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用医用床 逆天邪神黑暗改编hh

家用医用床 逆天邪神黑暗改编hh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有人来过?

夜辰蹲在地上,慢慢地掀起黑衣人的衣服,他双目紧盯着黑衣人,仔细的观察着,但看了许久,没有一点线索。

“爷爷…”良久,夜辰意识到有些不安,他喘着气,连忙狂奔屋中。

‘咣!’的一声,将门踹飞在地,吓到了里屋的人。

下一刻,这才看到,一个骨瘦如柴的老汉被绑在木柱之上,蓬头垢面的脸面,增多了几分不甘和无助。

“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杀我…”老汉神情慌张,眼底下全是惊恐。

夜辰仔细打量,心里暗想道,这个人,不就是杨镇村的村长吗?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虽然屋内不是爷爷,自己的内心有些失望,但找到了杨镇村第三个能活下来的人,这也算一丝希望。

“你就是夜辰那小子?啧啧啧,果然不同凡响啊。”

声音是从身后响起来的,而且还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那意思是说,是你师父要找我?”夜辰微微紧皱眉头,在余光中,便看到了一个婀娜多姿般的女人身影。

“小子,蛮聪明的嘛,不用我说,你也知晓,看来真的没有看错你,今晚,我要定你了,我师父是派我来找你,原想着如果这个叫夜辰的小子不是你这般模样的话,我定要杀了你,拿人头祭祀师父,可不忍心,不如,今晚咱们就在这里办了吧?如何?”说着,女人妖媚的靠近夜辰,缓缓地,她伸出一双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搭在夜辰的肩膀之上,鼻息缓缓的嗅着他的皮肤,这种时刻,夜辰却有种厌恶的感觉,猛然推开她,眉头紧蹙愤怒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师父又是何人?”

这时候,才清楚的看到她的容颜,虽然绝美,是很多男人喜欢的女人,但对于夜辰来说,他根本看不上眼,像这种随意的女人,夜辰也看厌了,再者说,男女之情,他一向没有兴趣。

当他往前迈步时,才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身,他咬着牙关,挣扎着往前迈步,但脚始终不听使唤的站在原地。

此刻,夜辰看到眼前女人一抹笑容,才意识到,她刚接近他时,早已经被定了穴道?

“到底有何目的?”他愤愤的质问道。

女人并没有吭声,她毫不羞耻的笑了一声,仍然靠近夜辰,嫩白的双手怀搂着他的脖子,妖媚的说道“想做什么?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对你的爱意吗?今晚我想跟你春宵一刻,你是否可愿意?”

夜辰撇过脸,眼底含着不甘的愤怒,大骂道“愿你妹啊,你跟老子春宵一刻,你也有资格?”

女人听后,脸色微微一变,她别过夜辰的头,用手狠狠的捏着他的下巴,眼底一丝杀意闪过,如果他长得不够帅的话,那么就凭夜辰的一句话,一定死的很惨。

“给我乖乖地躺在床上等我…”

女人的一句话,夜辰震惊不已看着自己的腿竟然不听使唤的往床上走去,他就算再有不甘心,但无法阻止了自己的腿、

“妖女!你究竟在我身上做了什么妖法?”夜辰大吼,就算被受控制,但他还有,没有受控制的嘴。

“没什么,只是中了我一点小小的受控散而已,只要你乖乖地配合我一下,我就保证你能活到明天。”

“受控散?那是什么?”夜辰不解的问道。

“你不知道,其实很正常,受控散呢,是一种能让人受控制的散毒,刚才我的确在你的身上散了一点点受控散,然而你的脚,以及你的身体,只要我的命令,你就不得不听。”

说着,女人脱掉身上碧绿的翠烟衫,慢慢靠近床上的夜辰,她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划过他的脸庞,而嘴角上扬的诱huò人心的一抹笑容,低声说道“为什么不说话?对我动心,你就直说,我是不会介意的。”说完,弯下头嘟起鲜红的嘴巴,唔唔唔的亲向他。

“停!”眼看就要接近他的嘴角,他大吼一声,吓了女人一跳,也阻止了这个场面,这个时候,虽然已经自身难保,但他绝对不会跟这样的女人做出这等事来。

女人拍了拍自己的xiōng部,娇气的说道“你干嘛这么一惊一乍啊,人家还没有亲你呢,来来来,快让我亲亲嘛。”

“额,那个,晚点跟你亲,行不行?”

“额,为什么?”

“因为还有很多事等我处理,只要我办好,咱们,咱们立刻成亲,你看成不成?”

“成!”

这么爽快?

