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了能不能同房吗 三个黑人一前一后

怀孕了能不能同房吗 三个黑人一前一后

夜色像阴霾一样迫近而来,变得浓重起来,仿佛黑暗随着夜色同时从各方面升起来,甚至从高处流下来。

夜辰静静地坐在一棵树上,他抬起头,双目紧盯着整个沉寂的夜空,天上那轮明月直照在他的身上。

“嘿!臭小子,你没事跑到树上干啥啊?”

这个时候,老头的声音让他拉回了现实,他看了眼老头,紧接着从树上跳了下来,随口叫了一声前辈。

老头依然拿着酒壶,醉醺醺的笑道“哎,昨风一吹无人会,今夜清光似往年,今年又是一个中秋节啊,不过这种节日对于我老头子来说,一点吉利都没有。”

“中秋节?”

“罢了罢了,走,随我老头子一同烧纸钱去。”老头强笑道。

奔流不息的河边,老头跪蹲在一座坟前,一股挟着凉爽的微风而来,纸钱在风中微微颤动。

夜辰站在老头后面,很不明白,别人家在过中秋节,而自己却在不吉利的烧纸钱。

“儿子,爹爹又来看你了,你在天堂过的可好?”老头坐在地上,眼角边的眼泪流了出来,说着他又痛痛快快的喝了一口酒,他慢慢伸出手,摸着冰冷的墓碑,墓碑上面刻着‘子之墓’二字。

“儿子,你说,如果在二十年前,你还活着,是不是就和那臭小子一样高大了,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啊,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我们一起捉鱼捕虾,每天围在一起,畅饮痛快…”

“可是,再也不可能了…”

说到这里,老头双手环抱着自己,痛不欲生的痛哭着。

此刻夜辰,他才明白,为什么老头那么喜欢喝酒了,原来只有醉了,才不会让他感觉到累。

如今,又是一个中秋节,老头想念,那是正常不过了,就好比自己,想念着从小养他十几年的爷爷。

“老头子,酒已经酝酿好了,赶快过来一起喝。”这时,老板娘走了过来,她心里跟老头同样难受挣扎,可自己的儿子已经死了,就算再难受,有什么用。

沉香阁。

一座巨雷宝塔亮现在冷萧眼中,他抬起头,微微扬起嘴角,面情泛滥起淡然的笑容。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既然来了,为何没有胆量进来!”此刻的声音是从宝塔传来,回音一声声还在徘徊着。

冷萧猛然跃起脚步,直径飞在第九十重层的宝塔内,只见一位身穿青袍的白发老头,手里还拿着一颗棋子,举棋不定的沉思着如何下棋,他那长长的白胡须随风而动,苍老的面容不失一点精神。

冷萧在昏暗的烛光下打量着老人,虽然年纪盛大,但比其他人还要精神万倍。

“前辈,在下这次来,想跟您谈一笔交易。”冷萧抱拳,恭敬地说道。

老人并没有说话,他低着头,每放一枚棋,都会深入沉思当中。

冷萧用余光看向棋盘上摆放的黑白棋子,这棋已经分出胜负。

“前辈,黑棋以胜,白棋已经成为死棋…”冷萧开口道。

闻言,老头摸着自己长长的胡须,仰头呵呵一笑道“看样子,你很懂棋?”

“一点点…”冷萧谦虚道。

“不如你跟我下盘棋如何?只要你赢了我,你所提出的任何条件,我毫无理由应了你。”

冷萧听着这般话,心有颤动,毫无理由,那么这是在给冷萧的机会吗?冷萧扬起嘴角,暗暗喜悦。

“好,望前辈说话算数。”

“要是,赢不了我,我可要有惩罚的。”

“什么惩罚?”

“你的命!”

“来,给小子满上。”

客栈内,老板娘给夜辰倒了一杯酒,紧接着给旁边的老头倒了一杯,离开了,继续忙碌自己。

此刻夜辰拿着酒吧,微微闻了一下,酒内,确实香味扑鼻,忍不住赞道“这酒好香啊,确实有种仙境的味道。”

老头一听,哈哈大笑,他一口喝完,笑道“这酒可不是一般的酒,当然跟别的普通酒味觉不一样啊,来,喝下去,将它喝完,再说感觉。”

夜辰轻轻摇晃了一下,一口喝完,突然,自己体内有些火辣炽热,身上也微微充满了活力。

“这酒果然不同寻常,感觉体内炽热,充满了无限精神啊,前辈,这酒叫什么名字?”夜辰看着酒碗,认真的说道。

老头拿着鸡腿,边吃边说道“酒就是酒喽,哪来那么多名字啊,如果想要名字,直接叫毒烈酒。”

“毒烈酒?”

