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少妇yy小说 上官秋月和春花有孩子吗

都市少妇yy小说 上官秋月和春花有孩子吗

夜辰按照地图步骤走,已经连续赶了十天十夜,从来没有片刻休息过,当他感到饿了,就会吃包袱的干粮,而渴了,就会喝河边的清水,为了赶路,哪怕有时候不吃不喝,也是值得。

当到达长安大街时,大街很繁华,各种买卖,各种呦呵声响起,而且还有各种热闹在演奏。

“驾!驾!”

一辆豪华的马车像受了僵的狂飞而过,同时吓到了在场的路人。

这时候,夜辰看到,大街上竟然还有人在道路上,慢慢悠悠的走着,不过看着他那装扮的样子,很像算命的道士,他戴着墨镜,手执白旗,上面写着一个命字。

他感到郁闷,这算命的人不要命了?

“驾!驾!”就在这时,马车上的马夫毫无留情面的冲了过来,在那危刻瞬间,夜辰猛然推过不要命的人,而马车顺着道狂飞而过。

“喂,你不要命了?”夜辰扶起他,然后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淡然说道。

“小伙子,你知道那辆车是什么车吗?”

算命人摸着自己胡须,笑然说道。

“什么车?不就是马车吗?”

“它是丧车,据我所知,里面装的人是一具死尸,死尸的人身体已经被腐烂,他是王府的王老爷。”

“王老爷?”

难道是……

“你知道?”见夜辰沉思不已,算命人惊讶的问道。

王老爷的死讯,他自然清楚,但有些事不能随意嚣张。

“也是听说而已,不过我想知道,王老爷的尸体,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这是夜辰最想问的,他记得尸体焚尸灭尽,可又怎么会出现这里。

算命人冷笑了一声,他往前迈了一步,双目紧盯着眼前说道“无知小辈,自然尸体被找到。”

“呃?怎么可能……”话说道一半,他便咽了回去。

“嗯?”

算命人疑惑的撇了他一眼。

“呃,前辈,此事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晚辈就先告辞。”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开。

“慢着!”算命人大声喊了一声,连忙赶追夜辰。

“你跟我天生就有一面之缘,要不这样吧,我给你算卦,你给我钱怎么样?”算命人一边跟在夜辰身后,一边喋喋不休。

“没钱!”

“要不然,你就先欠着,还有,刚才你救了本老卦的算命根子,算是一报还一报,喂,你别跑啊,等等我啊,我给你算卦。”

……

每个人都有一副脸皮囊,有人嫌弃,有人喜欢,但有人厌恶…

而我,一生只是戴着面具,为他人苟活着…

山峰之上,封一山慢慢揭开自己脸上的皮囊面具。

风刮过他眼前散乱的刘海,在刮过那刻,能清晰的看到他那脸上被腐烂的疤痕。

突然感觉自己很好笑,是一个极大的笑话。

“交代你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

一个声音,在他后面传来。

封一山回过头,便看到一个穿着蓝衣袍的人站在他的眼前,手依然擦着他那把冷剑。

“寂?”封一山双目紧盯着他,眼底一丝疑惑。

“怎么?见到我很意外吗?”寂看着自己手里的那把剑,淡然说道。

封一山双腿而跪,低着头,不敢抬头看他,同时,嘴唇微微颤抖,说道“没有,欢迎寂的到来,那件事,我已经办好了,她的身体,已经按照你的旨意安排了。”

听到这里,寂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满意笑容,说道“这么说,你办的事,没有让我失望。”

封一山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垂着头,听从安排。

“这次我来,再让你替我办一件事情,倘若你办好了,我会给你一粒解药,治好你脸上疤痕。”

“真的吗?你真的可以治好我脸上的疤痕?”

封一山顿时欣喜,他想变得完美,想跟正常人一样,有着洁白无瑕的皮囊,就算付出代价,也心甘情愿。

那么,他真的能治好自己的皮囊吗?

寂往前迈了一步,靠近他,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想让你成为盗梦境的主人…”

话落,手中的剑,直接插进封一山的心口。

“你…”

他,愣住了。

双手捂着正在流血的心口,缓缓地倒在了地上,身体感到无力,压根没有说话的力气,双目死盯着蔚蓝天空。

不敢相信,自己会死在他的手上。

而,寂一脚踩在他的身体,冷冷说道“只有死人,才能成为盗梦空的主人,所以,你必须要死…”

然,封一山咬着牙关,在地上挣扎,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被人所利用。

正在这时,寂伸出手掌,想要给封一山最后绝命一击时,突然,狂风怒吼,漫天飞舞的灰尘随风刮起,整个山峰,覆满了浓烈黑雾,看不见周围视线。

直到眼前黑雾慢慢散开,此刻,寂才发现,封一山已经不在了,这竟然是一场圈套,想到这里,他双手紧紧攥着拳头,往后迈了一步,原本将要煮熟的鸭子得到手了,可谁想而知,却让他无心放飞了。

“他人呢?”

