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不拔一直都在里面 一边骂人一边c

一夜不拔一直都在里面 一边骂人一边c

接连两天的惊吓,让我现在对这梦境中突然出现的小小亮光也充满了恐惧。转身想躲,然而它坠落的速度和地方,根本不容人躲避,一瞬间,还没看清楚到底是什么,那道亮光却已经落进了我的身上,瞬间消失不见。

“这是什么鬼?”

突发的意外,吓的我早已从地上跳了起来,拼命抖落着身上所有的衣服,上上下下,却没有任何东西从身上掉落出来。这,这是直接进入身体里了吗?

“可馨,救命啊!”没出息的再次大声哀嚎了起来,不一会,冉可馨就飞回到了我的身边,焦急的看着我那张欲哭无泪的脸,“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你又发现什么可怕的东西了?再哪?快告诉我?”

可馨拉着我上下打量一番后,满脸焦急却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看着我不断原地打转乱跳,有点无措的拉着我的一只手,站在一旁为我干着急。

却没有注意,在她拉住我手的一瞬间,本已消失的亮点却从我的体内突然冒出一丝微弱的银光,隐没在了冉可馨的掌心中。

“啊!又消失了,快看啊!”

而这有如科幻电影中的一幕恰巧再一次被我看到,惊讶的瞪大眼睛盯着着我们紧握在一起的手,想要将冉可馨的手拉近点近距离观察时,却不料身体却突然被猛向前推了一把。

在没有丝毫的准备下,巨大的力量将我推得向前连踏几步,整个身体就这样走出了楼顶,从高处直接向着地面坠落而下。

摔落的霎那,我恍然发觉,灰暗的天边,竟然缓缓出现了另一个陌生男人的身影,正快速的向着我们刚刚所在的楼顶飘来。

飘逸的水蓝色长发,飞扬的黑色长袍,和如同刀刻出来的英俊五官犹如从天而落的天神,和自己梦境中的男管家简直天壤之别。

宛若二次元走出的美男,这是现实社会根本不会存在的人间绝色,不可能是我梦境中创造的人啊?!

从高空中快速的下坠,耳边不断的划出如哨般的破空声,我的心里却并不太慌张,而是满满的怨气,不断的诅咒道:冉可馨,你是色鬼投胎的吧,又来这一套!这可是几十层楼的高度啊……

眼看着就要坠落地面时,一向木讷的管家却又突然悬空出现在我的身边,笔挺的身形,那张始终被迷雾笼罩的脸,竟然在此刻慢慢的开始淡去。

刹那,我竟然慢慢的升起一股错觉,只觉得那道厚厚的迷雾中,一道迫人的视线正在紧紧盯视着我所发生的一切。

快速的坠落感彻底让我从这个梦中醒来,抚着狂乱跳动的心口,一下从床上坐起,脑海中却不断浮现着最后从梦境中出来时怪异的一幕,那管家……到底是怎么了?

外面漆黑的天空证明时间还早,借着窗外的月光,看向一旁的闹钟,时间显示,离我入睡也不过刚刚过去十分钟。

这么久,竟然只过去十分钟吗?带着重重的迷惑,我负气的平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耳边冉可馨均匀的呼吸声,却让人越想越气闷。

忽略掉人偶管家,反正也是个没有意识的假人,反倒是刚刚在梦境中发生的坠楼意事故,我转头狠狠瞪了眼身边沉睡中还带着笑意的冉可馨,“臭丫头,真没义气,现在和帅哥一起开心了吧!”

哀怨的看着冉可馨姣美红润的笑脸,我心中澎湃的怒气几乎就要决堤,回想着多年来围绕着我们的一切,真有一种想把她踹下床的冲动。

虽然和可馨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但其实十几年来自己一直都活在她光辉的阴影之中,无论是学习,外貌,处事为人,她都如一座高山般挡在我的身前。

这些并没有让我感觉嫉妒,甚至还暗暗窃喜的认为,这么优秀的人可是我柳靖柔的死党。

然而随着年岁的增长,情窦初开的时候,我突然发觉,我们竟然连喜欢男人的类型也是如此的雷同,结局就是只要是我喜欢的人,全都投入了冉可馨的怀抱之中!

“不行,现实中我让着你……好吧,是抢不过你,但梦里可是我的天下,怎么还能让你抢我男人。”愤懑的说着,人也快速躺会床上,紧闭着双眼想赶紧回到刚刚的梦境。

我迫切的想要重回刚刚的梦境续梦,然而事宜愿为,愤懑激动的心情根本没有丝毫的困意,瞪着双眼大脑却兴奋的幻想着逮到她后一顿凌虐的画面,而久久无法顺利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