夜辰一愣,他原以为女人还会对他喋喋不休,没想到这么事情会这么顺利。

很快,女人解开了他体内的散,瞬间,整个身体也变得轻松多了,他示意活动了一下胳膊。

女人拍了拍手,很豪爽的说道“好,我就等你的事办好了,跟我一起见我师父,到时候一定要娶我,如果你不讲信用,那么,你体内的残毒将会吞噬你的内脏。”

残毒?

夜辰捂着自己的心口,有些震惊,这女人的幕后还真的有那么一手,看来他还真是刮目相看了,为了能留活一时,他也只能伪装情绪,毫无在意的说道“我怎么是那种人,只要找到我爷爷,我立刻就跟你成婚。”

女人听后,脸面羞涩红润起来,她扭过头,偷笑道“这还差不多,这下我找到心目中的男人,我倒想看看师父有多惊讶,哼,往后再让他小瞧我没人要的孩子,对了,我叫岚萤,嗯,既然要成一家了,以后我就叫你相公好了。”

“相公?这么直接?”夜辰震惊不已,差点被吓死,他见过漂亮的女人,但没见过还没过门就喊相公的女人,难道这女人是缺爱吗?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求你,不要杀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周围全是血,水,水里也都是血,血,大片的血,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在柱子上,老汉慌慌张张的说道,他拽着头发,好似已经疯癫。

夜辰走过去,蹲下身子,双目紧盯着老汉的早已失色的眼睛。

“这老头变成这般模样,可不是因我而起,他实在太怪了,一会疯癫,一会正常的,本来想给他一番教训,谁知…”

“拿水来!”岚萤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夜辰一口打断说道。

“什么水?”岚萤愣住。

“端一桶冷水,我们这边有冰窖,一年四季,水永远都是冷的。”

“哦。”

过了一会,岚萤从冰窖里端了一桶水送来,夜辰却毫无犹豫的端起水桶直接泼在了老汉的身上,这样的举动,吓到了旁边的岚萤。

“冷,冷,好冷…”

老汉晃了晃脑袋,虽然身体颤抖,但他被水这么一泼,至少清醒了不少。

“村长,你还记不记得我?”

老汉慢慢仰起头,沧桑的眼眸紧盯着眼前既陌生又熟悉的人,而乱糟糟的头发已经被水浸湿了,还不停地往地上滴落着水。

终于在记忆里,他认出夜辰的模样,不过脸上表情并不是笑容,也不是震惊,而是怒火冲烧,缓着气息说道,“你,你还有脸回来,早知道,早知道二十年前,直接,直接将你爷爷横扫村外!要不是你们,要不是你们,杨镇村就不会屠杀!而我,而我也不会落到这般如此下场!是你,是你们,害我变成这样,我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你们…”说完,他喘着气,仰天哈哈苦笑着,杨镇村被屠杀,他的亲人也残死在黑衣人的手里,没有能力去报仇,那么回过头想想,倘若一开始没有尘老的存在,更没有夜辰的存在,是不是杨镇村还是像往常一样过的无忧无虑,虽然有时候受点杨飞的委屈,但也不会妨碍他们继续的生活。

可现在,一切都一无所有。

夜辰听着老汉的话,往后退了一步,其实内心也很自责,他始终不明白,身上究竟藏着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自己一心保护着爷爷,保护着所爱的亲人,可终究逃不过天命二字。

他是谁?他究竟是为谁而活?谁能告诉他应该怎么做?

慢慢地,老汉恢复了情绪,他低着头,面无表情的说道“夜辰,既然事一出,我已经恨不起来了,你爷爷,曾经告诉我,在你的屋子里,床铺下,压着一本书,他说,这本书,请你,请你一定保存好,无论如何,都要相信这本书的代价,还有,还有就是,一半残卷,在一个人的手上,他是,他是,冷…萧…”

说完,老汉缓缓闭上了眼,他不再说话,再也没有一丝的动静。

岚萤伸出手,给老汉把脉,一副认真的表情说道“他已经死了,脉搏停止了跳动,身体也变得惊硬起来,报告完毕。”

夜辰无心情说话,他忧伤的目光盯着已经死去的老汉,低声说道“把他葬了吧。”说完转过身,就往自己屋内走去。

“喂,那你呢?你可别扔下我,要不然我就让你现在就死。”

走进向往的屋内,发现屋内变得很混乱,桌子椅子都被人摔得粉碎,他来到自己床边,在床铺下果然找到一本书,看着早已破旧的书,眼里有着说不出的复杂。

他翻开一页又一页,并没有看到书上的任何字迹,整页一面空白。

“无字天书?爷爷留给我,是为了什么?”他眼底闪出一丝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