一个娇媚女人的声音在他背后传来。

然而,寂并没有回头,因为现在的他,没有脸回头。

“一个小小的封一山,你都没有得到手吗?上次让你抓回那小子,可结果呢,你又办了什么窝囊事!”

“那你呢?”寂低着头,咬紧牙关,冷冷说道,听着后面女人的训斥,内心却是烦躁,他忍受多少侮辱,就在此时,将要爆发了。

轰!

从她的手中拿出一条长钩子,直接向寂横扫而去。

‘噗!’的一声,寂直接一脚而跪,口吐鲜血,无力的身子用双手支撑着。

后面的女人冷哼了一声,说道“怎么?是不是不服气啊?你要是因为自己委屈,我可以让你痛快地去死。”

“求,求阴女,不杀,如果可以,我现在就去找他,他中了我一刀,兴许现在没有走远,我会拿着他的人头,戴罪立功。”听到死,寂变得慌张起来,同时他的神色也变得紧张起来。

而眼前的阴女转过身来,她轻轻的扬起嘴角,露出妖魅的笑容,她那般细纤的手指指向他,说道“好,可以不死,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另外,尊主说了,捉拿夜辰,阴虱祭祀之时,必须办到,要不然”

说着,阴女缓缓走到寂的眼前,双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说道“你会死,死的时候,很惨很惨。”

寂的身体,不停地颤抖,他低着头,微微说道“是…”

噗…

在竹林处,封一山吐口鲜血,他的一只手趴在一根竹子之上,而另一只手捂着还在流血的伤口,脸色看起来很苍白无力。

“主子,你要撑住,你会没事的,相信我。”丑女人双手扶着他的胳膊,想要带他去找太医,天真以为太医真的能治好他的伤口。

“你别碰我!滚!我,我再也不想看见任何一个人!滚!滚啊!”

封一山一把狠狠的推开她,直径往前吃力的走去。

走起路来,整个身子一摇一晃,没走几步,他又跌倒了在地,双手扶持着竹树,整个人瘫痪在地,而口中的鲜血不停的吐来。

突然,他扬起头,大声的苦笑起来,把曾经所受的委屈,所忍受的痛苦,用笑都统统发泄而出。

“哈哈哈…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我的事情还没有做完…”

丑女人蹲在地上,看着他像发了疯的疯子,内心不知什么时候对他怜悯,有时候想想,一个人就算曾经犯了再大的滔天大罪,但有时候,他曾经也是可怜之人。

有些事,他被现实所逼!

“你知道吗?曾经我已经死过一次,我的脸,已经渐渐被腐烂,当时原以为我会死,我会死的很难看,特别难看,可令我没想到的是,阴虱王将我重生,让我重现这个人世间,他命我,要帮他杀人,为了苟活,我杀了,而且杀了好多好多人,那些贪婪的人类,在我的手里,没有一个能活的了。哈哈哈…我衷心耿耿对他们,可结果呢?我又得到了什么?我不甘心!我不想死…”

说完,他口吐鲜血,趴在地上苦苦笑着。

 他不认命,他知道自己已经是一个死人。

巅峰之上,苍翠的群山重重叠叠,宛如海上起伏的波涛,汹涌澎湃,雄伟壮丽.

夜辰打开手中的地图,仔细看着地图的画符。

“小子,到底,到底还有多久才能歇一会啊?”累的前贴后背的算命人,在后面大声的嚷嚷道,他将手上的旗子扔在地上,气喘吁吁的趴在地上。

夜辰回过头,一脸无语的摇了摇头,说道“你不是说自己很厉害吗?什么事都难不倒你,怎么?我去哪,你应该知道才是啊。”

“你…”算命人指着夜辰,无言以对。

“大哥啊,我还是劝你,你还是从哪里来,给我回哪去吧。”

算命人站起身,嘴里叼了一根稻草,大大咧咧的说道“怎么可以让我回去,我这人什么都不好,唯独好的地方,就是欠别人,一定要还,既然你救了我,至于我嘛,就一定帮你到底,走吧,还有多远?”

夜辰低下头,淡然说道“翻过这座山,如果没意外的话,两个时辰就到了。”

两个小时辰后,终于达到了山顶。

四周弥漫着浓浓的黑雾,夜辰漆黑的眼眸紧盯着一座座冰冷的墓碑,眼里透含着莫名的悲伤。

“我去,终于爬上来了,你这小子没事找事啊,黑雾雾的啥也看不清。”

夜辰没有理会他,直径往前走去,他打量着四周,寻找自己想要寻找的墓碑。

在一个角落里,他清楚的看到,一个熟悉的墓碑。

当他要迈出一步时,算命人即刻伸出手挡住了他的去路,目光严肃说道“别往前走,这里的雾,都散发着尸气,而且你要找的墓碑,根本就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