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浪荡史12部分 考试没考好妈妈安慰我作文

校花的浪荡史12部分 考试没考好妈妈安慰我作文

华中大陆上矗立着东南西北四大国度,东国春兰国,南国夏佐国,西国秋鹿国,北国冬丽国。几百年来四国征战不断,百姓流离失所,直至今日形成四国互相牵制,周围小国选队加盟的情景。

东国为人类与半妖生存的过度,擅木力,与世间木妖签订契约,人类出卖身体,木类贡献力量,当人类濒临死亡,身子便归木类所有。

南国为神鸟建立的过度,擅火,凤凰后代。

西国为鲛人,水中霸主,擅长歌曲布幻术,杀敌人于无形。

北国为地狱霸主留恋人间,游于轮回之外的地魔族建立的过度,除了冷,还是冷。

各国为吞并对方,绞尽脑汁,为增强自身力量的道路从未停止,却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就在东国春兰与附属小国春惊国的交界处的一座紫藤山上,月朗星稀,天空晴朗,突然东边飞来一片血红血红的黑云直只落入山上一户待产的茅草房子里。

不久茅草屋顶上方红光大作,房里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婴儿全身皱皱的,全身沾着血水,像一个小老头。

这成为奇观,众人齐刷刷的跪了一地,老者摸着胡须,甚是自豪村山里多了一位贵人。

祥瑞征兆四个字还未吐出口,茅草房的屋顶红光大作,盖住了整座紫藤山,开始下起了红雨。

红雨所到之处,草木凋零,河水变红,鱼虾即可死去,山里瞬间炸开了锅!

茅草屋里传来了痛苦哭声,孩子的母亲因难产大出血,最终还是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身子僵硬停止了呼吸。

红雨坠下的瞬间,除了抱着孩子的父亲,周围的人开始腐烂,浑身冒烟,像慢镜头停在那里,他们不发不出声音,挥动不停的双手在求救,从裤脚开始焚烧,烟雾越来越浓,雨越下越大。

被焚烧的一群人倒在地上,慢慢的只剩下一颗头在那焚烧,周围是燃烧着的残肢。

天降红雨,整座山包同天降生的其他藤妖婴儿被红雨淹没的气息奄奄,都没活过一天就死掉了,除了妖法强劲的藤妖在顽强抵抗,到处找山洞躲避红雨,老弱病残皆没有逃过这场红雨被雨水冲刷夺走了生命!

红雨整整下了一个月,山上由绿油油变得光秃秃,灰蒙蒙没有一丝生气,山顶是浓浓的黑烟遮挡,整座紫藤山变得阴暗萧索。

紫藤山下的山村,因红雨侵袭,毁坏了周围的农田、山林、房蛇、家禽,无家可归的人开始食用烧糊的树根、树皮,大批的人开始逃离。

周围一片灰蒙蒙的,冒着烟火的锅里煮着死人的残肢,远处的房舍传来变卖婴孩的吵闹声,男人一章打开纠缠不休的婆娘,一手抓着哭叫不休的女儿。

“反正是赔钱货,卖了还能赚回辛苦钱,不懂事的婆娘,瞎折腾什么!”骂完之后,抱着哭叫凄惨的孩子往人贩子那里走。

“孩子他爹,再让我看两眼!求你了!”爬回来的女子不顾红肿的脸,死死抱住男人的腿,声音凄惨,周围的人默然的看着,还有人开始拉女人。

“去,滚到一边去,不懂事的娘们!”男子粗鲁的一脚踹开女人,女人如兽般的蜷缩在地上捂着肚子哀叫。

男人扯着不停蹬腿的孩子远去,孩子的怒闹声越来越远,就像从没发生过一样,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

黑暗中,一双灰色的眼眸看着这一切,黑色的罩衣之下,是一双紧紧握拳的绿色手掌,眼睛眯成一条线,消失在红色的雨幕之中。

紫藤山,山主中堂,传来轻轻的下棋落子的声音。

左边的人,一身浓黑罩衣,绿色的手掌举着最后一枚棋子,思考着落在何方,灰色的眼眸不停的转动,轻轻一笑,右手落子。

对面的男子轻轻拍掌:“山主英明,这一子落下,属下已经无路可退,胜败一分,属下佩服。”

男子不以为意,望着窗外,沉声说道:“红雨已停,诸多事情需要重整,是否查清引发这场红雨暴乱的起因?山下都开始吃人卖小孩了,实在可恨,人心冷漠至此!”

对面男子挥动一身黑色战甲,双手行礼到:“回山主,已经查到是紫藤山中一名藤妖出生的时候,屋顶红光大作,不久,不久就引发了红雨,只是还查不到这藤妖的来历!

男子立刻抬手阻止到:“无需多查,小小的藤妖目前还没有法术,赶快找出来斩草除根!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