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肉高冷受被做哭 血柠檬严厉调教

bl肉高冷受被做哭 血柠檬严厉调教

正愁着,陆青封洗完澡进来,末梢凌厉的短发还沾着水雾,沐浴露的清爽味道煞是好闻。

徐徐警惕的坐起来,狡黠的小眼神瞄了一眼。

世上真有种男人,白天温文尔雅,夜晚性感撩人。

把丝质睡袍穿得这么矜贵高雅,陆青封这身材简直了,可能这张脸的功劳也很大。

男人察觉到她的视线,扶在腰带上的手指勾了下,腰间一松,胸膛露出一截。

徐徐瞪大眼睛,小脸涨红。

她抿着小嘴,余光有一下没一下的偷偷瞄,要流鼻血了。

“在看什么?”

男人突然转身,似笑非笑的睨着她,徐徐心虚的坐直,“我才没看!”

“哦,这是什么?”陆青封修长的双指捏起笔记本的一角,徐徐这才知道自己会错了意。

她尴尬的缩了缩肩,娇嫩的唇瓣抿着。

再张眸时,男人儒雅清冽的脸庞就在眼前,她吓得差点倒下,后腰被灼热的手掌及时捞住。

陆青封勾唇,“脸红什么?”

“有吗?”徐徐讪讪的干笑,“我热。”

男人目光深意的扫了她的身体,“可以脱,我不介意。”

徐徐咬牙怒瞪着:“我介意!”

她羞愤的钻进被窝里,被子一拎盖住了脑袋,蓦地,又露出两只眼睛来。

“陆青封,我俩虽然是夫妻关系,但毕竟有名无实,你以后在家里注意点,不要太浪了!”

说完,咻的缩了回去。

男人终于没藏住笑,眉梢轻轻的挑了挑。

扫了眼笔记本上的条条杠杠,搞定大总裁的无数种策略?

挽唇,他喜欢“搞”这个字。

……

接下来的几天,徐徐锲而不舍的往兰陆跑,可结果都是一样,难免有点灰心丧气。

这天,她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给蔡总打个电话,道个歉。

大女子能屈能伸,如果道个歉能解决问题,何乐而不为?

可是想着这大半年,蔡总变着花样的折腾她,又是要送礼又是要请客,又是叫她等上一天又一天。

还想睡她?

徐徐觉得,要是跟他道歉,他岂不是要上天?

左思右想着,电话进来。

她吃惊的张大嘴巴,蔡总?

徐徐颤着小手接通,对面蔡总似乎心不甘情不愿道:“今天下午两点,带着你们的策划案过来公司。”

刚说完就挂了。

徐徐有点懵,这转变有点太快了吧?

不过,太惊喜了!

她立即起身往经理室冲,安妍迎面过来,冷嘲了声:“又不知闯出什么祸了。”

徐徐脚下刹车,回头搔首弄姿,“要让你失望了,这次老娘就要扬眉吐气了哈哈哈……”

“真的假的?”

安妍表示质疑,嘴角抽了两下十分不屑。

……

下午两点,徐徐准时到达。

这次是光明正大从大门进来的,路过保安的时候,别提多解气了。

二十楼会议室,里面空无一人。

“麻烦稍等。”

“谢谢。”

徐徐有点紧张,捧着茶水瑟瑟发抖,她抿了小口问一旁的原加,“经理,万一我待会儿没发挥好,你可别怪我。”

原加咬着牙缝威胁:“我不怪你,我扒了你的皮。”

“经理,我的手抖得更厉害了……”

两个人小声交流着,会议室的门被推开,蔡总黑沉着脸走进来。

徐徐正要打招呼,倏然呆住。

一瞬间,天旋地转。

紧接着走进来的男人,清俊英气的容貌,那双眸逐渐搁在徐徐脸上,很快,又收了回去。

冷淡的反应,好像他们是陌生人。

而就在几天前,他还发来微信,说突然想她了。

叶锦城,徐徐相恋三年的男友,一年前承诺要娶她,却在婚礼那天突然消失。

徐徐用半年的时间找他,等他,甚至以为他出了什么意外。

却在半年后彻底绝望,她在当时迫不得已的环境下,选择跟只有一面之缘的陆青封闪婚。

想过无数种重逢的场景,真是没想到,会是这样针锋相对的时刻。

“你好,我是叶锦城,这次很荣幸可以跟贵公司一较高低。”

叶锦城伸出手来,疏离客套,徐徐攥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