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少,夫人的小奶狗来电了》(佟安晚秦谚书)小说阅读by迦叶

《秦少,夫人的小奶狗来电了》(佟安晚秦谚书)小说阅读by迦叶

小说主角是佟安晚秦谚书的书名叫《秦少,夫人的小奶狗来电了》,本小说的作者是迦叶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佟安晚三岁那年,因为查出来对牛奶过敏,所以三岁以后佟家的餐桌上再也没有出现过牛奶,早餐喝的都是黄豆现磨的豆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对豆奶不过敏,却对牛奶过敏。”佟安晚嘀咕道。不过她也没多说什么,而…

《秦少,夫人的小奶狗来电了》 第七章:人不如字 免费试读

佟安晚三岁那年,因为查出来对牛奶过敏,所以三岁以后佟家的餐桌上再也没有出现过牛奶,早餐喝的都是黄豆现磨的豆奶。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对豆奶不过敏,却对牛奶过敏。”佟安晚嘀咕道。

不过她也没多说什么,而是低头喝粥。

秦谚书和佟安晚的餐桌礼仪很好,食不言寝不语,秦谚书默默的将她的喜好和忌讳记在心底,继吃着早点。

他吃的比佟安晚快,在佟安晚放下勺子后,他才缓缓开口:“等会我们要去一趟老宅,给妈和奶奶奉茶,晚上大概要在老宅住,你收拾下需要用的东西,带过去吧!”

佟安晚点了点头。

秦家祖上是宁城的名门望族,而秦奶奶在民国时期,也是有名的大家闺秀,对待礼仪看的很重。佟安晚对于这些都是知道的。

秦家老宅在御山,御山离蓝湾别墅有三十公里的路程,在路上几乎要耗上一个小时。所以到老宅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半了。

关于秦家,佟安晚大致还是有些了解的,在路上秦谚书又和她普及了一下,秦家人口简单,老宅里住着秦母和秦老太太,他的妹妹秦谚谚目前还是一名在校研究生,学的是生物细胞专业,因为学校里有事,昨天晚上就没回老宅,而是住在了市里的公寓,临了秦谚书还特意对佟安晚说:因为这个,谚谚对今天近距离和嫂嫂增进感情的机会就这样白白浪费了,而感到可惜。

秦老太太年过六旬,身体依旧硬朗,秦母颜昭华是个贤内助,一大早就嘱咐了厨房准备好午饭,也吩咐了佣人将宅子内外打扫干净,老宅里四处都贴着囍子,喜气洋洋的一片,差点让佟安晚以为走错了地方。

“奶奶,妈。”佟安晚跟着秦谚书提着早就准备好的礼品走进老宅,对着站在院子里迎接他们的秦母和秦老太太打了招呼。

秦老太太对佟安晚这个孙媳妇儿还是很满意的,拉着她的手就往屋子里带,来到放着一个檀木盒子前才停下。

秦老太太将盒子打开,将里面的镯子拿出来,套在佟安晚的手上,晶莹剔透的玉镯十分衬她的手腕。

“谢谢奶奶。”佟安晚甜甜的道了声谢。

在来的路上,秦谚书就交代她了,不管等下老太太或者秦母送什么东西给她,她都只管接,一切都有他在。

甚至为了安慰她,不要紧张,他还说了这么一句霸气的话:“秦家不却钱,就缺一个女主人,现在女主人也有了,所以秦家的一切都是你的,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给你了你就只管接。”

奉茶的时候,老太太和秦母都给了她一个大红包,除此之外,颜昭华送了她一条翡翠项链。

后来秦谚书告诉她,与其配套的还有一枚翡翠扳指,你是象征着主母身份的,那枚扳指在合适的时候,秦母会给她的。

佟安晚对这个倒没有什么想法,就是带着这么贵重的两样东西在身上,深怕会被碰碎了。

快吃午饭之前,秦老太太拉着安晚的手坐在沙发的一隅之地,聊着天,话题都是些家常,中心都是环绕秦谚书来的。

比如说,秦谚书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平时工作忙,要是冷落了她,她得多体谅一下他,又比如,如果谚书欺负了你,你就来找奶奶,奶奶会帮你收拾他的。云云…..

