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古代少爷稚嫩玉茎 挺进公主娇嫩

玩弄古代少爷稚嫩玉茎 挺进公主娇嫩

伺候自家小姐梳了妆,又传了早膳,芷萱听到外面小丫头来报,说是大少爷来了。

此时姜樾正坐在专门为她摆的红楠木高凳上,捧着一小碟鲫鱼汤喝。

绯园的小厨房自姜樾受伤以来,便日日做一些利于骨头生长的吃食给她。这鲫鱼汤从天不亮就开始炖起,春日里鱼儿不够肥美,一小盅鲜汤,用了七八条鲫鱼,才炖成这般润白的样子。

正喝着汤,姜立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

姜樾忙放下碗,笑着问候:“哥哥今日怎么有空过来?衙里事务不忙么?”

姜立和姜谦早已科考下过场,姜家不需他们出彩,便中了进士里不高不低的名次。圣上欣喜,已于去岁赐了官职,姜立在翰林院编纂,姜谦则被分到了户部,二人自然不似姜樾整天闲在家里,日日需去衙上点卯。

姜立一边把手里的盒子递给丫头,一边笑道:“今日出门早些,听下人说你这小厨房一早就要了吃食,想来也是起了,便过来看看。身子可好些了?”

姜樾让芷萱搬来凳子给姜立,一边喝汤,一边道:“劳大哥惦念。昨日父亲请了人来看,说是不能总在床上歪着,今日便起得早了些,想着去园子里转转也是好的。”

姜立细细看了她的脸色,不似前几日那般眉间笼着郁色,心情也大好:“三公主托我给你扎的秋千已经做好了,就在园子里合欢树底下。你那一盆盆宝贝兰草,也多日不曾见过了罢?”

听他说起鸣纱,姜樾有些不自在:“那些兰花有下人照看着,我不担心……大哥,你见过鸣纱了?她——她怎么样?”

接过下人递来的茶水,姜立见小妹终于问起了鸣纱,不禁道:“人家说到底是身份尊贵的嫡公主,虽不用你逢迎巴结,可该有的敬重还是要有的。况她真心拿你做朋友,是以受了冷落,还不计较,次次无事便来探望。还好三公主是个心胸宽广的,换了旁人,早恼了你去。如今你心情好了,是不是要跟人家好生道个歉?”

姜樾没有说话。

姜立只得让众人退下,劝道:“你又不是不清楚,三公主幼时极少出宫,哪里晓得你与镇南王的事?她说错了一句话,你恼了半月,还嫌不够?”

“大哥,你都知道了?”

姜樾面上有些讪讪的,却还嘴硬道:“我没有生气。”

姜立欲言又止,半晌,却还是道:“此话原不该我过问,只是,若你确实中意他……”

姜樾吓得手里的汤碗磕在了桌上,脸上登时红成一片:“大哥!你说什么呢!”

姜立见她这幅模样,心里便明白了:“姜谦这些年瞒着家里给你们送信的事,你真以为没人知道?不过是看你没有往这方面想,母亲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了。”

“娘亲知道?”姜樾心里一突,不禁问道:“那,她那里的意思……”

“小妹,你也知道父亲和母亲最疼的就是你,”姜立顿了顿,娓娓道,“若是从前镇南王尚在之时,父亲与镇南王有手足之情,此事自然不成问题。只是如今周家只剩了周梓绡一个,不得不镇守边疆……战场风云变幻,谁都预料不到结果,你若嫁了过去,他再有个三长两短……娘亲如何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