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厚爱莫萦未删减 正在播放车上足j

先婚厚爱莫萦未删减 正在播放车上足j

“宝贝,这是赔你你的衣服,高兴吗?我一直都很听你的话的哦~”

哦……哦……哦……

又是哦!能不能给她换个语气词说话?!

不过这字写的倒是挺好看的,颇有瘦金体的韵味……

不对,这也不是重点!

衣服牌子很眼熟。

高兴子网上一查那略眼熟的衣服牌子,小小的抽了一口气。

怪不得这牌子名字这么眼熟……她以前在“时尚奢侈品鉴赏”杂志上见过这牌子。

随便一条裤子拉出来都几十万几十万。

高兴子曾经一度怀疑,那牌子的衣服,做出来都是用来挂起来收藏的,而不是用来穿的。

那变-态买的起这种东西?该不会是……赝品吧?

高兴子将衣服从盒子里拿出来的时候,一张卡片掉在了她的腿上。拿起一看,一张衣服保养卡,三年内免费保养。

这破衣服还需要什么保养?那卡片背后还有粘着一个纸做的竖条,写着:由此撕开。

撕开后能有什么?别是:再来一件或是谢谢惠顾之类的话……

一串验证码。

一般的赝品是没有那东西的,高兴子心里一动。到了这牌子的官网输入防伪码查询。

一般高档的商品,商家为了防止顾客买到假货,都有防伪码标识。一个号码对应一个物品。

这家服侍公司还贴心的在那查询了防伪码后,给了她详细的商品信息和交易情况。

衣服是真的。

价值三十八万多。

再详细一点,那就是三十八万四千三百八十。

高兴子看着那串数字,来来回回数了好几次,确定自己没有多数了一个数字。

可……那一串的三八,四三八的数字……高兴子总感觉这背后还有什么更深一层的寓意……

下边是交易记录,成交时间是昨天。还有买家备注:宝贝,我知道你会查到这里来的。放心,这是真货,我怎么会给你买假货呢?

看到这一句话,一股恐惧的寒意从脚底蔓延到脊背。

那是一种,被对方料到了,或者说是掌握了所有反应一般的恐惧。就像是自己的反应,都像是被对方调控好了一般,他只负责留言,告诉她: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

这和恐怖片里女主一样的感觉……就像是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盯着她一般。

高兴子慌忙关了网页,又将衣服放回盒子,仿佛里面是什么恐怖的东西,丢在了家里的衣柜上面。

这种东西,果然不适合穿,只适合收藏。

一脸严肃的将那小狗抱起,被那变-态男留的话结结实实吓到的女人。看着她的小肉丸子阿拉斯加:“以后,你就是我这里的守护犬了。我就有必要给你起个名字……”

高兴子垂着脑袋想了半天:“那,我就叫你……二狗子吧!”

“唔唔……”那小狗快速的晃着自己的小尾巴,对着高兴子唔叫。

不是说,贱名好养活么……高兴子觉得自己起的这个名字应该还行,起码它背后的寓意是好的:“贱名好养活”。

匆匆给二狗子倒了狗粮,自己也吃了点饭,就爬上床睡觉了。

觉得少了点安全感的女人,将那只有她手臂大小的狗狗也抓在了被窝里:“乖乖睡觉。”

怀里抱着个毛茸茸的东西,高兴子这一觉睡得不怎么好……

她做噩梦了……她梦到她怀里抱着的东西,毛茸茸的,突然变成了一个男人的脑袋。

只有一颗脑袋在自己怀里,他抬起了头,高兴子看到他没有五官,却依旧可以听到他说的话:“宝贝,我一直在,监视你哦。”

“啊啊啊!”高兴子尖叫,同时将怀里抱着的东西扔了出去。

  那个梦,也就醒了……

还睡得迷迷糊糊的二狗子被高兴子整个扔了出去,四个肉肉的小腿颤颤巍巍的,走了几步,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板上。

噩梦初醒,高兴子的胸口都在剧烈起伏。床下有东西在唔叫,她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刚买的那只小狗。

急忙下床将小狗抱了起来:“你没事吧?”

它只是唔叫,黑漆漆的眼睛看着她,小尾巴甩的又快又欢。

“呼……”她长呼了一口气,安抚好二狗子,给它倒了点狗粮之后就去上班了。

同事就看着脸色比昨天还难看的高兴子从他们身边经过。

那个同事甲叫住了高兴子:“你没事吧?”

“没事,我昨天去买了一条狗。”高兴子煞白着脸对他说,“挺好,挺有效果的。”

看着高兴子一副“操劳过度”外加“半死不活”的模样,他不确定的问:“真的?”

“嗯。”

昨天那个噩梦太有冲击力,她现在想想,都感觉是历历在目。

“那……你先忙。我就不打扰你了……”

高兴子回了办公室,揉了揉酸疼的太阳穴,昨晚没怎么睡好,自己看着自己都不精神。待会肯定又要被夜彦挖苦的。

“铃~铃~”高兴子电脑旁边的电话响起。

是公司一楼前台招待处打来的,对方说,有一个女人要找总裁。

“问她有没有预约。”

“没有,她说是夜总的未婚妻……呃……是来看他的。”

未婚妻?那种性格恶劣的男人也有女人看的上?