说起这个名字,老头变得沉默了,他低着头,倒了一碗酒,直接喝了下去,在他回忆中,这个酒的名字,是自己儿子在世的时候取的,每次别人一问起这个酒的名字,他都会说没有名字,怕说出名字…

夜辰看出老头的心思,也没有再问什么,他直接给老头倒上了一碗,说道“前辈,这酒有什么秘诀,等有一天,我找到爷爷,我也酝酿这等美酒,好好让他老人家品尝品尝。”

“哈哈,小小少年,就有这般孝心,真是难得啊。”说话的声音不是老头,而是端菜走来的老板娘,她将手中的盘子放下,很客气的说道“来,快尝尝我这道菜。”

夜辰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红肉,吃了起来。

“刚才你问这酒如何形成的,那我可告诉你,这酒啊,你八百辈子都酝酿不了。”

“为什么?”夜辰疑惑的问道,随手倒了一碗酒,喝了起来。

老板娘坐在了一边,解释道“就凭这酒是上等好的老古酒,当然还要在大锅内煮上两个时辰,这是其一,其二呢,平时老头子在外面抓来的毒蝎毒蚣,将它们扔进锅里,跟着酒一块煮上,这样,等上一个时辰,酒已经备好了。”

听到毒蚣毒蝎时,夜辰差点被吐出来,他捂着喉咙咳嗽着,“老板娘,咳咳…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老板娘耸了耸肩,说道“哪有,不过你是不用担心的,要是有毒的话,你早就死了,还用等到现在吗?蜈蚣虽说身上有毒,但进入我那口酒,它的毒素便会化为乌有,所以当你一口喝下去时,你就会觉得体内炽热,正所谓,这是一种力。”

‘力?”

“对,这种力,是提高体内修为的,其实这酒的原来,是我祖先流传下来的,只是祖先祖辈,活到二十来岁就已经过世了。”

“二十?那是什么原因?不妨说来听听。”夜辰对这件事蛮是好奇,对此引起了一丝兴趣。

老板娘看了一眼已经熟睡的老头,无奈的摇了摇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和老头子生活了四十年,我的祖先的事情,也从来没有跟外人说起,年轻人,我告诉你也可以,但要发誓,这件事,无论是谁也不能告诉其他人,否则,世间恐怕又掀起一片血风腥雨了。”

血风腥雨?

夜辰眼里有一丝震惊,随后满无所谓说道“那我还是不听的好,以免给自己添加不该的麻烦,你可不知道,我莫名其妙的被人追杀,我爷爷又莫名其妙的消失,这些麻烦我够乱了。”

夜辰的话,被老板娘逗乐了,说道,“其实也没什么,这件事啊,其实埋藏我已经很久了,这天啊,一天比一天过的快,说不定明天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所以我想告诉你,也就是为了往后没有遗憾。”

夜辰没再吭声,如果拒绝不听,那么就是对老板娘的不尊重,既然那么想要告诉他,那只有从命的份了。

“远古时,开天辟地,天地浑浊,那个时候人类都是以魔为尊,行尸走肉,血流千里,可就在这时候,有一个小孩在浑浊阴暗血腥的世界出生,也就因为他的出世,用自己地生命拯救了所有人类。”说着,老板娘便陷入了回忆。

“呜呜呜…”

漆黑无尽深渊之中,只听到一阵阵小孩的哭声,而一个沧桑年迈的女人紧紧抱着婴儿,痛哭的说道“孩子,既然你已经来到了这个世间,你就应该好好地活下去,从今往后,你就叫李引,引指大家走向希望。”

瞬间,天空飘落着血色的雨,整个世间变成了红色。

十年后。

“哥,咱们可以不要去吗”

茫茫雪山大路之上,有两个人累的气喘吁吁的走着。

他们一高一低,一胖一瘦,背上都背着弓箭,所谓的李引就是那个瘦子。

胖子坐在了地上,身上完全都没有力气再这样走下去,他不满的埋怨道“大哥,都走这久了,这哪里有什么雪芝啊,连半个兔子毛都没有见到,这样下去,真的会死人的。”

这时候,李引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白茫茫一片,感觉眼前也很迷茫,他不由得坐在胖子的边上说道“咱们可以歇一会在赶路,但绝不能放弃一丝希望,毕竟,大家都需要我们,现在也只有我们,只有找到雪芝才能拯救大家。”

胖子也无奈了,他在小声嘀咕,小声埋怨着,至于低估什么,瘦子也没有听清楚,他也不想知道,在李引心里,只有大家的命更加重要。

那个时候李引是县里衙门的小捕快,听从他的头领一切安排,只是因为很多人中了毒,所以请假回家寻找解药,也就是说,整个县里的百姓都中了剧毒,这次县大人交给李引寻找解药的任务。而胖子是他的弟弟,从小就喜欢打猎,所以他整天以玩为主。

“哥,我冷,我真的好冷啊”胖子抖擞着身体,脸面已经冻得有些苍白,李引二话不说脱下外套,将衣服披给他的弟弟,胖子不肯接受,而李引对他笑了笑说道“我不冷,你哥我早冻的习惯了,行了,我们快赶路吧”

他们两个不知走了多久,雪山的山还依然的下着纷纷扬扬的大雪,他们的头发都布满了雪。

胖子看着四处,突然发现南边的远处有一条被冰洁冻得河,他惊唤道“哥,哥,你快看,那边有一条河,河好像也冻住了”

“走,我们过去看看”

但他们兄弟俩靠过去时,河的中间躺着一个luó体女子,而女子相貌长得非常绝美,她长长的头发在冷风中飘逸着,此刻胖子打量着女子的全身,色眯眯地看着,时不时地咬着自己的手,此刻的胖子完全被她的倾城面貌所迷住,但女子的整个身体都被冰冻得很结结实实。

而李引双目紧盯着女子,他没像胖子那样色,只是脑海疑惑的想着,这女子为何会困在这里,这究竟是阴谋还是…

“哥,咱们赶快去救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