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扩张瓶交 厨房岳呻吟胡秀英

极度扩张瓶交 厨房岳呻吟胡秀英

“什么,这么重要的事他竟然让我去!”

工作休息间里传来陈绪冲天的吼叫声。

声音的分贝太高,陈园园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双手捂住耳朵。

“好了好了,多大点事啊。”她安慰着陈绪。

“这还不算大事?我们工作室给他们改过两次方案设计,他们都不满意给退回来了,我一个新手,刚来就被交代办这种事,压力能不大吗!”陈绪站在窗边往下看,他恨不得立刻拆了玻璃跳下去。

“你就当这是一次锻炼的机会呗。”

“我还想多活几年。”陈绪耿直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陈绪,你有点志气行不行?”陈园园无奈地摇摇头。

“不是我没志气,我是真的怕自己一不小心把工作室搞残搞报废,那我不就成了千古罪人了吗!”陈绪也为自己冲了一杯咖啡,此刻的他需要冷静冷静。

“你放心,我们工作室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你就随便折腾吧。”陈园园弯下腰冲洗自己的咖啡杯,继续给陈绪做着思想工作,“再说他们都连续退我们两次了,你这次再被退回来,也不会有人说闲话的。”

“那怎么行,要做就做最好的,怎么能让他们退回来?那岂不是很没面子!”陈绪气愤地说,然后撅了一小口咖啡,太烫了。

“对,拿出你这种气势,干起来!”

“可是……我肯定做不来让他们无法否决的设计吧。”陈绪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杯子,里头的咖啡因晃动而荡起一圈圈波澜。

“才出息了一秒……”陈园园再次摇头感叹,然后摆了摆手走了出去。

陈园园走后,休息室便空了下来,陈绪也无心留在这里,他心情沉重地走了出去。

“喂喂喂,看路好吗!”

陈绪抬起头,原来是小张,他正抱着一堆文件站在自己的面前,可能他要是再不说自己就会一股脑儿地撞上去吧。

“抱歉。”陈绪听见自己这么说,他现在真的是无心工作了,BOSS的任务这么难,他已经开始职业倦怠了。

“小绪,过来一下。”

又有人叫他,陈绪回过头,发现葛烨正在楼梯上往自己这儿招手。

“怎么了?”他疑惑地问。

“你过来就知道了。”葛烨说完便踏着楼梯上去了。

陈绪跟着上了楼,葛烨办公室的门没有关,应该是刻意的,他直接走了进去。

“葛总。”陈绪半弯下腰。

“来了,坐。”葛烨用手中的黑色钢笔指了指自己对面,离陈绪不远的那一张椅子。

“有什么事吗?”陈绪走过去,坐下,看着葛烨。

“没什么事,就是看你从早会出来后不太对劲,不怎么活泼了,怎么了?”葛烨关心地问。

怎么了?还不是被你害的,这么难得事,你是巴不得我忧思成疾吧!

当然,这番话陈绪只敢自己在心里抱怨抱怨,他还没胆说出来,毕竟,自己还想混口饭吃,家里还有一头白眼狼要养。

对了,想起苏灿,话说这姑娘真的赖定了自己吗?她在自己那也待了很久了吧,虽然是没出什么事,但他还是有些担忧的,毕竟还不知道这小姑娘的来头呢。

“咳。”葛烨看出陈绪又在发呆,出言警醒了一下他。

“啊……对不起。”陈绪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道了一个歉。

“你知道这个项目我为什么要你来办吗?”

“不知道。”陈绪乖乖地低下头,他隐约猜到是因为自己开会走神的惩罚,但是如果作为惩罚的话葛烨也不可能拿自己的工作室开玩笑啊,这点他想不通。

“你肯定会认为我是故意叫你来做的吧,因为你开会的时候跟刚才一样,很不专心。”葛烨起身,解写了自己西装的纽扣。

“嗯。”陈绪小声地回答并且点点头。

“其实这个只是其中一点,”葛烨慢慢朝他这边走来,然后单手搭在他的肩上,“还有就是,我认为,只有你最适合这个项目。”

陈绪抬起头,对上葛烨的目光,“为什么?”

“你知道这个项目的名称吧。”葛烨走回到自己的位子。

“嗯,知道,Dream。”陈绪说出了这个方案名。

“没错,就是梦。那你又知道为什么前两次我们的方案被打回来了吗?”

“是他们要求太高了?”

“不。”葛烨摇摇头。

“那是什么?”

“是我们不够出色,想象不够奇幻,”葛烨接着说,“但你不同,你是我们当中每天过得最快乐的一个,也是鬼点子独多的一个。我不知道你的快乐来源于哪,但我相信,你有能力能做好这件事。”

下班后,陈绪没有去站台坐公交,也没有搭乘陈园园的车回去,他选择了走回去。

还是一个人静一静吧,虽然这样走回去的话会有点儿麻烦,但是,他还是想这样做。

走在路上,他想起葛烨说的话,不管多么糟糕的一个人,我们也不能随便轻视他,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当他努力的时候魅力有多大。而你,就是这样的人。

要相信自己。

陈绪此刻真的很迷茫,他抬头看着缓慢飘动的柔云,那一抹白色映在他清澈的瞳孔里。

他还在思考,自己真的有能力做好吗?

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元迹创意从此走上漫漫自残的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