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风林青衣什么小说 陆风林青衣全文免费阅读

陆风林青衣什么小说 陆风林青衣全文免费阅读

陆风林青衣是著名作者佚名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咱们接着往下看陆风带着一身本事从监狱出来,被众人瞧不起,他却靠着自己的一身医术和头脑,在红城混的风生水起,让红城三美为之倾倒。南如意北寡妇中青衣,三个人为了得到他的心相爱相杀。当那方神秘力量浮出水面,且看陆风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圣医弃婿》 第11章 反杀 免费试读

那个冷俊男听到了徐峰的喊声后,从车子上走了下来。

面色依旧冷静,不带任何笑容,手里拿着一把20公分长的匕首,边走边在手里飞舞的匕首。如绽放的冷艳烟花一般,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最后落入掌心。

这个气场足以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心惊胆战。

“我操少爷,这冷面阎罗真不是吹,这小刀子给你玩儿的天花乱坠的,忒吓人了。”

就这手法干陆风,真是有了大材小用了。

“他可是亡命之徒,身上的人命有好几条也不差在弄死一个陆风了。”

“光看这刀法就值这个价,不如先把陆风阉了再折磨,你们说会不会更有趣。”眼看着冷峻男走了过来,徐峰的心顿时又托底了。

“对对,割下来回去喂狗。哈哈哈。”

“杀谁?”冷峻男面无表情。

徐峰得意的一指陆风,笑容更甚,好戏开场了。

他让自己的狗腿子掏出手机开始录制,这种场面怎么能不记录一下呢。

冷俊男看了一眼陆风,那张毫无波澜的脸,总算是有了些许的表情。这不是在医院救自己的那个人吗?

“你让我杀他?”

“对,甭客气,怎么折磨人怎么来。他越是生不如死我就越开心。”徐峰已经开始迫不及待了。

“生不如死?你还开心?”冷俊男骤然转身。

啪。

一记耳光重重的甩在了徐峰的脸上。

这一巴掌扇的徐峰莫名其妙一脸懵逼,揉了揉脸颊,他语气苍凉的说道:“哥们儿,你打错人了,是他是他,不是我。”

“没错。打的就是你。”吕大勇道。

“我花的钱,你看准了,是我花的钱,我花钱雇你杀他的。”徐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他搞不懂这个家伙为什么分不清敌我了。

“你的钱我收了,你的命我也要。”

徐峰左右看了看自己的狗腿子们,完全懵逼状态。

他花钱雇凶杀人,可不是让对方来杀自己的。

“你傻了吧,我是给你钱的。”

“我知道。”

“那***的要杀我,你脑袋让门缝挤了啊。”徐峰顿时火冒三丈,钱他可一分没少花。

“你选错人了,杀谁都可以,唯独不可以杀他。”冷俊男冷哼一声。

“***。“

冷峻男没搭理他,转过身看向了陆风。

“恩人,我不知道他要杀的是你。现在您说怎么处置他?”吕大勇问陆风。

“我这个人向来很大度,不过有人敢对我的女人有念头,我就让他死。”陆风扯了扯嘴角,径直走了。

“陆风,你不可以杀我。”

“陆风陆风,***的给我回来,你怎么敢杀我。”

回应他的,只有那道渐行渐远的背影。

号称黑面阎罗的吕大勇转过身,步步朝着徐峰逼去。

吓得徐峰连连后退,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转,但他看得出来,这个黑面阎罗真的想要自己的命。

陆风啥时候成他恩人了,妈的,怪不得他说杀谁都可以,唯独不能杀陆风呢,他们之间有渊源啊。

“我再给你五十万放过我。”徐峰被他身上的杀气吓得瑟瑟发抖。

“一百万,不,二百万。”徐峰见他不为所动立马加价。

“恩人的话,胜过千金万金。”

“500万,足够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了。”徐峰很干脆地伸出五根手指。

500万一个人可能一辈子都挣不到这么多钱,他一个杀手,不可能不动心。

噗。

徐峰只觉得自己的小腹部一阵疼痛,低下头的时候看到鲜血流了出来。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吕大勇,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不爱钱。

“我喜欢钱,但我更懂的什么是恩情。受人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不,你,不可以。”

噗噗噗。

黑暗中,惨叫声不断传来。

回到了家里的陆风,蹑手蹑脚的进了自己的房间,屋子里有她最喜欢的味道,是林青衣的。

这个味道已经阔别了两年,如今再闻,依旧能让人魂牵梦萦激动不已。

林青衣躺在床上,看着一本女性杂质,她看上去心情不错,否则的话,她只会工作。

一袭淡紫色连体睡裙,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更加性感优雅。

见到陆风进来,林青衣放下了手里的杂志,那双勾人心魂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陆风:“说说吧,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的我和林小雅确实认识,我在监狱的时候跟他一个远房亲戚交情很好,我出狱的时候是她接我。”陆风一边撒谎一边看着他的眼睛,他们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砰砰的乱跳,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谎话连篇,还是因为和心爱的人两年未见,有些兴奋。

“然后呢?你救她家小姐?”林青衣将信将疑,感觉像在听故事。

以林小雅对他的态度,肯定两个人不是认识那么简单。这里边儿和柳家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个,不是她接的我吗,然后在半路上就接到了她家小姐的电话,说身体不大舒服,我就去给她看了看,你也知道两年的时间我不能闲着呀,我在里边儿学了一点儿中医皮毛,当然都是皮毛而已。”

“那她为什么又来找你?”

“我当时给她扎了个银针,因为着急回来看你,就走了。然后他家小姐身体好了一点儿,他们就觉得我很厉害,就用来找我,都是误打误撞。”

“什么病?”

“她没啥病,能有啥病?就是劳累过度,整天工作累的,和你一样,媳妇儿。所以以后你得照顾好自己的身体。”陆风白话完了之后,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答应过老头子,不论什么时候,都不提起关

于他俩之间的事情。所以他只能编谎话来骗林青衣了。

监狱那样的环境下,就算是学习医术也不可能短时间内学会针灸和一身医术,因此他只能说自己是误打误撞治好的,这样林青衣也不会怀疑自己。

“睡地上。”林青衣也没太深究这件事,林家的危机解除就很好,别的她似乎都不太关心。

“媳妇儿,咱俩都两年没见了,你还让我睡地上啊。”陆风委屈的说道。人家都说小别胜新婚,整整两年没见,还不得干点啥吗?

“你想上床睡?”林青衣问。

“想,做梦都想。”陆风用力的点点头,他能不想嘛。

自从’嫁给’了林青衣之后,陆风就一直睡在地上,那张婚床就是他的禁地。

林青衣淡淡一笑,略施粉黛的那张脸格外倾国倾城,美的就像天上的仙子下凡。

陆风看的眼睛发直,内心狂躁,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漂亮的让人发指的女人。

林青衣居然身子往侧面挪了挪,给陆风腾出了一块地方。

此时的陆风,宛如洪水猛兽一样,直接扑了上

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