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合集合集 早就想做了你

公车合集合集 早就想做了你

身为地魔兽中的皇族,朱宁一向是傲娇又努力的,在继承目母亲的力量后,凭借个人力量将北国疆土扩大了一辈,朱家三兄弟以魔兽的身份赢得了部署几十个异族臣民完全的尊重和臣服。

东国近年来力量开始衰败,频繁的与人类通婚,是他们愚蠢的自毁行为。

只是听说这一年时间,东国边境发生了许多异事,天空会下红雨,周边的村民变得残暴不堪,社会动荡,许多人开始吃人肉,卖小孩,他不放心过来查探。

这一查,不要紧,让他又惊又喜。惊得是,他被眼前身怀未知强大破坏力量的女子给惊倒,喜的是,这种力量以后可以为冬丽所用,不过嘛,先探探虚实。

聂烟全身污垢,头发蓬乱打结,全身散发着难闻的气味,看着眼前绣着花纹的白鞋子,她吃力的用着两张学粼粼的双手,喘着粗气一点一点的朝前爬,就在手要扒上那双白鞋子的时候,一张耀眼散发着寒气的脸在面前放大起来。

“救我,求求恩公救我,我不想死!”聂烟的热泪在眼眶里滚动,她听到了同族的脚步,那个该死又多疑的紫藤山山主又回来了,再不争取时间,她死定了!

朱宁也听到了远处急匆匆追赶的脚步,脸上显现不耐的表情:我为何要救一个对我没有用处的废物?你只有两句话的机会,否则我立刻将你扔给你们的山主!”

聂烟一听,小脸立刻变得惨白,双拳紧握,坚定的说到:“我的眼泪有毒,哭泣时会引发红雨,制敌死地!”

追赶的脚步越来越近,远处隐隐有搜寻的藤妖赶来,朱宁微微一笑:“可有解药!”

“我不知道?”聂烟死命的摇头,快啊,他们就要追上来了!

就在紫藤山主走近朱宁的瞬间,他一挥动绣袍,眼前刮起一阵迷雾,聂烟和他眨眼间不见了。

“人呢!怎么就不见了?”明明一炷香之前,那个贱货已经停止了呼吸,但刚听到守卫的属下报告,说她所在的船不见了。

看着眼前又出现木船,啪的一巴掌,一个小藤妖受不住紫藤山主的掌力趴在地上,“废物!看到了为何不捉住!”

就在小藤妖肝胆欲裂的时刻,旁边的军师靠近紫藤山主,贴耳悄声说道:“山主,属下探到,那个祸害已经被冬丽国的人救走,既然她是个祸根,就让她祸害冬丽国不更好吗?也省了咱们费力气杀她了!”

还是一身黑衣罩衣,此时的紫藤山主,脸皮抽筋似的笑道:“军师说的有理,就让她祸害别人好了,别再落在咱们手里,否则让她生不如死,哈哈哈!”

听着紫藤山主远去的脚步,聂烟的身子还在不停的抖动,头上传来朱宁奚落的声音:“被自己的同族追杀到如此的地步,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那又如何,哪个族类没有一两件倒霉的事情,只是,被我碰上罢了,大家都说我是祸水!”她的头更低了,蜷缩在朱宁的脚边,可怜兮兮。

“脏死了!味道好难闻!你洗过澡吗?”说完,朱宁跳到旁边的树上,望着远处的山洞,“旁边洞里有天然的泉水,你,快去里边洗洗,还有吃掉这瓶药!”

说完,扔给聂烟一个细颈瓷瓶,还有一件白裙。

洞里的泉水还在冒着热气,聂烟小小的身子感觉无比的放松,她轻轻擦拭着身子,不敢相信,除掉污垢,她也可以这么白,头发用旁边的香熏草清洗,全身舒服的几乎让她睡过去.

突然,她感觉到背后有人在看,扑通一声沉到水底,但是接着随着一声跳水的声音,她的胳膊被人捉住。然后身子被某人一览无余,“救命!”刚刚说完,嘴就被人用手捂住。

“我对你一点也不感兴趣,只是你体内流动一股陌生的力量,杀伤力很大,不过你的眼泪如果不好好的控制,恐怕我们整个冬丽国也不够给你陪葬的,不如就让我现在杀掉你!”

说完,就把手放在了聂烟的脖子旁边,双手开始使劲,手中的女子呼吸开始变得困难,脸色变得青紫,双腿在水中不停的抖动,卷起一阵水波,聂烟的力气越来越小,但是依旧拼命的挣扎。

突然,聂烟的手变得强有力,将朱宁的左手狠狠的甩在了旁边的岩石上,石头尖锐,擦伤了胳膊,也顺带将聂烟的脸割开了一道口子,血顺着脸庞落在了朱宁的胳膊上。

聂烟还在大声喘着粗气,看到朱宁的手受伤了变得不知所措,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