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养娃孩他爹拿天下谢我小说最新章节 乱世养娃孩他爹拿天下谢我未删节在线阅读

乱世养娃孩他爹拿天下谢我小说最新章节 乱世养娃孩他爹拿天下谢我未删节在线阅读

独家新书《乱世养娃孩他爹拿天下谢我》由知名作者酒醉著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沐漓邹澄,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一场意外,医学天才沐漓穿到了古代。原主身世凄惨,好好的千金小姐被流放,十五岁就嫁了人,十七岁生了两个孩子。丈夫是个穷猎户,家里可谓是要穷得揭不开锅。睁开眼,自己两个孩子差点被人卖掉,沐漓怒起出手,打跑了恶人,护住了自己的幼崽。既来之则安之,她只好借助自己的医术,在古代闯出一片天。只是,原本说好的穷猎户,竟是大人物!

《乱世养娃孩他爹拿天下谢我》 第3章 徒手抓蛇,男主威逼 免费试读

沐漓晕了过去,眼前却闪过一道白光,看不见前路,看不见四周所有的东西。

“这是哪儿?”

“空间已开启。”

沐漓随口的一个问题,竟然有人回答,不过听着声音却像个机器人。

白光散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栋白色的建筑,沐漓推门而入,发现里面竟然是一个医药实验室?!里面的仪器应有尽有,都是沐漓所熟悉的,看到这里,沐漓一阵狂喜。

四周是透明的玻璃,外面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空地,目前有两块儿能用,其余的上面都标记着待开启的字样,旁边还有一个控制面板,上面有种子可以用感激点兑换,然后种植,浇水不仅有吃的种子,还有药材也可以种,沐漓翻到下面,竟然还可以种灵芝这一类的珍惜药材,这个空间也太人性化了。

下面还有个括号?

注:灵泉水也可以作为浇灌,但很珍稀,获得感激点越多,灵泉也会积攒更多泉水,还可以包治百病哦。

沐漓瞥了一眼旁边那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泉眼,干的,一滴都没有啊。

前面有多大的欣喜,看到这个干泉眼就有多失望,连个前期体验都没有吗?

沐漓不开心得戳了戳出水口,发现是湿润的,难道说他流过?只不过蒸发了?那有它有啥用?

“笨死了,那一滴明明是被你用了。”

又是刚才熟悉的声音,吓了沐漓一大跳。

“你什么鬼啊?出来!”

沐漓的性格,就是明明怂,还要装出一副胆儿贼大的模样。

“我是空间,马不停蹄得去赚你的感激点吧,空间七天相当于外面的一个时辰,浪费时间就是在浪费我的地。”

这个空间,还挺傲娇的。

听到这儿,沐漓拍了拍身上,准备离开空间,无意间却摸到了自己腰间带着的刀。

“等等,我能把刀带进来,那我是不是也能把种子带进来?”

空间没有回答,等了一会儿,依旧没有回答。

沐漓偷笑,自己好像找到了空间的BUG。

意念一动,沐漓在山坡下醒来,才爬起来,就看到从上面下来的邹澄,这么容易找到自己,那就证明,邹澄刚才可能离自己不远,那空间说的是真的。

自己明明在里面待那么久,出来却只有这么一会儿。

“你没事就好,现在外面兵荒马乱,朝廷也在忙着官员更替,没那么多时间管辖,你在家里待着不出门,总会安全些。”

这是沐漓到这里,也可以是说,连原主,都没有一次性听邹澄说过这么多话。

“我就是看家里没得吃了,才想着上山找点东西,也不至于饿着孩子不是?”

男人的手伸到半空中,沐漓就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暗道,那灵泉水还真厉害,自己摔下来一点事儿都没有,连这前几天受的伤的没什么感觉了。

“那你便随我一起,我方才把孩子放到了村东的王大哥家里,天黑前我们正好下山。”

“好。”沐漓点点头。

这个村东的王大哥,是村子里流放来的第二家,想当初这家也是中了探花的,后来站队站错了,跟着沐家一道流放到了安宁城,因为流放家眷要分开很远,所以村子里除了沐漓,就王大哥家了,两家的关系比起来确实比较亲厚,后来办了个私学,日子也好过,只不过现如今年纪长了几岁,病痛多了些,渐渐就没孩子去上课了,日子才清贫了下来。

