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手术成功率 朱颖芳与邻居老头

六指手术成功率 朱颖芳与邻居老头

凤澜都不知能否与寒墨夜打成平手,苏凉的武艺屈居凤澜之下,却还想着要去行刺秦风之……

那不就是摆明了要寻死么?

陆清清垂了垂眼睫,“世子做事自有她的想法,再者凭她的本事,即便是打不过秦风之,亦能从秦风之的手里逃出来,绝无可能……”她敛下的眉眼中逐渐泛起了热泪,纤细如玉的手指越攥越紧,“绝无可能,会出事的。”

“那最后不还是出……”

因为聊谈说的很顺畅,你一言我一语的,郁唯楚没有任何的深思便顺口的就这么接下去了。

但猛地间却是停住了话语,她有些惊诧的朝陆清清望过去,黑白分明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

“你刚刚把我和苏凉……区分开来了?”

陆清清对苏凉的称呼是“世子”,或者是“她”。

但对她郁唯楚用的却是“你”。

因为她从来没有把自己当过是苏凉,所以当陆清清这么说话的时候,她觉得是很正常的事情。

故而没能在第一时间内反应过来。

陆清清咬出唇瓣,精致的脸上沁着薄凉的神色,唇色有些苍白的抬眸看向郁唯楚。

“是,清清把王妃和世子,区别开来了。”她的面色逐渐发白,脑海中不断回想着前几日林漠君与她说过的话,“王妃是靖王的妃子,与靖王还有婚约在身,是嫁不得六王爷的。”

“若是王妃需要清清的帮忙,或许清清可以帮你。”

郁唯楚的手指微不可见的收紧了些。

她的脸上却是恢复了清冷和淡漠,目光扫了陆清清一眼,“你要怎么帮我?”

她现在就缺一个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事情。

但凤澜这个人太固执,一般的事情他都不理,她的性子和苏凉的差了那么多,他也不计较。

一心想着这也是苏凉的一个习惯,不断的包容不断的放纵着。

如果可以让他清醒的知道,苏凉已经死了,她不是苏凉这两个事实的话,她和凤澜这段不该起的孽缘,也可以平息了。

陆清清深深的望着郁唯楚,抿唇而笑,笑容牵强。

“清清知道世子,如何死去的……”她清亮的眼眸里渐渐的滚出些热泪来,顺着白皙绝美的脸庞滑下,从尖细的下颌中滴落地面,“如果王爷也知道了真相,他自会明白的。”

这是她沉默了几日,深思熟虑过后才敢说出来的话。

因为她知,一旦说出这样的话来,郁唯楚便再也不是苏凉,属于他们的苏凉,便真真正正的离去了。

春色掩不住,黄鹂在树枝上啼叫,娇俏的女子站在树枝下,眸色深深的凝望着眼前落泪的女子,最后抿起了唇角,“很抱歉,我不是你们心心念念的苏凉。”

“该抱歉的人是我,”陆清清眸色黯淡,“我不该强求你,成为世子。”

每个人,都有维护自己身份的权利。

苏凉是苏凉,郁唯楚是郁唯楚。

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怎能强求她们是同一人?

如同林漠君所说,她这么做,究竟是想将苏凉被世人彻底抹去,还是想让郁唯楚受尽委屈,成为那一个已经不存在的,存在……

……

白日里阳光正好,大地复苏,一片盎然的春意。

而暮色降临,清清凉凉的月色撒在大地上,自然也有专属于夜间独有的美好。

郁唯楚说,她在苏凉的房间里,寻到了苏凉小时候的落字笔。

但与苏凉这些年来临摹的字体来看,倒像是初学时写的字,歪歪扭扭的,不成样子。

苏凉小时候的东西,郁唯楚本无心去看,当时她的目的,只是寻到苏凉可能遗留下来的遗书,但也就那么一瞥,瞧见了极为熟悉的名讳。

却又不知道是谁的名讳――

宋唯楚。

这三个字从郁唯楚的唇间溢出,陆清清的面上也没有半点反应。

她摇了摇头,“我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郁唯楚皱了皱眉头,想起当日凤澜说苏凉的小名,也叫郁唯楚,便用这话来询问陆清清。

陆清清还是摇了摇头,“我与世子虽一同长大,但也只是在我家境破落之后,才进的这苏府。”

她不断的回忆着,“在此之前,我是不知世子的事情的,而且,世子也不曾与我提过小名的事情。”

更何况,那时候苏凉已经父母双亡,她的名字是苏伯公亲赐的,之前苏凉唤什么名字,她还真是不清楚。

“哦,对了,”陆清清的眸色一亮,与郁唯楚道,“伯公应该是知道的,我去问问。”

几秒钟的死寂,郁唯楚才开口道,“伯公也知道我不是苏凉么?”

