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辰赵川小说 陆辰赵川完整版免费阅读

陆辰赵川小说 陆辰赵川完整版免费阅读

陆辰赵川是著名作者余观鱼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内容主要讲述先生这么说,我也知道。原以为这新来的边城县守陆辰,也和以前的县守一样,是个软柿子,可谁曾想,这家伙竟如此胆大包天,敢公然带兵包围我郡首府!那简直就是强盗啊!太不可思议了!他心里又补充了一句。

《陆辰赵川》 第3章 七窍生烟 免费试读

陆辰不知道如果是他的那个二比室友碰到自己目前的情况会怎么做,他只知道由于之前他的种种表现和一些巧合,已经让这两千浴血奋战,前来营救他的将士们对他产生了浓烈的失望情绪。

现在,不管他愿不愿意,都必须得把自身身份上的威信找回来。无论再怎么无法接受,但眼下陆辰摇身一变成了边城县守这个事实,已然是无法再改变了,想要活下去,他必须得彻底融入到这个世界和现在的身份中去。

陆辰已经从脑中的信息里掌握了这个世界的基本构架,他很清楚的知道,这里尊卑分明,虽不属于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但却和春秋战国时期极为相似,而有很多地方,却有和秦汉三国较为接近。

当然,陆辰之所以敢如此和眼前的赵川这般说话,也正是因为掌握了这些东西。在这里,他的职位是最大的。

作为一个普通人,可以说陆辰现在的心里是比在场任何一个人都要紧张的,因为这也是他第一次以一个上位者的口吻冲着别人说话,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统兵的将领。

可是再怎么紧张,陆辰也必须得硬撑下去,他深吸了一口气,低头凝视着单膝跪在他面前的赵川。

边城的守军编制是三万,分别为第一,第二,第三,这三兵团,每个兵团为一万士卒,而赵川则是第一兵团的兵团长。此人为人正直,虽然极有勇略,但却头脑过于简单,说明白点儿,就是个有勇无谋的猛将,冲锋陷阵可以,但却要是让他指挥大场面的万人会战,运筹帷幄却是不行。

而他自己也是深知自身的长短,也明白自己的斤两,所以一直以来,赵川都极为渴望边城能派来一位贤明的县守,因此,他在听说了陆辰刚刚上任便直接去武关巡视城防之后,便下意识的认为,这次新来的县守,是一位心系边关安危的好大人!

所以,他才会在听说陆辰遇到蛮兵袭击之后,便奋不顾身的带兵前来营救,要知道,当时,赵川的第一兵团,并不是驻防在武关的,而是换防到边城营地,武关,也是由第二兵团驻防的。

而开关营救陆辰的,偏偏却不是近在咫尺的第二兵团。

想明白这些,陆辰做到了心中有数,只是目前还让他比较困惑的是,己方六千兵力,按理说都已经两倍于敌了,而且蛮兵又不是什么偷袭,或者说占了地理的优势,完全是平地之上,双方的正面交战,怎么会打成这样呢?

难道是蛮兵确实太过凶猛?个个都能以一敌二?陆辰暗暗摇了摇头,看眼前这两千浴血奋战的士卒,现在虽一副落魄模样,且不少人都负了伤,但个个却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而且他们既然敢主动出击,并且能杀退蛮兵,单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他们并不是贪生怕死的士兵。

而且通过脑中融合的信息,陆辰也已经得知,在边城这三个兵团里,真正能称得上有战力的,或者说敢于和蛮兵作战的,也只有这第一兵团的赵川所部的士卒了。

可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陆辰眯了眯眼睛,眼下,他的紧张更甚之前,背于身后的双手,也紧紧的捏握在一起。

顿了顿,陆辰强自振作了一下精神,再度故意喝问道:“可是你统兵无能!胆小怕死!致使下面的将士也毫无斗志!?”

听闻这话,赵川先是一愣,继而满脸涨红的回到:“大人怎可羞辱末将?我部将士,上下一心!为击退蛮兵,无不是以命相拼,不曾有过一人后退!”

“呵呵…”陆辰被气笑了,再次反问道:“那赵将军可否告诉本官,以六千战力,迎击三千敌兵,两倍于敌,却打成这样,是何原因呢?”

