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雪甘成凯第25章 吃老师的扇贝

韩雪甘成凯第25章 吃老师的扇贝

姜夫人盛怒之下不忘恪守宫里的规矩,先是规规矩矩地向太后递了牌子,独自一人等候在前殿供人休憩的小屋,按捺住心中焦急等人来传唤。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终于有太后身边的宫人前来,将她带往了后宫。

姜夫人因着是朝廷命妇,除重大场合之外,鲜少入太后的寝殿来请安,就连面见太后的次数,都是极为有限的。

如今到了宫里,她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

不知太后娘娘,果真会为樾儿讨回公道吗?

随着宫人的脚步,姜夫人一路低着头来到延禧宫,她原以为还需再等上一刻,没想到却被直接带到了太后面前。

太后身着黑底金纹的家常褙子,额上戴着藏蓝嵌珠镶金线的抹额,头上也只寻常插着几个并无多少装饰的银簪,看上去慈祥和蔼,竟像是寻常人家的长辈。

黄氏见到太后,直直跪了下去行礼:“臣妇拜见太后。”

老人脸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唤她起来说话:“婉儿今日入宫来见哀家,可是有什么事情?”

黄氏小字婉柔,平日里除却夫君偶尔会唤一声婉婉之外,就只有家中长辈会唤她“婉儿”了。可京城里扬州相隔千里,就是逢年过节也难以相见,更别提这些年夫君一路高升,家中事务繁忙,她已有五年未见过娘家人了。

想到这里,她一个三十岁的妇人,蓦地就有些难受。

太后见状,忙招手唤她近前来,拉着姜夫人的手细细问道:“哀家知道你向来是个守礼的好孩子,不肯轻易来宫里打扰。平日里又心细,只让樾儿那丫头来哀家面前尽孝。今日急哄哄地过来,可是受了委屈?”

黄氏心里焦急,顾不得那许多礼仪。她虽性情一如闺名温柔婉约,可到底做了多年的命妇,独自一人撑起姜家族长正妻的脸面,自然不似一般女子柔善可欺。如今爱女心切,有许多话,在太后面前也不再遮掩。

黄氏虽未见个确实,可单听了芷萱三两句回答,便已将马场发生的事情猜测了个大概。如今竹筒倒豆子一般向太后说了个痛快,心里堵着的那口气也慢慢疏散开来。

末了她红着眼圈儿,强忍着心疼道:“所幸只是伤了手臂和小腿,在床上将养两三个月,总归能好起来。可她一个被娇养着的女儿家,若是落下个残疾,或是一个不慎磕碰到了脑袋……”

黄氏心中大痛,竟有些说不下去:“臣妇见樾儿疼得小脸颜色都褪尽了,只恨不得代她受了那苦……若樾儿有个三长两短,这让臣妇可怎么活!”

太后素来知道霖瑶跋扈的脾气,也猜到了马场上的事隐情如何。她拉着黄氏的手,被气得浑身发抖:“好孩子,你在扬州长大,小时候我虽连抱都未曾抱过你,可后来嫁到京城里,也是头一天便跟这京里大大小小命妇吩咐了的,一点委屈不能给你受着!樾儿那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便是哀家的亲孙女,也不能欺负了去!”

说罢她扬声吩咐:“去唤三公主和四公主过来!就说哀家有事找她们两个。有什么事都搁着,一刻钟内哀家要看到她们的人!”

黄氏见太后真心疼惜姜樾,心里感动不已。又恍然回味过来,难怪自己一个京外的姑娘家,随夫君入了京城,在姜家做命妇这么多年,都不曾被人在明面上排挤刁难——她只道自己命好嫁了个好人家,没曾想,太后在她的事情上暗中护了这么多年。

一时间黄氏有些说不出话来,只含泪看着太后保养得当的脸上仍无可避免地生出的沟壑。她只顾着君臣之礼,太后几次三番说让她无事来宫中陪陪自己,她只当是在客气,从不肯来的。如今后悔不已,扑到老人的怀里,像个孩子一般哭了起来。

“是婉儿想岔了……太后娘娘是真心对我们娘俩好,这些年,婉儿竟没有一次入宫来给您请安……”

太后膝下子嗣单薄,只有皇帝这一个孩子。虽说皇帝继位后,陆续有不少子嗣出生,可太后向来不喜庶子庶女,诸位皇子皇女中,唯独偏宠嫡出的三公主鸣纱。

这偌大后宫,除了鸣纱偶尔过来一次,也就只剩姜樾一个时时前来请安了。

太后重情,原只是记挂着老闺蜜的女儿和外孙女,这才照拂一二,可时间久了,也是真心喜欢姜樾那个活泼可爱,又重情义的丫头。看黄氏一个一品命妇在自己怀里哭得顾不上仪态,爱子之心拳拳不已。

她早早便将宫人挥退,亲自拿了帕子来给黄氏擦眼泪,口中安慰道:“哀家宫里有好几个年迈的老太医,钻研了一辈子医术,等下你出宫时便把他们几个都带到府上去,给樾儿好生养着。”

“这后宫里别的没有多少,补药可是从来都吃不完的。等你回去时,再拉上两车好药去,哀家保管樾儿那丫头,不到三个月便又被养的生龙活虎了。”

黄氏一生顺遂,夫妻和睦,儿女又从未出过什么岔子。今日这一出着实把她吓坏了,又一下子知道太后原是最和蔼不过的,这才失了仪态。

哭了一通后,她也回过了神,登时有些不好意思。

“是臣妇失仪了……”

太后见她情绪平复了下来,笑着给她擦干脸上的泪痕,打趣道:“都是三个孩子的娘了,遇事还是如此不镇定。哀家可是自皇帝生下来,便不曾这般哭过的。”

说罢又将宫人都叫了回来,遣人去拧了湿帕子来给黄氏擦脸、补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