陆清清抬首看着面前淡然站着的女人,唇角微微抿着,“世子是伯公唯一的亲人,王妃是不是世子,他又岂会感觉不出来?”

郁唯楚默了默,既然苏伯公已经知道,现在也无大碍,那她自然也不必顾忌什么。

“你且去问罢,我在这里等你消息。”

陆清清应了声好。

不一会儿的时间,她便从苏伯公的屋内出来,回到了苏凉的房间里。

告知郁唯楚说,宋唯楚的确是苏凉以前的小名。

那时候苏凉的父亲不在府中,苏凉的母亲无权做主为她取名,加之苏凉母亲怀上苏凉的时候,大将军便说过,要给苏凉取一个父母的名和字都有的小名。

因大将军极为疼爱将军夫人,是以便让将军夫人的姓氏在前。

而大将军的名字中,有个楚字,所以前后接应,便给苏凉取了一个小名,叫宋,唯楚。

宋恣华,唯爱,苏廉楚。

所以是,宋唯楚。

这个名字,后来苏凉不曾在世人面前提及,所以便是连陆清清也不知晓。

而且当苏凉的亲生父母双双过世之后,苏伯公还将一切宋唯楚的东西全都销毁了。

按理说,应该无人知道才对。

陆清清蹙着眉头有些不解的问,“可王爷既曾与王妃说过,郁唯楚是世子的小名,虽然错了一个姓氏,但也对了两个字,他又是如何知晓的?”

郁唯楚沉吟了一会,“现在不要再纠结为何他会知道,眼下时辰也不早了,明日把世子小名资料整理好了,再给王爷送过去罢。”

陆清清朝她望过去,却见郁唯楚清秀的小脸上无悲无喜,声音淡淡,“以世子的名义给王爷送过去,王爷自然会先瞧看,再将那人邀过来,把世子出事那日的事情,一一说与他听,听完之后,他必会明白的。”

陆清清明白郁唯楚的说法。

不论如何,至少得先让凤澜产生疑虑,得让他清楚,郁唯楚不是宋唯楚,更不是苏凉。

不若接下来如此巨大的打击,反倒会让他觉得,她们这是在做戏。

……

凤澜这些日子都不曾来寻过郁唯楚,目的是为了让她能好好的思考他们之间的婚事。

也是为了减少他们之间将会产生的嫌隙。

毕竟他这有迫嫁的嫌疑,若是见了她之后,她的抗拒的反应强烈,他怕是会在她的面前,做出更过分的事情来。

从不会对苏凉不择手段,他喜欢她,便会待她好,一直待她好。

他是表里如一的温润如玉,至少,对苏凉的确如此。

府外传来信件,锦书说那是苏府遣人送来的。

那内容必定是与苏凉有关,是以锦书二话不说便将信件呈给了凤澜。

昨日圣喻刚下,今日苏府就来了信。

凤澜的眼睫微动,略微犹豫了一会才接过那信件,拆开来看。

将那文案一一展开来看,信上的内容却并非是他熟悉的字体。

歪歪扭扭的甚是难看,然凤澜的目光却似乎是绞在了那信上,将那信上的内容全都一一阅览完了,之后便又扯出第二张信条来瞧。

这一张信上的字体娟秀有加,他也曾见过。

是陆清清的字。

【这是清清自己整理出来的资料,郡主年幼时作的诗词歌赋,其下皆写过名字,如今郡主已经恢复了女儿身,又即将嫁与王爷,伯公说此事该让王爷知道一二,毕竟王爷是郡主的夫君,伯公的孙女婿。此信望王爷收下,待王爷来日祭拜见将军,将军夫人时,可多多照拂着郡主。】

信条的下方还落了五个字,陆清清奉上。

锦书站在凤澜的不远处,却是看着眼前温雅淡然的男人的面色,一点一点的发白起来。

他眉头一蹙,以为是苏凉写了什么不好的言辞,辱骂他家主子。

刚要说话,便听得凤澜一字一句,近乎是咬着牙的询问。

“靖王当初念凉儿名讳的时候,念的是什么?”

“主子问的可是名讳?”锦书不明所以,有点摸不着头脑的反问,“好像是……郁唯楚?”

寒墨夜在他面前出现的太少,所以寒墨夜怎般南离世子的,他还真是记不牢。

男人猛地起身,他的力道似乎有点失控,桌面上还置放着茶水的茶杯,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砰砰作响了下。

紧接着,锦书便瞧见凤澜紧紧绷着脸色迈步走出了书案。

然后,头也不回的出了书房。

“备马,本王要去苏府――”

锦书一愣,立即应了声,“属下遵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