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滕雪儿小说 魏滕雪儿全文免费阅读

魏滕雪儿小说 魏滕雪儿全文免费阅读

魏滕雪儿是作者冰溜子小说里面的主人公,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咱们接着往下看千年前,爱妻雪儿被天山七煞杀死,魏滕伤心欲绝,被天帝告知唯独无极天书方能将其复活。后魏滕苦寻百年,终于将无极天书找到,在雪儿复活时限最后一天,却面临众神追杀,亲朋背叛,天帝阴谋浮现,后魏滕与天书一同丧命,重生千年后。

《无极天书》 第二十章 满场哗然 免费试读

叶清肃,赵沐和卫庄,三人面露冷笑,缓步逼近岚家父女。

“魏滕和那位神秘的天象镜四层强者,应该就在祠堂里面吧?”

叶清肃冷笑一声,话音落地,他应站在了岚氏父母的身前了,“岚家覆灭在即,那位神秘的高手,还不准备出手吗?”

岚依依和岚峒对视一眼,二人均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一股决然的死意。

那位所谓的天象镜四层强者,岚氏父女也没见过,人家会不会出手相助,岚氏父女也不清楚。

其实,那所谓的天象镜四层的强者,根本不存在,只是魏滕自导自演的一手暗棋而已,当然,这些事,只有魏滕知道,就连楚倾城都不知道。

见岚氏父女不说话,傲然立于院中的薛龙,也失去了耐心,连声对叶清肃喊道:“动手,杀了他们。”

“好!”

叶清肃应了薛龙一声,随即,缓缓抬起了手掌,以叶清肃的修为,这一掌落下,岚氏父女必死无疑。

可就在这时候,祠堂的门,却突然发出了一道尖锐的鸣叫声。

吱呀。

门被推开了。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到了那扇,从祠堂里面被推开的门上。

只见,白衣胜雪,倾国之容,冷艳犹如仙子一般的楚倾城,单手持剑,剑锋斜指地面,缓步踏出祠堂。

见到楚倾城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天楚武院的那几人!“公主殿下,你怎么会在这里?”

薛龙微微错愕。

薛龙怎么也想不到,楚倾城竟然会在岚家,而且,看楚倾城的样子,貌似是想保魏滕?何瑜,鲁寒与薛飞这三位来自天楚武院的人,内心中的惊骇,其实并不比薛龙小,只不过,薛龙却是抢先一步,问出了三人心中的疑惑。

叶清肃三人,则是相互的对望了起来,三人皆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骇然。

“薛教头,你说的公主殿下,莫不是我们楚国的长公主,楚国五大天骄中,唯一的女子,楚倾城殿下?”

叶清肃试探性的问道。

薛龙没有回应,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得到了薛龙的肯定回答之后,叶清肃三人心头大惊,下意识的向后退了数步,有些左右为难。

一方是天楚武院,一方是楚国长公主,无论是薛龙还是楚倾城,都是叶清肃三人不敢得罪,也打不过的强大存在。

不过,经过了短暂的思索之后,叶清肃三人还是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很辣之色,再次从三人眼底之中浮现。

楚倾城固然是三大世家得罪不起的存在,但是,薛龙呢?如果叶清肃三人现在退缩,薛龙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将三大世家屠杀殆尽!至于楚倾城,那就让薛龙对付吧,反正楚倾城和天楚武院之间的矛盾,叶清肃三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耳闻,横竖都是得罪大人物,干脆,一条道走到黑吧!至于方若羽,她只是在最初之时,被楚倾城的倾国之容和无双气质所震撼,但很快,她的目光,便通过那扇打开的门,定格在了闭目盘膝,似在修行的魏滕身上。

登时,方若羽的这双美目,立刻变得赤红了起来,若不是她听说过楚倾城的传说,恐怕,她早就冲进祠堂,将魏滕剥皮抽筋了!楚倾城缓步走到了岚氏父女的身前,皓腕轻抖,软剑宛若灵蛇那般,在虚空中划出了一朵剑花,“薛教头,你这是要灭薛家满门吗?”

“公主殿下误会了。”

薛龙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支持天楚武院的入院考核,只是听说,薛家窝藏了天楚武院的仇人魏滕,这才上门猎杀魏滕。”

“魏滕什么时候成为天楚武院的仇人了?我怎么不知道?”

楚倾城冷冷一笑。

“方若羽,乃是何掌院新收的关门弟子,那魏滕在方若羽进入天楚武院之后,竟毫无人性的屠杀了方家满门几十口人,分明就是没将天楚武院放在眼中,若不杀他,我天楚武院,还有何脸面立足?”

薛龙这番话,说的是义正言辞,甚至不惜抬出掌院何昆仑来制衡楚倾城。

“我若是要保魏滕呢?”

楚倾城不为所动,相反,她的话语中,却是透出了无比强大的自信。

楚倾城的强硬和自信,倒是让薛龙再次错愕,不过,老辣的薛龙,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淡淡的对楚倾城开口说道:“魏滕与我天楚武院已是不死不休之局,若公主殿下强行保护魏滕,那我也只能尽力拖住公主殿下,让其他人去杀魏滕了。”

楚倾城强硬,薛龙却更加强硬,他好像并不是太在意楚倾城这个长公主的身份,只是敷衍的维持着表面上的尊敬罢了。

“好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楚倾城那张美到让人窒息的俏脸上,浮现一抹愠怒,微微抬起莲藕玉臂,寒芒四射的软剑遥指薛龙。

“公主殿下真的要和我动手吗?”

薛龙不仅没有退让的意思,话语中,反倒出现了淡淡的嘲讽之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公主殿下的修为,似乎只有天象镜三层吧?”

对于楚国的年轻一辈来说,楚倾城的天资和修为,稳稳的排进前五,甚至前三的妖孽!可薛龙却用了“只有”

这个充满讽刺的词语,当真是看轻了楚倾城。

可是,除了薛龙之外的其余众人,望向楚倾城的目光,却是充满了复杂……天楚武院一方的数位年轻人,脸上尽是羡慕嫉妒恨,而叶清肃三位老牌强者,则是一脸的生无可恋。

不足二十岁的天象镜三层,与楚倾城一比,叶清肃三人,倒是有一种年纪活到狗身上的感觉。

楚倾城不擅言谈,她根本没打算和薛龙舌战,只不过,祠堂里面的那个家伙,可不会放过敢出言侮辱楚倾城的人!“薛龙是吧?”

魏滕盘膝吐纳,连眼皮的都没抬,只是气定神闲的说道:“我知道,你们很想让我死,这样,只要你能接楚姑娘一剑而不倒,我立刻自尽。”

魏滕此言一出,满场哗然!天象镜五层的薛龙,接下天象镜三层的楚倾城一剑,并且保持不倒,魏滕便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