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主角是陆凉潄靳焕的小说 靳总追妻太甜了在线免费阅读

男女主角是陆凉潄靳焕的小说 靳总追妻太甜了在线免费阅读

《靳总追妻太甜了》是一本巨好看的言情小说,作者是有名的网络作者莫锦书,小说男女主角是陆凉潄靳焕,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前励志后苏爽,非常的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靳焕是全校师生追捧的男神教授,忽然有一天,这个男人成为了陆凉潄的未婚夫,女人对此颇感压力山大。为了保命,她与男人约法三章,“在学校不许看我,不许牵我的手,不许透露我们之间的关系!”后来,他们的关系还是暴露了,她被黑成了狗,男人摇身一变,成了身家上亿的大总裁,一出手就摆平了所有流言蜚语。

《靳总追妻太甜了》 第1章 你已经醉了 免费试读

K市。

路易王登酒店在霓虹万丈的夜色中巍然耸立,散发着与众不同的暗光,低调而极尽奢华。

“靳先生,你是住这间吗?”陆凉潄微喘着气,累得额角都有了些薄汗。

“恩。”被陆凉潄称作靳先生的人闷闷的答了一声,好像真的醉得很深。

他一手搭在陆凉潄肩上,脑袋有气无力地偏向一边,由于身材高大俊挺,为了配合陆凉潄的身高,所以他曲了两条大长腿,将全身的大部分重量都依靠在陆凉潄身上。

“别别别,别在这里……”陆凉潄正准备刷卡开门,却被身上突然而来的重量压得往旁边退了一步,连忙伸手搂住了男人的腰。

走廊里有工作人员正带着顾客进房间,听到陆凉潄的惊呼,不免侧目来看,看到紧紧搂抱的两人,都心领神会,嘴角露出暧昧笑容。

陆凉潄有些尴尬,只得急忙将门打开,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男人拖进了房间。

“热。”

陆凉潄从沙发上爬起来,正想喘口气,却听见男人吐出这么一个字。

热?

“你热我能怎么办,再说……”陆凉潄脱口而出。

不过很快她就后悔了,因为她听见男人回了一句,“给我把衣服脱掉。”

What?!

“先生,这样不太好吧!”

虽然对这位新来的教授是久仰大名,不过真正见面,这还是第一次。

想她陆凉潄虽然在这奔放的新时代“摸爬滚打”了二十年,自诩思想相当开放,但给醉酒的陌生男人脱衣服这种事,恕她无法接受!

男人本来紧闭的眼帘掀开一条缝,在陆凉潄身上扫了一圈后又闭上,动了动喉结,痛苦地闷哼一声,身子也蜷缩起来。

他的一只大掌摸上自己的领带,杂乱无章地扯动,只不过扯了半天,那领带依然好好地挂在他脖子上。

男人皱了眉,似乎更加痛苦。

见他这副样子,陆凉潄有些看不下去了,为了安抚自己蠢蠢欲动的同情心,她三下五除二的给他把领带解了,随手扔在地上。

男人又去解自己的衬衣扣子。

陆凉潄一不做二不休,咬了咬牙,仍然去帮他解扣子。

只是当她的手指无意触碰到他有些灼热的胸膛时,她竟然没出息地抖了抖,好似他身上有电似得。

早就听说这位教授大人丰神俊朗得人神共愤,陆凉潄一时没忍住,盯着男人的脸看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最后视线下移,看到男人肌理分明的胸膛,才小脸一热,移开了目光,专心解扣子。

“没事没事儿,又没做其他的,清者自清。”陆凉潄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将最后一颗衬衣纽扣也解开了。

因为陆凉潄在解扣子的过程中一直把头偏向另一边没敢看,所以她并不知道窝在沙发上的男人一直勾着嘴角笑望着她,那眼眸如暗夜里绽出星光,哪里像是醉酒的人。

陆凉潄长舒一口气,开始打量房间里奢华低调的陈设,她额上的汗珠如晶莹的露珠滚落,“这下总不热了吧,要不是有事求你,我才不会做这样的事。”

男人闭上眼睛,又皱了眉,一只手摸向自己腰间的皮带。

陆凉潄被他的动作一惊,猛地从沙发上弹起来跑到一边,心脏在胸腔里咚咚咚地猛跳,“靳先生,你……”

陆凉潄话还没说完,那男人却自己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朝里间卧室走去了。

陆凉潄抓起自己的包,转身正准备逃走,却听见里面传来哗哗地水声:原来男人是去淋浴了。

手机在这时候响起来。

“潄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他答应了吗?”是柏颜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期待。

陆凉潄咽了咽口水,望了一眼卧室的方向,“表姐,我……”

“难道你失败了?他没答应?”柏颜的语气一下萎顿下去。

“不是不是,我正在和他说呢!你放心,我保证他一定会答应的!先不说了表姐,等会给你好消息!”为了不让柏颜失望,陆凉潄拍着胸脯保证道。

“那……我等你的好消息。”

“恩!”

挂掉电话,陆凉潄顿时没了斗志。

她还记得今晚在酒桌上,面对学校校长和其他高层领导一直高涨的热情,这位靳教授全程可是没露出过半点笑容,总是一副疏离淡漠的样子。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他居然破天荒地喝了几杯酒,而且只喝了她敬的酒。

饭局散了过后,校领导们自然而然地就把送“只喝了三杯就醉得不省人事的”靳教授回家的大任交给了陆凉潄。

陆凉潄虽然有顾忌,但为了套近乎也乐得接受了。

“给我倒杯东西喝,渴。”

突然出现在后背的声音,吓得陆凉潄一抖,转身去看时,男人已经坐在沙发里了,一手撑在腿上,一手揉着自己的眉骨。

他居然只围了一条浴巾!

陆凉潄不淡定了,她只觉口干舌燥,一股血气直冲脑门,懵了。

见陆凉潄半天没有动静,男人自己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往一边的酒台走去。

他两指掐起一只水晶高脚杯,随意抓起一只酒瓶往杯里灌了一些,而后将里面暗红色的浆液在杯底漾了一圈,杯身一偏,那浆液便穿过男人性感的薄唇,落入他口中,象征男性的喉结一动,浆液便被吞入肚腹。

“喝水吧,不要再喝酒了。”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心虚还是害羞,陆凉潄只觉脸上热辣辣的,说话时也是十分没底气,声音小的差点连她自己都听不见了,好似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亏心事。

男人偏过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听话地转身,往放置了纯净水的餐台走去。结果他才走两步,不知是由于重心不稳还是实在醉得厉害,竟猛地往前倒去。

陆凉潄眼疾手快,怕他摔倒,看准他腰间唯一可落手的浴巾,伸手一抓就抓住了。

男人却并没有因为她的“挽救”而停止前倾,只是他自己迈着长腿往前跨了两步,稳住了身形,并没有真的摔下去。

不过,他用来遮身的唯一一块布,却已经不在他身上了,被陆凉潄抓在了手里。

形势陡然发生不可意料的变化,两人一时都有些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