“这…”赵川低下了脑袋,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

“恩?”陆辰眉头一挑,冷声道:“赵将军是没话说了吗?”

低着脑袋保持着插手施礼的姿势好一会儿,赵川才猛的抬起脑袋,正视陆辰的目光,回到:“回禀大人!末将并不是想推卸责任,而是此战之所以会打成这样,那是因为我军的武器,盔甲,军备皆不如蛮兵!所以…”

“什么?”陆辰眉毛深深皱在一起,嗤笑道:“难道郡首大人最近没有拨下来新的盔甲和武器吗?岂不知我等驻防之地,实为边塞,粮草军备等物资,尤为重要,朝廷也早有明令…”

没等赵川接话,陆辰便又出声说道:“赵将军口口声声说是因为我军军备不如对方,可是在欺本官无知吗?”说话的同时,他因为紧张,而嘴角也微微上翘颤动着。

赵川闻言,吓了一跳,急忙说道:“末将岂敢欺瞒大人…只是…只是…”要知道,这个世界的等级划分实在太过鲜明,上就是上,下就是下,陆辰可是朝廷命官,如果真的非要定赵川个欺瞒之罪,那也不是好玩的,而赵川就算心里再怎么不服气,也绝对不敢以下犯上!

摆了摆手打断他,盯着赵川看了好一会儿,陆辰这才收回目光突然说道:“你先起来吧。”

现在,他也逐渐的冷静了下来,陆辰并不是一个懦弱的人,也不是一个自暴自弃和没有主见的人。相反,他的性格比大多数人都要坚韧,也比一般人都要聪明。

他并不真正的了解赵川,但通过那位‘前任’留给他的一些信息,和今天这件营救事件来看的话,至少,他可以大致清楚一些赵川的性格和人品。

等赵川起身之后,他越过后者走到一名士卒身前,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将那名士卒打量了几遍。

那名士卒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见陆辰一直朝自己瞅个不停,他暗吞了口唾液,小心翼翼的问道:“大人…”

他的话才刚问出口,哪知道陆辰却突然一把抓住他身上的盔甲,然后猛力一扯,只听‘刺啦’一声,那名士卒身上的衣甲应声而裂。

“啊?”众人此时正纷纷大眼瞪小眼的看着陆辰呢,见状都吓了一跳,而陆辰更是气的不行,怒声喝到:“这也叫盔甲!?让我军将士如何作战!?”在冷兵器时代,盔甲,是士兵在战场上唯一可以保命的东西,如今却被‘手无缚鸡之力’的陆辰生生撕扯碎裂,更别提还去挡什么刀剑了。

怒骂过后,陆辰再度从士卒手中夺过长枪,光是看锈迹斑斑的枪头,他就已经气的半死,再接着枪身被他一脚踏断,更是让他气的浑身都直打颤,心中的那股紧张感也随之烟消云散,随之而来的,却是满腔的熊熊怒火!

“告诉我!这是什么破军备!是在拿我军将士的生命开玩笑吗!!!”陆辰怒声吼道。

一名副将小心翼翼的回到:“禀大人,我军将士,已…已经近两年没有更换兵甲了…”

“为何不换!?难道新的军备,都被尔等***了吗!?”

“啊!?”副将闻言,差点吓趴在地上,***军备?那还得了?何况这还是边城?真要这样的话,他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保不住!他哆哆嗦嗦的说道:“大人明鉴啊,就是借末将一百个胆子,我等也不敢私自***军中的物资啊…全是因为…因为郡首大人这两年根本就没有拨发军备…”

“什么?难道上任县守没有向郡首大人提及此事吗?”陆辰不可思议的问道。

“有…上任县守有向郡首大人提过,可…可都被郡首大人以各种理由搪塞推脱了…”

陆辰闻言,气的七窍生烟,他再忍不住,伸手一指赵川,怒喝道:“赵川!带上本部人马!跟我走!”

“啊?大人,是…是要回府吗…”

“回什么府!跟我去郡城!我倒要看看,咱们的郡首大人,凭什么私扣我军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