“那你让她先过我这边,我再请示夜总。”

“好。”

不一会,她的办公室门就被敲响了。

高兴子:“请进。”

门被推开,两个人对视的一瞬间,介是一愣。

高兴子诧异:“是你?”

尤思宁腼腆的笑笑:“没想到是你……”

高兴子想起那天在夜彦旁边站着的情景……未婚妻啊……应该错不了。

她起身对尤思宁说:“我去和夜彦说一声,你在我这里先等会。”

“嗯。”

高兴子去了夜彦办公室的时候,那男人正好在和别人通电话。她也不好打断,就在一边等着。

“又是一副要死不活的脸面,我跟好奇我这个秘书,晚上都在做什么。”夜彦放下电话对高兴子说。

自动无视夜彦的话,高兴子冷着脸说:“你未婚妻找你,要她进来么?”

“未婚妻?我有那东西么?”

“尤思宁。”高兴子直接提醒名字。

夜彦听了,冷哼:“不过是遵从父辈的自愿和我在一起的,我对她还没什么兴趣,她倒是直接以未婚妻自称。”

高兴子心里暗暗吐槽:我对你两感情问题没有兴趣。

“所以,要不要让她进来?”

“让她哪来回哪。”

“哦。”

这男人……高兴子离开的时候鄙视,有这么对待女人的么……

回去之后,尤思宁睁着大大的眼睛,小心翼翼的问:“他说……什么呢?”

“呃……”提前说一声,不是她高兴子心软,公私不分。而是这个女人,长得娇小,甚至要比她都矮了半颗头。还那么可爱,一副娃娃脸,小心翼翼看人的时候,就像某种动物,让人不自觉的就心生怜悯。

高兴子不自觉的问:“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她听了,急忙从自己一侧的包包里拿出一份牛皮纸装着的文件:“他父亲让我送这个东西给他……顺便……和他联络一下感情……”

想想夜彦刚才对这女人:哪来回哪。

又看看这女人柔柔弱弱的模样:“请和我来。”

“谢谢!”尤思宁对她笑的甜美。

“不用和我道谢。”

夜彦冷着脸看着尤思宁:“你怎么来了?”

又看看高兴子。高兴子扭头,看着墙壁上的挂画,只当没看到夜彦的目光。

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架势。

尤思宁看看高兴子,再看看夜彦不高兴的脸,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这男人不想见自己,是高兴子没听他的话还把自己带过了啊……

“这是你父亲给你的……”说着她将手里的牛皮纸袋给了夜彦。

他冷着脸接了过去:“还有什么事么?”

“他还希望我们两个,可以一起出去吃一顿饭……”

“那告诉他,当初是他派我过来打理这个快要废了的公司,现在这公司正好破事一堆,我没时间陪谁出去吃饭。”

“……”

高兴子在一旁听的,眉头都皱了……

不就是请你吃一顿饭么?牛叉哄哄的态度是要干什么?上天么?

尤思宁咬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高兴子这时候插话了:“就你这种男人,能被她看上,是你的福气,你还不知道珍惜。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还愿意接受你这种臭脾气的,不容易。你别和我说你一招手就来一堆女人。你以为那堆女人是因为什么才往你身上扑的?”

尤思宁有些惊讶的看着高兴子,似乎没有想到这个秘书会帮自己说话。

“你好像,管不着我们家的私事吧?”夜彦冷冷反问,“多管闲事是会被扣工资的。”

“……”高兴子很想说一句:你这是公报私仇!

不过还是忍了。

谁让他是自己的上司?阶级统治一向都带有压迫性的……

“你要是忙的话,我就不打扰你了。”

尤思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高兴子紧随其后。

“你站住。”

高兴子:这话应该不是对我说的,不是对我说的……

“高兴子你给我站住!”

“好的总裁,请问有什么吩咐!”

高兴子只能认怂,乖乖退了回去。

谁让他是自己上司呢?上司的话……不能不听。

“还有几份文件,你顺便都拿走。”

“好的夜总,没问题夜总,请问还有什么吩咐夜总。”

“敢不听我的话,你这个秘书,当的很‘硬朗‘啊。”

“哪有,都是你……教导有方……”

“我教过你不听上司的话了么?”

“呃……应该,没有吧?”

“下次。别让再犯。”

“好的!”

高兴子毕恭毕敬的退了出去。她没有想到尤思宁还在门口等她:“你……还有什么事吗?”

“啊,没有,就是想和你说一声谢谢。”

高兴子被说的,对她微微的扯起嘴角笑了笑:“应该的,毕竟你长得这么可爱。夜彦狠心,我可不忍心拒绝美人。”

“嗯……”尤思宁看着那个女人,用那副略为认真的脸对自己这么一说,心里一跳。

高兴子有些莫名的看着这个转身就跑的女人: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