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推大仙女h 斗破女主沦为性奴

强推大仙女h 斗破女主沦为性奴

洛熙寒坐在桌前慢慢的吃着早餐,看着洛熙卿那一脸讨好的笑。“一大早跑来,有事?”

“二哥,昨晚父皇赏你的贡品呢?”洛熙卿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想要就先去给我领回来,还在内务府存着呢。”洛熙寒不甚在意的说着。

洛熙卿一听就炸毛了。“二哥,你怎么不往回领。大哥那肯定又偷偷换你的贡品,领回来的估计也是些染色掉毛的。”

“那你下次记得早点操心去领。”洛熙寒将筷子放下,拿起手巾擦着嘴角。动作慢而优雅,和他昨晚的阴冷气息完全不同。

洛熙卿一脸不爽的看着他。“下次,三年后了好不好。还想着你不要我能拿去调教一番,买个好价钱的。”

三皇子唯一的爱好就是挣银子,挣花不完的银子是他毕生的梦想。

贡品在大皇子眼里是玩物和食物,在三皇子眼里是可以换银子的。但在他洛熙寒眼里却什么都不是。

所以每次分赏下来的贡品,他都是转手就给了老三。

昨晚因为苏蒙蒙的突然出现,他连领贡品的事都给忘了。

“三弟,你要是再不去的话,估计连些染色掉毛的灰兔子都被别人分抢了。”洛熙寒淡漠的声音让洛熙卿急的站起来跳脚就走。

“二哥,我直接领我府上了,反正你也不要的。”

“随意。”洛熙寒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嘴角一勾。

怎么办,他府上也有个染色的,不过却是一只难得一见的白毛黑眼兔。

正想着,绿莹带着苏蒙蒙从另一边走了过来。

洛熙寒的眼眸微眯,还好他把老三弄走了。

“奴婢见过王爷,王爷吉祥。”绿莹跪在地上给洛熙寒行礼。她看着傻站在一旁的苏蒙蒙,敢紧拉了拉她的衣裙。

苏蒙蒙再看到洛熙寒本能的有些害怕的往后缩着,被绿莹一拉她才回过神来。

“王爷吉祥。”她跟着说了一句,还来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洛熙寒看着她怪异的动作,眼眸微动。

“下去吧。”

绿莹起身往后退着走,苏蒙蒙则是哦了一声就转身准备走了。

“你留下。”绿莹伸手拉住她,小声说着。

苏蒙蒙呆呆的看着绿莹远去,眼里的期盼一点点暗下去。

“转过来。”大殿中男子的声音沉稳有力,威严自不可挡。

苏蒙蒙扭转身子,低着头,不敢动。

“抬起头。”这蛇男念三字经呢,苏蒙蒙有些不情愿的抬头,眼里全是萌萌哒的光。

她在想,自己是傻一些好活命呢,还是萌一些。估计萌一些会好吧,毕竟兔子是可爱的动物。

洛熙寒看着她眼里的灵动,伸手指向她。

“啊啊啊,别变我,我不要变成兔子啊。”苏蒙蒙一见他伸手,立马捂着耳朵蹲在地上大喊。

洛熙寒被她的尖叫声吵的一阵心烦,一甩手直接将她带到自己面前。

苏蒙蒙只感觉一阵风来,她再睁眼就看到的是洛熙寒那放大的俊颜。

“呵。”好吓人,她惊恐的样子让洛熙寒嘴角的笑加深。

“怕本王。”

“怕。”她老实的点头答道。

“为何怕?”

“你是蛇,我是兔,蛇吃兔,你吃我。”苏蒙蒙眼里的泪涌啊涌,眼看就要落下来了。

洛熙寒看着她那湛黑的眸子,总感觉有种异样的东西在他心间流转。

他伸手抚上她的脸庞,触手的嫩滑,让他指尖一颤。

苏蒙蒙看着他大手在自己脸上掐掐捏捏的。“哎哟,别捏我鼻子。”

苏蒙蒙一爪拍掉他的大手,揉着发红的鼻尖。

洛熙寒看着自己手背上的一片红,再看着她一双黑眸瞪大的瞅着他。

心间的异样徒然上升。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拍打他,更加没人有敢用这种眼神瞪着他。

似委屈似不悦。

“你不怕是本王吃了你。”男子的声音如古琴低弹,清朗悦耳。

“怕啊。”苏蒙蒙大眼眨了眨。

洛熙寒没有再说话,而是将自己刚刚被拍的手背伸到她面前。

苏蒙蒙看着那上面的红印,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一双黑眸转动着,嘴唇轻咬,无措的看着她。

“你刚刚打了本王。”男子嘴角噙笑,眼眸生寒。

人面蛇眼,好怕怕啊。

“我哪敢,你别冤枉胆小的我。”苏蒙蒙后退一步,大声反驳。

洛熙寒挑眉,将手背伸至她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