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性奴(一) 嗜血总裁:女人你逃不开

女同性奴(一) 嗜血总裁:女人你逃不开

自己跟阳洋虽然在同一个班级,但两人彼此的关系却就是普普通通的同学,甚至连普通同学的关系都不如。

如果不是这次阳洋救了自己,自己跟他或许会一直到高中毕业都不会有太大的接触,更不用说为他难过,流泪了,但是现在,自己的心中竟然有一种莫名的难过,或许是内疚吧。

“这是那里?我死了吗?”阳洋看着周围一片黑暗,没有一丝的光亮,可谓是伸手不见五指。

阳洋仔细的想了想之前发生的事,便淡然一笑,死了?那也不是不值得,至少救了她,算是一命换一命吧,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母亲了,自己死了,母亲怎么办?

自从两年前父亲抛弃了自己和母亲以后,家里也没了经济来源,凭母亲那点收入,根本不能维持两人的生活,虽然阳洋之前也有退学去打工的打算,但母亲却是坚决不肯,就算每天省吃俭用,也要供自己上学。

有时甚至工作加班到很晚,为的就是那么一点点的加班费而已,但就算如此,家里的日子也还是一天不如一天。

如此说来,自己死了,或许更好,母亲也不用在一天到晚的加班,每天省吃俭用了。

而母亲如今满打满算也就四十,虽然这两年十分的辛苦,年纪比一般人更加显老,但还是有点姿色的,想再找个人做伴也不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阳洋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了,顿时,从这黑暗中透出了一点光亮,而且越来越亮,很快就将阳洋包了起来,而阳洋也是感觉浑身上下突然变轻松了许多。

待亮光逐渐消散的时候,阳洋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身体,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自己的“尸体”!因为这时连接着自己身体的那心电图赫然成了一条直线。

“滴……”

一阵刺耳的声音突然响起,阳洋一旁的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也是吓了一跳,待看到心电图上的那条无情的直线时。

阳洋直接就是摊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而方馨怡还好,只是有些摇摇欲坠,但还是没有摊坐在地,而夏虎却是愣了一下,然后不甘心的出了病房大叫着医生。

不一会儿,身穿白大褂的陈医生走了进来,看了看一旁的心电图,再仔细检查了一下,最终摇了摇头,直接就是看了看手上的手表,然后拿出一张单子在上面写着什么。

阳洋不用看就知道这位医生是在写什么,苦笑了一下,这就算死了,能看到自己死后“尸体”这算什么事儿。

不过,阳洋看着自己“尸体”一旁的母亲,虽然自己听不到声音,但就是看着,心中也是莫名的一痛。

妈,儿子不孝,先走一步了,如果有来世,再报答你的养育之恩。

而当陈医生写完死亡证明后,看了看病房里的几人,然后将死亡证明的单子给了一旁焦急站着的夏虎。

愣愣的看着手中的这份死亡证明,这可是真的死了,真的再也醒不来了,夏虎鼻子一酸,眼泪也再次落了下来。

阳洋看着医生离去,看着自己这位死党为了自己哭了出来,也是叹了口气,生死有命,这或许就是自己的命了,再见了,各位。

阳洋缓缓的闭上眼,等待属于他的命运,他只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真在逐渐变轻,变轻……

阳洋此刻对于时间也没有如何的概念,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的身体既然猛地一沉,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在往下拽似的,突然,脑海中突然冒出一句冷冰的声音。

“叮!全能系统成功遇到宿主,请宿主手动选择。”

“选择一:激活系统,可以复活成为全能系统的宿主。”

“选择二:放弃激活系统,系统将继续沉睡,宿主的脑电波将消散于天地之间。”

“请在十秒钟内选择,超过即系统自主选择激活。”

“十。”

“九。”

……

阳洋现在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觉得脑袋里一片混乱,除了混乱还是混乱。

“一。”

“叮,系统自主激活中……”

“叮,系统激活成功,宿主已复活,成为全能系统的新宿主。”

随着这句话落下,阳洋脑海中便安静了下来,没有一丝的声音……

“滴滴滴。”

当医院来人正准备将阳洋的“尸体”运到停尸房的时候,异象突起,一旁的心电图竟然从一条直线慢慢的有开始成峰浪状,在场的几人都看着心电图愣住。

“医生!医生!我儿子还没死!还活着!”阳母顿时喜极而泣,大声叫着,显得十分的激动。

一旁的方馨怡听了阳母的话后也是娇身一颤,至于夏虎则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愣了一会儿后便哈哈大笑,眼泪也是毫不遮掩的顺着脸颊流了出来。

“哈哈,我就说阳洋这小子的命比小强都厉害吧。”

“这……”

刚进来准备将阳洋运到停尸房的医生被眼前的这一幕惊的都说不出话了,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将陈医生叫来了。

很快,负责阳洋的陈医生就来了,阳洋什么情况他可是一清二楚,看着一旁喜极而泣的阳母,陈医生只是认为她接受不了这个结果而已。

“于女士,节哀顺变,人死如灯灭,不可能再……”

“咳咳咳!”

这突然响起的咳嗽声,将陈医生的话打断,而当陈医生看到发出声音的竟然是躺在病床上已经死了的阳洋,眼睛顿时真的老大,还用手揉了揉再看,然而事实就是如此,陈医生顿时有些尴尬。

“呃,那个,于,于女士,现在请你们想出去一下,我现在检查一下病人。”

阳洋感觉耳边传来了细微声音,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正在检查自己的医生,感觉一切都不可思议,自己竟然活了,虽然之前自己觉得死了更好,但那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而已。

陈医生检查完了发现阳洋已经醒了过来,便惊讶的出了病房,跟病房外的三人简单交代了几句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