安晚安静的坐在一边听,适当的时候应上一两句,以示礼貌。

老太太和蔼可亲,安晚和她相处的十分融洽,也许是因为从小就没有奶奶,所以她额外珍惜这段缘分。

这和秦谚书没有多大关系。

颜昭华在老太太将安晚拉走之后,她也将秦谚书拽走了,两人来到厨房,一边做事,一边聊起了天。

“谚书,你昨晚和安晚相处的可还好。”

被自己最亲的人问到这么隐秘的事情,秦谚书也有些不自然,他清了清嗓子:“妈,我和安晚好着呢!您啊就放宽心,等着抱孙子?”

说完,他又感觉不对:“您还是晚点抱孙子吧,我可不想这么早就有一个人来插足我的二人生活,我才刚结婚呢!”

颜昭华正在切果盘,闻言她怪嗔的拍了一下秦谚书拿苹果的手:“胡说什么呢,你也老大不小了,该考虑要个孩子了。”

“快把果盘端出去,准备准备吃饭了。”

秦母和秦老太太都有午休的习惯,午饭过后,四人就在客厅小坐了一会儿,就纷纷回房了。

窗外风轻日暖,鸟语花香,秦谚书带着佟安晚来到书房参观他儿时的玩耍之地,书房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字匾,字匾里面是四个苍劲有力的八个大字:戒骄戒躁,勿忘初心。

饶是佟安晚自小练书法,也对这笔锋极为赞叹。

好字啊!

秦谚书见她的目光残留在墙上,转身看去,“这八个字,是我十五岁那年写的,怎么样,是不是还不错?”

佟安晚见他这么不知谦虚,仰着下巴怼了过去:“字是不错,但是人不如字。”

人不如字?

这词用的很微妙啊!

秦谚书挑眉看着她,眼底是一片星辉:“说说,我怎么就不如字了。”

“这八个字,苍劲有力,回旋有度,但是你嘛,轻浮有余,斯文不足。”

佟安晚睨了他一眼,朝书房里的书墙走去,偌大的书房里半面都是书墙,藏书众多,让她瞠目结舌,她随手拿了一本,看着目录上的中国古代野史面露惊讶。

没想到他的书房里,竟然连这个都有。

她饶有兴致的拿着书找了个明亮舒服的地方看了起来,将秦谚书故意丢在了一边。

没错,她就是故意的。

秦谚书也不计较,而是来到了书桌旁边开始办公,佟氏集团的财务漏洞巨大,要填补也是一个大工程,佟柏渊也不是一个经商的废材,怎么会将一个家族的老企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佟家的这个漏洞他已经帮忙填上了,但是….秦谚书抬首看了一眼窗边静谧看书的女人,心底做出了一个决定。

有些事情他能做一次,就能做第二次,可是第二次佟柏渊又该拿什么来和他做交换呢。

阳光洒在佟安晚的身上,镀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光,特显柔和,她长发轻挽在侧,露出雪白的脖颈,不禁让他想到昨晚她的模样。

娇柔靡荼,他匆匆忙忙的收回目光,清敛自己的心思,心念着清心经。

等平复下来后,他不由自嘲道,果然是开了荤的男人就再也禁不住吃素的日子。

手机**响起的时候,佟安晚刚从睡梦中惊醒,她看了看窗外的风景,原来不知不觉她就这样看书看的睡了一个下午。

清扬的钢琴曲响彻整个书房,佟安晚迷迷糊糊的顺着声源走去,走到了秦谚书的书桌旁边,她看了一眼来电显,再看了一眼秦谚书,果然秦谚书在看道手机桌面上的来电显之后,脸色变得暗沉。

你试试,自己老婆当着自己的面接前男友的电话,你还不能生气了?

佟安晚正在想要不要接,不接吧秦谚书会觉得自己心里有鬼,接吧,现在还在秦家呢,要是等会出去秦母看见他这一副臭脸,指不定要怎么在心底对她有意见呢。

“怎么不接,接啊!”秦谚书现在的语气绝对算不上太好,佟安晚又是一个急脾气,被他这么一**,她还真就接了。

“这可是你说的。”

下一秒苏南的声音就从手机里传了出来:“晚晚。”

原来刚刚没有察觉,她竟然把免提打开了。

秦谚书黑如锅底的看着她,心底在抓狂:**,叫你接你就接,为什么当初我叫你老实点,你还要逃跑呢。

这就是情人和老公的差别吗?

奈何,秦谚书肚子里的那些弯弯绕绕,佟安晚一点都不知道。

小说《秦少,夫人的小奶狗来电了》 第七章:人不如字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