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叶默林希的小说 叶默林希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主角叫叶默林希的小说 叶默林希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独家小说《医婿逆战都市》由超品橘子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玄幻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叶默林希,内容主要讲述:文玩这个词出现应该是在清五帝时期。最初只是定义为笔、墨、纸、砚这文房四宝以及相配套的各种文具,主要有笔架、笔洗、墨床、砚滴、水呈、臂搁、镇纸、印盒、印章等等……不过到了现代,文玩的意义又给扩大了。杂项…

《医婿逆战都市》 第11章 乾街 免费试读

文玩这个词出现应该是在清五帝时期。

最初只是定义为笔、墨、纸、砚这文房四宝以及相配套的各种文具,主要有笔架、笔洗、墨床、砚滴、水呈、臂搁、镇纸、印盒、印章等等……

不过到了现代,文玩的意义又给扩大了。

杂项也被加入到文玩的范畴之中,像是玉、竹、木、牙、铜、石、漆、料、玛瑙、紫砂、水晶等材质制作出来的小物件。

东江临近安西古都,文玩古玩之风虽然没有安西那么源远流长,但也是氛围浓厚。

东江最大的文玩市场就是乾街。

林希今天的装扮跟以往不同,不再是万年不变的职业装,而是换了一套青春靓丽的运动服。

叶默背着林希的包跟在后面,干起了助理和司机的差事。

文玩贩子都是不吆喝的,一块红布一铺就是一个摊子,而卖的东西可就厉害了。

细心点的话从民国到夏商西周,中华上下五千年你都能找齐。

叶默刚刚就亲眼目睹了一个老板忽悠一个外国人买了一个鸡缸杯。

他没法去告诉那个老外你赚了,这东西要是真的能卖一个亿,而你只花了一万块。

因为老板转身的功夫就又掏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填上了空缺。

不过也有买主眼尖,能够在一堆摊主定好价格的器物里淘出蒙尘的宝贝来,打眼与捡漏之间的转换完全靠的是眼力与运气。

“这串珠子怎么卖的?”

叶默突然从一堆成捆卖的长串珠子中抽出一条来。

林希也停住了脚步转头望了过来。

“这位小哥真是眼光犀利,这条可是我这里最好的珠子,你看着珠子。颗颗圆润饱满,那是一”

老板一看有人问价,立刻开始了他那一套天花乱坠的嘴上功夫。

“多少钱?”

叶默挥了挥手打断了老板。

要是继续听他吹下去,指不定能说出什么秦始皇汉武帝盘过的话。

“原价500,我跟小哥你交个朋友,?100元!”

老板伸出一个巴掌,而后又变成一根手指。

“成交。”

叶默没跟小摊老板讨价还价,扔下一张红票子以后,就把那串珠子拿到了手里。

“你不会告诉我你打算把这东西当贺礼吧。”

林希冷冷的看着叶默道。

“这东西我可舍不得给他。”

叶默摩挲着手里的珠子,显得很喜欢。

“你这种破烂一百元能买上一捆!”

见叶默对那珠子颇为喜爱的样子,林希莫名其妙的一股邪火升腾。

如果说文玩小白不懂行,买到一些经过高手伪装后的东西,眼力不够买了假货打了眼吃了亏,都是很正常的。

然而那种几块钱一串的,大小颜色都不一致的,成捆卖的珠子,小白都不会上当。

叶默把垃圾当做了宝贝,这让林希极为生气。

叶默没有辩解,把珠子小心收了起来。

“你可真是!”

林希气到磨牙却也没有办法,只得作罢不再理会叶默,免得更生气。

乾街上拿一块红布摆地摊的摊子,大多也没什么好货。

能够在乾街租上或者买上铺子的,才是文玩贩子里混的明白的,好东西也大都在那里。

林希也没打算在地摊上浪费时间,快步的绕过地摊区域,往店铺区域走去。

不多时林希和叶默在一家三层楼,中式风格,古色古香的店铺门前停下了脚步。

“素心斋。”

店铺的名字也显得很朴实大气。

“素心若雪,壮志如山,好名字。”

叶默小声道。

“你说什么?”

林希没有听清,问道。

“没什么,进去吧。”

叶默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

“神秘兮兮的。”

林希白了叶默一眼,推开素心斋的门走了进去。

店内装潢十分考究,整体都是木质结构,看上去颇有古韵。

木架之上各种文玩古董一应俱全。

而真正值钱的好货,都在玻璃柜台里面陈列着。

“欢迎,有什么需要的,随便看。”

一个柜员模样的中年男人看到有人进来道。

“这东西多少钱?”

林希指着一个玉佩问道。

“这可是土里出的龙形古玉佩,八万。”

中年人开口答道。

叶默瞥了一眼林希看中的古玉佩上的沁色,不由得有些咋舌。

这个龙形玉佩的品相不是很好,整个玉佩虽然很完整,但通体都是锈沁,而且还不是一种颜色,使得玉佩整体显得晦暗无光。

不是说所有出土的玉器都值钱的,像是被地下潜流浸润、侵蚀着过的玉,表面就会留有形成流动状的、深深浅浅的水渍,这种玉出土之后的价值并不是很高。

而这块龙形玉佩虽然没有被水渍过,但它本身就比较薄,那些锈迹沁色将玉佩通体都沁透了,即使是块好玉,也是无法盘玩出来了。

文玩古玩这一行的水很深,叶默打小在燕京长大,贯通了《青囊经》以后更是练的了观气的本领。

哪怕隔着玻璃柜台,叶默也敢断定,这龙形古玉佩撑死也就两万块钱。

“太贵了。”

林希嘟囔道。

叶默暗暗送了口气,还好林希嫌贵没有继续问下去,撑死两万的东西这店员开口就翻了几倍,要是让林希当着自己的面被打了眼,这人就丢大发了。

“那个东西多少钱。”

林希又一指挂在墙上的一副字画问道。

叶默也寻着林希所指望去。

这是个立轴,长宽大约在50*110厘米左右,纸质微微有些泛黄,上面画的是一幅生长在山石之中的竹子。

并且赋诗一首。

“画竹插天盖地来,翻风覆雨笔头载;我今不肯从人法,写出龙须凤尾来。”

字迹大小不一,歪斜不整,在诗的下方题有郑燮二字,并且印有数个印章。

“那是郑板桥画作的清中期仿品,虽是仿品但也花的惟妙惟肖,售价一万。”

中年人看了一眼那副画后道。

这个价格就明显亲民了许多,林希也颇为意动,哪怕不是真迹,但一副画工卓绝的仿品作为贺礼也是不错的。

“好,我就要它了。”

林希直接掏出银行卡来递了过去。

这举动搞得叶默颇为无语,虽然不是价钱的问题,但是文玩一行报价砍价都自有它的乐趣在里面。

每一次砍价都是买主与卖主之间眼力阅历的交锋。

像林希这种直接刷卡的人,卖东西的老板就算占了便宜,也会骂你一句人傻钱多。

中年人果然一看林希直接准备付钱微微一愣,而后再看林希的眼光就有些别的意味了。

叶默认得,那是老手看小白戏谑的目光。

刷完卡以后中年人把那副郑板桥的仿品摘了下来。

放到台子上准备封卷。

“嗯?!”

放到台面以后叶默才正眼看了一下这个被随便挂在墙上的仿品。

但这一看叶默发现了点别的东西

小说《医婿逆战都市》 第11章 乾街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