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强势宠:娇妻,乖一点》唐夏厉北寒小说在线阅读

《厉少强势宠:娇妻,乖一点》唐夏厉北寒小说在线阅读

主角叫唐夏厉北寒的小说是《厉少强势宠:娇妻,乖一点》,是作者含笑半步癫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唐夏脸色一变,惊慌失措的蹲下身来,指着房门色厉内荏的喊道,“别动我,你快出去,再动一下我可要喊救命了。”话音落地,历北寒面色一寒,停下动作站直了身体,“唐夏,你是我的妻子,履行夫妻职责是你的义务。”呵…

《厉少强势宠:娇妻,乖一点》 第10章 同床异梦 免费试读

唐夏脸色一变,惊慌失措的蹲下身来,指着房门色厉内荏的喊道,“别动我,你快出去,再动一下我可要喊救命了。”

话音落地,历北寒面色一寒,停下动作站直了身体,“唐夏,你是我的妻子,履行夫妻职责是你的义务。”

呵,去他娘的义务!

唐夏愤恨的站起身,讽刺开口,“你也配提夫妻职责?那请告诉我,夫妻关系存在期间,丈夫三年不归家,在外包养小三,这是哪条职责?”

唐夏再道,“别没皮没脸的赖在这儿,不想明早上帝都龙珠阅读,就给我出去。”

狗男人的脸是真的大!

历北寒黑眸半眯,唇瓣紧抿成一条直线,熟悉他的人都会知道他在发怒的边缘。

“这是我的房间!”咬牙切齿的声音夹杂着怒气,历北寒冷眼望着唐夏,想知道这女人的胆子到底有多大。

唐夏闻言,表情微僵。刚刚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勇气如被戳破的气球一般,消失殆尽。历北寒这男人带给她的感觉就三个字,不好惹。

唐夏抿着唇瓣不开口,手指捏着衣摆掩饰紧张。

如男人所言,这房间是他的。婚前,历北寒近一半时间住在这里,婚后,搬出老宅,唐夏进入星河湾别墅,而历北寒却是搬去了公司附近的公寓里。

老宅哪有她的房间!

唐夏咬牙,颇有些头重脚轻之感。她发现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刚才还站在了道德制高点呵斥了历北寒的不守规矩。

现在她若负气离开房间,还是因为不想和丈夫同房的原因,闹到长辈面前,那她就是不懂事。

唐夏深知自己不能离开,瞪了历北寒一眼,一瘸一拐的走到床边躺下闭上眼,打算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自觉取得阶段性胜利的历北寒也没再开口,冲了个澡,躺到床上。

两米半的床,两人一左一右,中间间隔的距离再躺两人都够了。

这一日,先是对抗唐家三口,后又和历北寒斗智斗勇,再到老宅这边谨言慎行,本就疲惫不堪,又和历北寒闹了一场,唐夏已经是身心俱疲,意识模糊前,她还想着自己和历北寒这样,大概就是同床异梦的真实写照。

次日清晨,唐夏从睡梦中醒来,陌生的坏境让她微愣,反应过来这是历家老宅,下意识歪头朝身侧望去。

床上已经没了历北寒的身影,两人相隔的区域,仍如昨晚一般,显然两人的睡相都很不错。

唐夏洗漱好,从楼上下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历老夫人和她的婆婆傅婉。

“夏夏起来啦。”历老夫人笑的慈和,见她下楼费劲,忙看向陈斐,“小斐,去扶一下。”

唐夏闻言,笑着摇头,“奶奶,不用麻烦陈姨,我这伤不重,可以的。”

走过来时,傅婉起身扶了唐夏一把,“北寒公司有事早早就走了,他临走前交代过,让你留在老宅养伤,有我们照顾,他也能放心些。”

唐夏垂眸,双手放在膝盖上,端的温柔娴熟,“妈,我还是回星河湾吧,有张妈照顾我呢。”

傅婉叹了口气,而是亲自送唐夏回了星河湾。

途中傅婉未在言语,唐夏也跟着沉默以对,等车子停在别墅门口,唐夏才笑着邀请两人进屋喝杯茶。

“不用麻烦了,我回去还有些事,你赶紧进去吧,要多注意身体,好好养伤,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别去理会。”傅婉拍拍唐夏的手背,细心嘱咐着。

唐夏笑着点头应允,目送车子离开,这才一瘸一拐的进了别墅。

回程的途中,陈斐忍了许久,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的傅婉轻叱一声,“有什么话就说,多大年纪了,还扭捏起来。”

陈斐闻言笑起来,“见太太对少奶奶多有呵护,只少奶奶似乎防备心重了些,怕太太心有委屈。”

傅婉闻言,叹了一声,“我能有什么委屈啊。”

“说起委屈,夏夏才是真的受委屈了。北寒那臭小子也不知被什么蒙了心,明媒正娶的老婆扔在家里不闻不问,非要和苏家小丫头搅合在一起。”傅婉气的牙痒痒。

陈斐见状也不知该怎么开导,琢磨了一下,试探的说道,“大少爷还年轻,心性不定,虽有些事处理不当,但……他心里终归还是有少夫人的位置的。”

“呵。”傅婉冷笑,“他是我儿子,我还能不了解。当初娶唐夏可是他亲口要求的,那时候别说我和他爸,就连老爷子和老太太都被震住了。”

“北寒自小就是个冷心冷肺的,万事不看在眼里,能让他开了尊口求娶的姑娘,必定是搁在心里的。谁成想结婚后会是这么个情况,真是看不透!”

傅婉有些气短,自家儿子不顾新婚妻子,和别的女人闹绯闻,搞暧昧,她为何从不叫唐夏来老宅啊,还不是没脸叫。

就因为儿子,整个历家在唐夏面前都矮了一截,气死个人!

瞧着傅婉气的不轻,陈斐移开视线。作为下人,也是有职业操守的,主人家的事,容不得她来置喙。

再说回到了自己地盘的唐夏,简直是春风得意,瘫坐在沙发上,吃着张妈切好的水果,惬意的都想嚎叫两声。

“少奶奶昨晚在老宅可还好?”张妈担忧了整晚,忍不住问道。

唐夏吃着水果,含糊不清的嘟囔,“都挺好的。”要是某个男人不在,会更好一些。

见她眉目舒展,不似假装。张妈舒了口气,“好就行,等您养好身体,也可以适当的多回去几次,老太太和太太都是好脾气的人,很好相处的。”

“我会的。”唐夏心知张妈的担忧,也不好当面拒绝,只得敷衍的点头应允。

下午,唐夏补了一觉,傍晚时分才醒过来。

迷迷糊糊从楼上下来,唐夏听到厨房里传来响动,走过去见是张妈正在做饭,便转身回了客厅。

唐夏打开电视,节目是财经频道,播出的正是历北寒受邀采访的内容。

屏幕里,历北寒穿着得体的西装,即使在镜头前,仍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冷酷。

小说《厉少强势宠:娇妻,乖一点》 第10章 同床异梦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