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小丫鬟云舒男主 超污的小说第45章

富贵小丫鬟云舒男主 超污的小说第45章

“谁是孕者家属,孕者即将生产,需要家属签字!”

手术室的门开了,从中走出一位女护士,手里拿着表。

“我,我是。”阿彪清子的父亲异口同声地说。

气氛开始有些尴尬。

“他是孕者的父亲,我是孕者的丈夫,让他签吧。”阿彪咳了一声,对着清子父亲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往后退了一步。

清子父亲对阿彪生硬地笑了一下,然后慌忙拿起护士手里的表填了起来。

陈绪看得出,虽然清子的父亲对她十分冷漠,但想想,天底下又有哪个父亲真的不关心自己的女儿呢?

父爱如山,这爱不是说断就能断,说绝就能绝的。

陈绪撞了撞苏灿,小声地靠近她的耳边细语,“我有预感,这件事不用我们两个瞎掺和了,很快便能解决,而那种矛盾已经开始分崩离析了。”

“为什么?”苏灿不解。

“我们都忘了一点,无论是阿彪,还是她父亲,他们都是爱清子的,这份爱,会慢慢引导他们,让他们为了这份爱而和平相处。”陈绪简单地说出了大概的意思。

“所以说,就根本没我们什么事咯?”

“答对了,就是这样。”

“那我们这些天在瞎担心什么……”苏灿撅了撅嘴。

“不是你一直吵着要帮嫂子的么?”

“我怎么知道结果会是这样的。”苏灿翻了一个白眼,她又偷偷瞧了瞧阿彪还有清子父亲,这两人已经渐渐有交流了,看来陈绪说的没错,他们是真的在担心清子。

“清子会没事的吧?”她担心地看着陈绪。

“不会有事的,放心。”陈绪说着边将苏灿搂在怀里,用手拍了拍她的背。

“你……”苏灿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我?怎么了……”陈绪大概意识到了自己正搂着她,吓得赶紧撒手,嘴里还不停地道歉,“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苏灿红着脸,正想说没事,这时,手术室的灯灭了。

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们四个人蜂拥而上,将大夫团团围住,嘴里说的话极为一致,“大夫,怎么样了?!”

大夫看着架势,揭开口罩喘了喘,“恭喜,是个男孩!”

“男孩?!我做爸爸了!”阿彪开心地喊了出来,然后意思到这里是医院,赶紧堵上了嘴,可是脸上的笑意却怎样都藏不住。

“男孩子,真好啊。”苏灿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脸开心,她现在巴不得去瞧瞧那个小家伙了呢,自己还从来没见过刚生下来的婴儿呢!

想想就开心,苏灿终于没忍住小声地笑了出来。

陈绪像看小孩子一样看着她,他突然觉得,其实,苏灿在自己身边,挺好的,至少很快乐。

不一会儿,清子便被推了出来,她要转到普通病房。看起来她现在很虚弱,脸色苍白,而且额头上满是细汗。

陈绪见清子没什么事,推了推苏灿,“我们走。”

苏灿疑惑,“去哪?我还要看小宝宝呢!”

“我们去给嫂子买份粥,她现在身子很虚。”陈绪拉着她,边走边解释,“而且让他们自家人待一待吧,这儿没咱两什么事。”

“好吧。”苏灿点点头。

等到他俩回来的时候,在病房门口都隐约可以听见里面的笑声。

陈绪把粥放在桌上,让阿彪喂给她喝,而苏灿则走过去慢慢扶起清子,还小心地用被子遮住清子的后背,怕她着凉。

“父亲,你也累了,坐一坐吧。”清子小声地叫着站在窗边的父亲,她的身体还是很虚弱,发不出太大声。

“是呀,伯父,这儿还有粥呢,您一定也吓坏了,喝些粥暖暖吧。”苏灿用甜美的声音说道,虽然她并不想这样说,但是这种语气在现在的场合里能够稍微地缓解下氛围。

“岳父,您就坐坐吧,我看您也很累了。”阿彪从病房角落里搬了张凳子过去。

“我的孩子呢?我想看看我的孩子。”清子吃完那一份粥,有些力气了。

“孩子在保温箱呢,医生说还要做卫生清理,待会你就能见到了。他的脸小小的,长得很像你呢!”说起孩子阿彪就来劲了。

没过多久,护士便抱着小婴儿进来了,小家伙已经在保温箱里熟睡了过去,他睡得是那样的安静,那样的祥和。脸上的肌肤邹邹巴巴的,时不时还伸个懒腰,可爱极了!

清子父亲看得都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清子突然间就哭了出来,她多久没有见自己的父亲笑了?

如今父亲已经苍老了许多,头发都白了大半,都是自己不孝,没能陪在他的身边照顾好他,让他快乐。

“父亲,我错了,您就原谅女儿吧,女儿今后一定会好好照顾您的。”清子越哭越厉害,苏灿赶忙递了张纸巾过去。

“是呀,我们会好好照顾您的,您看,这下还有孙子陪着您啦。”阿彪也在一旁说着。

清子的父亲看着那小娃娃,再看看这夫妻俩,不禁有些动容,自己还倔强地计较个什么劲啊,这不显得小家子气嘛!

他走到清子的身边,用手揽过清子靠在自己的怀里,“傻孩子。”

陈绪看见,清子笑得泪花都出来了。

他觉得,今天一定是他见过最美的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