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天蓝卫容倾完整未删减版在线阅读 应天蓝卫容倾结局

应天蓝卫容倾完整未删减版在线阅读 应天蓝卫容倾结局

应天蓝卫容倾是作者抗衰老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那么应天蓝卫容倾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嫂子不快的事还真不少。”“嫂子告诉小启吧。”卫容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此时,卫容倾从公司回来,打算今天去听应天蓝在公司的事,可一进门就听到她和卫容启的谈话。

《契约娇妻送上门》 第2章 所谓亲人的真面目 免费试读

[傲堂集团新任总裁季恒年宣布与吕家千金成双入对,疑似好事将近]

电视机前的应天蓝紧捏着遥控,美目中的怒火恨不得把画面里的男女瞪出个窟窿。

才过去一天,季恒年居然跟她的表妹在一起了。

应天蓝紧咬着牙根,瞥了一眼日历后缓缓下床。

她来到父亲的病房前,打算看望一下。

“死老头,还不赶紧盖手印!”

一道尖酸可破的女人声从房间内传出,应天蓝顿时一惊,即刻撞开病房门。

只见她的姑姑应美心,居然拽着父亲的手逼他签一份东西。

“你在干什么!”,应天蓝怒吼一声,冲向前去阻止,却被两个保镖一手拦着。

应美心见应天蓝来了,缓缓松开应月堂的手,高傲地昂起矜贵的头颅,眼中满是不屑:“你不是去当无国界伟大医生去了吗,怎么还有空回来?”

应天蓝眼眶渐渐泛红,眼前这个女人可是一直都很疼爱她的姑姑啊。

“姑姑,我爸爸是你的亲哥哥,你为什么要伤害他?”

“哈哈哈,他都是个废人了,我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而已,傲堂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他霸占这么久也该吐出来了。”

应美心露出狰狞的笑,阴冷的目光散着令人窒息的杀意。

躺在床上虚弱的应月堂,眼含着泪花,微微张嘴艰难发出:“啊啊啊,蓝,啊啊!”

应天蓝听到父亲仿佛是在喊她,心急如焚地想要撞开保镖冲到父亲身边。

“你们放我进去,不要伤害我父亲。”

她一边哭喊着,撞开一个保镖,却被另一个保镖掐着后颈死死摁跪在地上,只能眼睁睁看着父亲被姑姑虐待。

应美心跟发疯似的不停地掰着应月堂的手指,要他在文件上按手印。

房间内一片混乱。

这时,一道可爱软糯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

“不准伤害女孩子哦。”

应天蓝一惊,扭头想看看是谁,耳边顿时刮来一阵腿风,钳制住她的保镖被一脚踹飞。

“啊!”保镖的惊呼声吓得应美心停下手中的动作,望向门口时发现了一对一大一小的身影。

“哇哦,哥哥好棒”一个漂亮的小萌娃在门口欢呼。

应天蓝顺势抬眸,却见卫容倾如从天而降的神一般,制服了保镖。

卫容倾瞥了她一眼,这个女人还真会把自己搞得一身狼狈:“起来!”

应天蓝一愣,起身几秒后,身边多了个小小的身影。

这小娃娃长着一张精致的小脸,那又大又亮的黑眸很是可爱。

应美心觑了他一眼,这深邃俊美的五官,可不就是曾经是她女婿的人选之一,落城的商界新星卫容倾吗,他怎么跟这小***在一起了?

要不是自己女儿吕铃非要喜欢季恒年,眼前这男人就是她女婿了。

“还不快把他们扔出去!”应美心气得七窍生烟。

可两个保镖被卫容倾矫健的身手给吓得不敢向前。

应天蓝连忙冲到父亲身边:“你放开我爸爸!”

应美心气得头皮冒烟,扬起手对准冲上来的应天蓝一巴掌狠狠挥过去。

啪–

还没碰到父亲,应天蓝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扇倒在地,耳畔发出嗡嗡嗡的响声。

“碍手碍脚的***,滚一边去,你那两个短命种哥哥都死了,你霸着这些钱有什么用!”

应美心指着应天蓝尖声浪气地破口大骂,好不容易解决掉两个,只剩应天蓝这没用的女儿,还想来阻碍她,简直痴心妄想。

小小的卫容启见漂亮姐姐被欺负了,小心肝哪能受得了,蹬着小短腿跑到应天蓝身边跟个小勇士似的护着:“坏女人,不准欺负她。”

应美心瞪了一眼面前这个漂亮的小包子,又瞟了一眼卫容倾,红唇渐渐勾起鄙笑:“这小孩该不会是你跟他生的野种吧,怪不得季恒年不要你了,***货!”

这尖酸刻薄的话瞬间激起应天蓝脑海中跟卫容倾那一夜的画面,四肢如被点穴般僵硬。

那句辱骂让卫容倾黑眸一暗。

“***,带着你的野种跟野男人滚开!”应美心伸手想抓住卫容启。

“你敢碰他试试!”

就在她离小娃娃还有几厘米时,卫容倾冷冽的怒吼震得她僵在半空。

“哥哥,救我”小娃娃怕得抱着应天蓝缩成一团,可怜兮兮地喊着。

卫容倾一步步逼向应美心,他那气场中带着无形的压迫感让应美心不禁开始发抖,这男人俊美如铸可又让人心生畏惧。

他来到应美心面前,拿出一台手机点开视频。

画面中播着应美心对应天蓝大打出手,嚣张跋扈,尖酸刻薄,完全与她平时在外的贵妇形象颠倒。

“不想视频全世界都知道就滚出这里!”卫容倾凌厉的凤眸如一把利剑般直刺应美心。

应美心瞪着那视频久久不能发声,该死的,他居然偷***视频,要是被人知道她这嚣张跋扈的一面,以后还怎么在贵妇圈里混?

她紧咬着牙根,剜了一眼应天蓝,今天就算这死丫头走运,该要回来的东西迟早有一天要回来。

应美心冷哼一声,瞪了一眼卫容倾后离开了病房。

卫容启朝着应美心做了个鬼脸,卫容倾宠溺地揉了揉他的小脑袋,俯身抱起在地上的应天蓝:“下次去哪里说一声。”

缩在他的怀里,应天蓝红眼眶含着泪花,可怜兮兮地点点头。

两人看上去亲昵的互动,小娃娃在一旁圆溜溜的大眼冒着小星星,小家伙很喜欢应天蓝,觉得她很漂亮,见到自家哥哥跟应天蓝这么亲密,高兴极了。

赶走了应美心后,应天蓝细心地帮父亲整理病床,捧着父亲被应美心抓伤的手掌,眼眶不禁落泪,父亲商场叱咤风云几十年,好不容易等到哥哥们能接班,结果哥哥们却葬身火海,晚年落得个中风,又被亲妹妹逼害的下场。

“爸爸,对不起”应天蓝把父亲干枯的手掌捧在手心,哽咽地惭愧,如果她能像哥哥们一样强大,父亲就不会被欺负。

应月堂虚弱地看着女儿,心痛不已。

卫容倾在一旁望着应天蓝泣不成声的可怜模样,那常年只负责维持跳动的心居然开始感觉微微发麻。

小中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