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抱你的时候在闻你 边上楼梯边进入

男生抱你的时候在闻你 边上楼梯边进入

唔——

叶安然没反应过来,嘴就被人捂紧。

“嘘,是我。”

苏绍凛压低了声音,将她拉后了些,见没惊动守卫这才放心。

“你不必装了,”叶安然冷冷地看着他,“你跟斩烈风时一伙儿的。”

刚才回家发现打开的衣柜和跌落在地的衣服,苏绍凛就猜到了七八分。

他蹙眉看叶安然,“如果我要把你交给他,就不用浪费时间救你。”

叶安然犹豫了下,她不知道是否该相信他,苏绍凛看了眼守卫,“先离开这儿。”

“如果你不是他的人,帮我逃出去!”叶安然握住他的手。

苏绍凛眼神微动,听说斩烈风派人四处找她,他这么紧张她,一定是有原因的。

“你根本无法靠近那扇门,就算活着出去,最终也会死在外面。”

叶安然的心瞬间沉入谷底,这是她唯一一次离城门如此之近,她隐约觉得,如果这次错过了,也许就再也没有机会……

刹那间,叶安然推开他,拼尽全力朝铁门冲过去!

糟糕!

苏绍凛暗叫一声不好,已经有个守卫绕至他们这侧。

他不敢犹豫,迅速抬手,一道银光擦着叶安然的鬓边,直射而出。

守卫一声闷哼,身体朝后躺倒下去,眉心插着一把精致的飞刀,苏绍凛立刻扶住他的尸体,小心地拖至角落。

电光火石的瞬间,他就解决了一个守卫?

叶安然怔怔地看着他,杀人毫不迟疑,丝毫不逊色于斩烈风。

“走!”趁她失神的功夫,苏绍凛拉起她转身就走。

突然,乌黑的枪口支枪抵在了两人的面前……

“绍凛,你的身手,丝毫没有退步。”

斩烈风冰冷的声音,跌落在渗人的夜色中。

叶安然的心瞬间收紧,对上那双森然的眸子,满脸惊恐。

苏绍凛迈上前一步,挡住她面前的枪,“不关她的事。”

斩烈风看了眼死了的守卫,“在亚兰,杀人是死罪,更何况……杀的还是我的人。”

苏绍凛没说话,只是盯着斩烈风,气氛异常得紧张,一旁的守卫大气儿都不敢出。

“我该拿你怎么办呢?”斩烈风危险地眯起双眸,拔出了匕首。

细微的出鞘声,嗡嗡传入耳,叶安然连呼吸都变得急促。

眼见他的匕首抵在苏绍凛的脖子上,她忽然开口,“斩烈风,我跟你回去,放了他!”

苏绍凛愣住,她不是费尽心机想逃走吗?

守卫面面相觑,居然有人敢跟将军谈条件,还直呼其名,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斩烈风剑眉不动声色挑了下,“嗬,如果我不同意呢。”

叶安然的眼底闪过慌乱,原以为自己是唯一谈判的筹码,可她忘了斩烈风的情绪瞬息万变,她根本猜不透。

苏绍凛垂眸,“不如我跟你回去,你放了她如何?”

斩烈风冰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玩味,嘴角轻扬,“嗬,还真是令人意外……”

苏绍凛打定主意,抬头跟他对视着,“她不属于亚兰,所以不受你的管辖。”

斩烈风若有所思地点头,他来到叶安然身前,将一副手铐掷在地上。

“戴上这个,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奴隶。”

“那你会放过他吗?”叶安然急切地开口。

“叶安然!”

苏绍凛神色一变,她摇了摇头,“你还有阿俊要照顾,在监狱他救过我,我不能害他没了哥哥。”

听她提起监狱,斩烈风的心情莫名变得很差,匕首尖对准苏绍凛,“我数三声!”

“好……我答应你!”

叶安然只能俯身捡起手铐,锁住了自己的双手。

“跪下。”斩烈风冷冷地看着她。

“她只是个女人而已。”苏绍凛的眼神都变得凌厉了几分。

斩烈风森冷的眸子落在叶安然身上,一字一句地开口:

“女人,记住,你只是我的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