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甲空了怎么办 王爷,轻点奴婢疼

手指甲空了怎么办 王爷,轻点奴婢疼

“你们先暂停。”夜汐然的头脑难以清醒,只知道如果再查下去,可能就连影他们都会有所暴露。

影与寒相视一眼,看着夜汐然失魂落魄的离开。

翌日,夜汐然才梳好妆,就听见外面有太监过来,手里捧着的还是平苍帝命几百名绣女,连夜赶制出的流苏裙。

瞧着那裙子火红似血的裙子,夜汐然有些失神,昨夜她想了一夜却还是不信,她不信会是那人动的手脚。

换好流苏裙,夜汐然走到宴会上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坐在龙椅上的平苍帝一脸满意,就连元贞皇后面上都是笑意。

北冥桑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这位汐然公主,他之前就已经见过,这次赶来更是打听出了不少的事情,甚至连前段时间后宫发生的那起奸情,他都知晓。

所以,昨日他只是扫了一眼夜汐然,更多的目光反而是落在那位素来都端庄貌美的大公主身上,可谁知,今日却让他有些意外。

看来世人所说的天生媚骨,也不尽全是,应该说这汐然公主是艳杀天下!

偏过头,看着一旁坐的残废,此刻那只单个的眼眸正不停的往那汐然公主身上打量,嘴角勾起一抹讽刺,还真是让他捡了个这么大的便宜。

像是没有察觉出北冥桑的想法,北冥戟的目光依旧没有收回来,只是若是有人仔细看,会发现他的眼里并不是惊艳而是带着深意的浅笑。

夜汐然坐在位置上,随意扫过四周,看着今日的元贞皇后还有婧妃倒是都到场了,红润的嘴角慢慢的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汐然公主还真是如传闻一搬的貌美似仙。”

一道声音打破沉寂,众人看过去才看清原来是一个小国的皇子,前两日可能还没到,所以今日才会被惊艳如此。

“是啊,所以娜朵今日甚是期待与汐然公主的切磋。”那胡克族的公主又看着夜汐然出声。

她今日穿的不同于前两日几国都通有锦裙,而是一身图案奇特的胡克族服饰,配上胡克族高挺的五官,倒是凸显出于夜汐然不同的野性之美。

夜汐然将娜朵的神色收进眼底,其实她倒是挺羡慕这位异族的公主,最起码胡克族的统领是真心疼爱她,所以,就连昨日的事情都是没有怪罪,她也才能做到什么心思都在脸上。

她倒是难得好奇起来,这娜朵公主到底之前与她的那个好姐姐究竟有什么冤源,才会迁怒到她身上。

“汐然也非常期待与娜朵公主的切磋。”夜汐然对着那边带着些挑衅话语的娜朵,神情淡然的说。

娜朵见她这样,一时之间又有些恼羞成怒,愤愤的坐下,直接把头扭到别处。

平苍帝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大笑了几声,“果然是小女子之间的话题比较多,不过,才第一次见面就已经生出了这么多惜昔相印的意思。”

夜汐然低垂的眼睑有些冷意,她的这位好父皇还真是能言善辩。

想必就是因这个,母妃才会至死都那般的爱恋他,只是夜汐然从小就不喜平苍帝,哪怕,在这后宫的子嗣中她与城弟的封赏最多。

可十岁那年的事,让她惊悚至今,而且若是昨夜的事真的与他…夜汐然敛了敛眸,将脑袋里那些阴暗统统扫去,再次抬头,偏生又看见了最不想见到的那人。

白子墨坐下的时候,目光便往那抹红色望去。

她真是不管什么面目都能美的如此潋滟,握着酒盏的手有些慢慢开始泛白,嘴边带着几许的苦意。

可惜不管什么样的她,都不是他能握住的了。

“四皇子到!”太监独有的尖细嗓音在洗梧宫响起,众人从刚才的惊艳中缓过神来,不少人都紧紧的盯着走近的少年。

他们都想看看那个从十四岁就征战沙场的少年,究竟是何风采!

待到少年走近,众人才逐渐看清楚他的样子,狭长的眸子,秀美的五官,真真是位俊朗少年,人群中都不免传出几声惊叹。

若不是那略带小麦色的皮肤,他们根本不会将他与战场中杀敌无数的战神联想在一起。

“见过父皇!见过…母后!”夜连城在看向元贞皇后的时候,那双漆黑的眼眸几乎就要隐藏不住杀意。

他虽不在苍城,但是他也知母妃的死,定然与元贞皇后少不了关系。

“城儿快快起来,来人赐坐!”平苍帝笑着说,然后便转头对着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太监又嘱咐了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