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男主都是女配的 莫君林满园春色关不住h

快穿之男主都是女配的 莫君林满园春色关不住h

不需要梦想吗?她怎么觉得他这么说的时候,身上似乎有着浓浓的悲哀啊!

她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故意鼓励道,“年轻人,加油,未来是你们的。”

时潇的语气让他侧目,没有防备,她离他那么近,她也没有防备,他会突然转过来。

就这样,在这一瞬间,四目相对,有什么东西在烟波流转间发酵着。

“咳咳咳……我该回去了。”时潇嘴张了张,只觉得这气氛有点尴尬啊!

“你回不去了,你只能住在这里了。”沈城西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时潇停下了脚步,回头,漂亮的眼睛瞪着他,“你什么意思?我为什么回不去了?我有自己的房间!”

“时政打电话来说,因为你的不听话,你的卡已经被停用了,现在开始,你只能吃我的住我的喝我的睡我的了。”

“……”

时潇一时反应不过来,这怎么可能!时政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了啊?

拿了包她冲了出去,刷了好多次,果然,是被沈城西说中了,她的卡真的被冻结了。

呜呜,她怎么这么倒霉!

大哥也太狠了!

他们都在逼她,他们还是她的家人吗?她真的是亲生的吗?

呜呜呜……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好了,回去吧!既然早晚都是我的人,那你可以提前享受你作为沈太太的权力!”沈城西跟着来了大堂,站在她身边,笑嘻嘻的说。

时潇转身就推了她一把!

“你满意了?看到我无家可归你满意了?”他们以为这么逼她她就会妥协了吗?她要被自己的家人给气死了,

“不然呢?你真打算去睡天桥下吗?”沈城西淡淡的说道,他真的没有一点讽刺的意思,但是他看到她真的是脸都气绿了啊!

“我就算去睡天桥下,也不要和你这个可恶的人睡在一起,什么提前享受权利,你是想提前享受你的权利吧!”

说完,时潇气冲冲的就往外走。

她一直都是住在家里的,学校的宿舍也没有床,呜呜呜……她真的要去睡天桥下了!

沈城西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不让她再继续往前走,“时潇,任性也要有一个度,现在很晚了。”

时潇停了下来,看了他一会儿,灿亮的眸光里瞬间多了一丝的悲凉,“沈城西,这就是你要的结果是吗?为了沈茉莉,你就这么害我?沈茉莉想要容斯齐,你就可以为了她娶我?为的不就是我没有机会再靠近容斯齐吗?好,那我现在告诉你,我和容斯齐已经不可能了,这总可以了吧!你可以放过我了吧!”

沈城西懒得搭理她,一把把她甩在了肩上,直接扛到了总统套房,到了之后直接把她给扔在了大床上。

时潇站了起来,突然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他眯起眼看她,看她还能做到什么样的地步,而她,真的就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而眼神,却是那么的冰冷。

“你是想要报复是吗?好啊!你看你是要拍照还是要真的做点什么才能消气,我都可以接受!”说完,就紧紧的咬住了唇。

沉默,好长一段时间,沈城西都一句话也没有说,四目相对,有的,却不再是暧昧,只剩下冰冷。

“就你这身材,说实话,我还真的吃不下去。时潇,你作践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说完,转身就走,留下时潇一个人在那里,时潇只是紧紧的咬住了唇,真的是她在作践自己吗?如果不是他们这么逼她,她至于会这个样子吗?

到最后,竟然成了她在作践自己,他怎么那么可笑,他走呗,他以为他走了她就会留在这里了吗?

“暖暖,是我,我被这个世界遗弃了,我得去看你那里住几天了。”出了酒店,时潇就给好友安暖打电话。

安暖和沈茉莉是绝对不一样的!她和安暖,患难之交,她最珍惜的就是和安暖的友谊。

远在国外的安暖这会儿还在上课,接到她的电话偷偷的溜了出来。

“潇儿,你和我还用说这些吗?你要住你就去住,只要别把我房子给烧了就成。”时潇的厨艺她还是知道的。“还有,怎么回事?容斯齐呢?”

“别跟我提这个人,要不是他,我也不会走到这个地步!暖暖,你还有多久才回来啊!我都想你了。”对着安暖,她总是不自觉的撒娇,虽然别人看来,安暖才是那个应该撒娇会撒娇的人。

“时潇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下周我就可以回来了。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你眼瞎啊!竟然现在才看出容斯齐的真面目。”

时潇吐舌,“哎,人这一辈子怎么着也要遇到那么一两个渣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