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起来头晕眼前发黑怎么办 啊撞得太深了快停下bl

站起来头晕眼前发黑怎么办 啊撞得太深了快停下bl

“呃……”洛熙卿看出了洛熙寒眼中的冷冽,手中的袋子悄悄的藏起来,然后嘿嘿一笑。

“二哥今天回来的早了点,呵呵,上朝累吧,我陪你回寝宫更衣吧。”

洛熙卿狗腿的说着。

洛熙寒看着他的眼神淡淡的,嘴角轻轻的勾起。

洛熙卿立马觉得腿软了一些,二哥这种笑是典型的腹黑笑。

洛熙寒抱着苏蒙蒙一路走回寝宫,半路碰到急匆匆的少白。

少白看到他怀里的小白团,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知错的跟在洛熙寒的身后。

洛熙卿一眼看出少白眼里的担忧,他用胳膊肘撞了撞少白。“你小子刚刚拦着三爷就是为了它。”

少白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向,装作听不懂的继续往前走。

“哎,我说,有啥情况通个气啊,一会二哥收拾我的时候我也好有个应对。”洛熙卿拉住少白,小声嘀咕着。

“靖王爷,属下不知。”少白低声回道。

“好,你就告诉我,这兔子我二哥养了多久了?”洛熙卿指了指前面走远的洛熙寒,眼里全是八卦的光。

“靖王爷,属下真的不知道。”

“少白,帮三爷办个事吧。”洛熙卿摸了摸下巴眯着眼对着少白说道。

“靖王请讲。”少白低头说道。

“晚上去趟思樱馆,帮三爷给阿绿传个话,就说大哥明日会去点她的台,叫她准备着点,三爷可是好心给她提个醒。”

看着洛熙卿脸上浮着淡淡的笑,少白眼角抽了抽。“靖王,王爷比较看重那只兔女。”

“你说什么?她是兔女,不是普通的兔子。”洛熙卿眼里冒着光。“这么说你见过她变成人的样子。”

“王爷,属下晚上…”少白看着木木纳纳的,骨子里可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

“阿绿那里你告诉她,大哥那点心思,我替她摆平。”洛熙卿大手一挥,直接拉着他躲到一边。“你先说说,那兔女是怎么回事。”

“靖王爷,我们王爷那里……”少白将苏蒙蒙的一些事情简单的做了解释,听着洛熙卿一愣一愣的。

不得了了,二哥居然会让那个兔女住进他的寝宫。

洛熙寒抱着苏蒙蒙走近寝宫,然后将她放在桌子上。

苏蒙蒙这会缓过来了点,可是仍旧咬着洛熙寒的袖子不松口。

“松开,这里是本王的寝宫,没事的。”

苏蒙蒙听他这样说,才慢慢的松开他,然后吱吱的叫着。

刚刚那个人要抓她,不会是想吃她吧。

又或者相中了她身上的皮毛啊,眼珠子什么的。

“知道害怕了,你乱跑什么?”

“吱吱。”人家迷路了,又不是故意的。苏蒙蒙被他凶的低下头,小爪子揪着身上的毛,好不委屈的样了。

洛熙寒没有再说什么,他看着走进来的洛熙卿,眼眸微眯。

“二哥,什么时候得了这么一只白兔,这皮毛成色不错啊。”

洛熙卿一走近就盯着苏蒙蒙,有些手痒痒的说着。他刚伸出手想要碰一碰她,结果却被洛熙寒那阴寒的视线看的浑身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