一路跟着邹澄上了山,沿途也看到了山里一些比较常见的药材,有益母草,三七,黄连,金线莲等等,除了益母草这个季节能挖,其它的都要等到九十月份才行,不过这益母草不怎么值钱。

“站住,有声音。”沐漓正在看着四周有没有什么值钱的药材,却被走在前面的邹澄叫住,索性就停了步子。

“你在这儿等我,哪儿也不要去。”

“哦。”看着男人走开的背影顿了顿,又一头钻进了丛林,奇怪。

看着人不见了,沐漓就仔细在周围转了转,还是没什么好的获得,不过山里有一块空了许久的空地,地里长满了野麦子。

若是旁人,肯定就觉得这是杂草,但在沐漓眼里,这玩意儿不就是燕麦吗?这么大一片,回去晒干碾成粉,正好当主食。

没一会儿,沐漓带着的破布包里就装满了野麦子的果实,鼓起了大大一块儿,夏日荒地里总有蛇虫出没,抓蛇,取蛇胆,沐漓一气呵成。

等到邹澄回来,就看到了他背上扛着得一只野猪,看来这趟收获不小,两人照例无言一路走回村子,碰见野池塘就下去弄了几节藕上来。

吃过饭,沐漓将野麦子晾晒了起来,蛇胆另藏了个地方晒干,待把两个孩子哄睡着,屋子里的男人却依旧没有出去。

“大烨已亡,天元大赦,所有大烨的罪臣家眷皆无罪可发回原籍,你可要归乡?”男人开了口,说的竟是白日里那李翠说过的事儿。

“你知晓的,整个沐家只剩了我一个孤女,归乡?何来的乡?”这话说的没错,原主也是不曾想过离开这里的。

“你是谁?”

男人话题转变得太快,沐漓正在一边坐着尴尬的要抠出三室一厅,男人又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沐漓懵了。

这什么意思?他发现自己不是原主了?我要不要再挺一会儿?

“你说什么?我是沐漓啊。”

“是一副沐漓的皮囊不假,但沐漓性子胆小怕事,是个极安分的人,不会如你今日一般,疾言厉色。”男人目光如炬,好似一眼就能看出沐漓的伪装。

听到这儿,沐漓才算松了口气,就这个,那自己可以解释。

“我把两个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有人抢我孩子,我自然不愿。”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这个解释你总不能说我错了吧。

“嗯,这个解释说的过去,但沐漓原是官家小姐,平日连只鸡都不敢帮忙抓,我三月未归家,如今都能徒手抓蛇了。”

沐漓听到这儿嘴一抽,完了。

早知道今天就不多事了。

“还不说实话吗?”沐漓愣神的片刻,男人袖中的匕首就到了沐漓的脖子上。

“大哥,刀剑无眼,手抖了咋整。”

沐漓怂了,自己本身的确有些拳脚功夫,但是也不至于被人把刀架在脖子上了还能逃脱。

“说,你是谁?真正的沐漓呢?”

“她死了。”

三个字,就是沐漓对于这次穿越的理解,实验室那么大的爆炸自己绝对没命活,而这个世界的沐漓躯壳里,现在住下了自己,没有原来那个女人的半分气息,所以完全有理由相信,原主死了。

“那你又怎么来的?”男人听到这句话好似并不惊讶。

“我原来是个医生,被人背叛后炸死在我的医药实验室里,醒来我就在这儿了,俩孩子还叫我娘,我有沐漓的记忆,她被李翠推下河,高烧数日,该是因这个没的。”

拜托啊大哥,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找就去找害她的人,这事儿跟我没关系,我也很无辜啊。

沐漓面上淡定的一批,心里慌得一批,都这么说了这狗男人还不把刀放下来。

“要不你先把刀放下来,咱们谈个条件。”

刀刃上透着寒光,好死不如赖活着,眼瞅着男人还是不信,刀也逼近了几分。

“我告诉你邹澄,你们这儿卖孩子不犯法,杀人怎么着都犯法吧?你坐下咱们谈谈条件,保准你不亏。”在生死边缘徘徊的沐漓脑子也必须转的飞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