

“是谁?”

“你不能知道。”

“为何?”

“因为你知道了,便不能再活下去。”

“哼,恐怕天下能杀我的人还不会有第二个。”柳芳白将剑倒竖身后冷傲的说。

“第一个是谁?”

“我自己,除非是我不想活了,否则别无他人。”

“你真的很自信。”

“自信得有凭恃,不该是大话,大话当然可以说,但是逢上了不听的人,例如你,必须用剑。”她极是骄傲的说。

“还有,墨法剑下从来没有人见过第四招,除了我自己。”

岳青君脸上忽然起了一片失望萧索之意,“你说的很对,只不过再好的武功也敌不过别人的暗算,我相信你也不会例外。”

“我早已知道,所以我从来就不相信别人,并且,我从此也找到了一个不再受人暗算的办法。”

“什么办法?难道你的师父你的妈妈你也不相信吗?”

“师父暗算我们,被我妈妈给杀了,从此我便是不再相信任何人的了。”她眼中含着泪水道。

岳青君忽然觉得这个外表刚强的女孩子其实也很是可怜,柳芳白却道:

“这是惟命是从丸,你把它吃下去,自此为我所用,否则你是知道后果的,倘若你生出不良之心,哼,哼。”

“你永远要跟在我身边。”

她不再说话。

这句话听来也许会令所有的人大出意料,但是岳青君的脸上却是涔涔而出的汗水。

冷汗!

但是他还是自作镇定的苦笑道:

“看来我是没得选择,岳青君啊岳青君,你何德何能,能有福分随侍在玄都宫离恨公主的身侧?”

“你当然无德,但我不埋没你,你绝对有才智和能力,在我身边不一定会很好,可也不会太难过,我会让你用自己的能力培养你自己的德行,以赎你的罪愆,对你自己也不会错吧。”

“那我还得感谢你吗?我似乎没有太多的罪孽吧。”他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难道你自己并不觉得吗?”

“是!”他很肯定的道。

“那是你一向都以为自己做的对,心里不会想到自己可能是错的缘故,这个世界倘若有人觉得自己不会犯错,永远正确,那他可能是白痴。倘若有人以为自己不会犯错而以此成为他理直气壮的杀死别人的理由,面对别人的指责毫不心虚,也永远不会反思自己究竟对不对,那他一定是个疯子。可惜这个世界上的人多半是疯子,他们比刽子手更干脆利落的砍下人的头颅,更决绝无情,更赶尽杀绝,因为他们以为自己是正确的,他们站在正义的一方,他们自己会以为是替天行道。”

“但是没有一个人永远都不会错,至于他对不对已经不重要,因为杀了的人不会再复活。你可要知道,若是你自以为什么都好,那便是不好,什么都应该,便是不应该。”

“柳姑娘,我发现你实在该当女皇,掌握天下人的命运,那时候苍生可是烧了高香啊!”

“假若我是女皇,我也是这样自以为是的人。”她似乎没有听出来岳青君略有讽刺的话,可是岳青君听了她说的“假若我是女皇,我也是这样的人”后,便不再说话,他感到这天真又凛然不可侮的话实在无法反驳,纵使他好辩成性。

“祖师墨孤魂临终时才悟出这层道理,但是他再也不能像年轻的时候那样意气风发,仗剑江湖,扶困济危,躬行亲理,为武林主持公道。他那时候已经不会再以自己以为是非便以为是非,以后他便让自己的传人去闯荡江湖时候践行他所思考的这层道理,为了验证,他不许我们再凭一己之意去裁决任何一个人该不该死,甚至那些人人皆曰可杀的人,因为每一个人都没有权利决定别人的生死。纵然十恶不赦也该交给该去惩罚他的律法,交给去判断他当受刑罚的人,用一种应当的方法去判断他的恶行。可是他也不愿后辈总是在依照他的意愿做事,不为自己,因此他传下遗训,凡入其门下,须行此道十年,以后寻到传人,必须甘心情愿的做这项很难的事,凡是妄杀一人者,必自裁以谢,我待在柳家却也是为此。”她悠悠道。

“想不到我如此运气,这番道理我虽然不大懂,甚至闻所未闻,可是我也并不会以为错,不过,柳姑娘,令祖师可曾说过要把那些十恶不赦的人绳之以法交给谁去裁判呢?”

“这”,她摇摇头,“我不知道,反正不能交给你这样的人。”

“嗯,不错,墨前辈恪遵先祖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之训,那是人人钦仰的,只不过……”

“你觉得不对?”她柳眉一挑。

“不是……”,岳青君讪讪道,他其实内心真是有另一种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