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老师在体罚室惩罚晶晶 和女同事聊天有感情了

舞蹈老师在体罚室惩罚晶晶 和女同事聊天有感情了

“时潇儿啊!你这样我可得批评你啊!你这一次的眼光比上一次的好,我看这小伙子挺不错的!比容斯齐要好。”教授眯了眯眼睛,带着笑意的对时潇说。

容斯齐也是学校里的高材生,不过,他不喜欢那个年轻人,总觉得那个年轻人太过于深沉,不适合这么简单的时潇。

时潇掘起了嘴巴,怎么所有人都觉得沈城西比容斯齐好呢?

可是在她看来,沈城西比容斯齐还要糟糕啊!

难道真的是她的眼光有了问题吗?

管这些了,反正她就是不喜欢沈城西,哼哼!

于是她也不想去继续这个话题了,忙乖乖的说,“教授,我送你回去吧!”

教授年纪大了,他一个人回去她也不放心。

教授连忙摆手,“你们年轻人的事我可不掺和,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不行,我一定要送你回去。”

此时,沈城西已经过来了。

时潇忙说,“我想送教授回去,你要是没时间,你可以走了。”反正,她就是不想和他一起。

“我来送!”沈城西跟教授打了一个招呼,笑得格外的谦卑,“您就让我送你吧!你要是不让我送啊!一会儿回去她准得跟我发脾气。”

他那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宠溺,听得老教授很满意,男人嘛,就应该疼爱自己的女人,只有真心真意的去宠自己的女人的男人才算得上是一个成功的人。

“行啊!既然你们那么想送,那我就让你们送吧!”医院专门安排了人送他回去的,但是既然这个年轻人想要好好的表现,而他对这个年轻人也不讨厌,那就让他送好了。

三个人上了车,时潇让教授坐在副驾驶,而自己则爬到了后面去坐好。

车上,时潇感叹的说,“教授,我太佩服你了,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站上手术台。”

脑科这块本来就复杂,其实的科室都得都要个好几年的时间才能上手术台,她就更不用说了。

“怎么?手痒痒了?时潇儿啊!手术可没你想的那么轻松,作为一个医生,你要面对的很多,你现在这个年龄还承担不起那么多的东西,不过你也不用灰心,你是我最好看的学生,也会是最好的脑科专家。”

“嗯,我也这么认为。”对于这一点,她倒是从来没有怀疑过,不管有多么的辛苦,不管有多么的累,她都能坚持,只因为他也是一个有信念的人。

信念这个东西,能让人变得强大起来。

从后视镜里看着她发光的眼,沈城西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脸上,这样神采飞扬自信满满的她,他很满意。

“年轻人,你眼光不错啊!不过我得告诉你啊!我们时潇儿脾气不好,你得让着她知道不?就算她打你骂你,你也只能扛着。”

教授忽然话题一转,目光落在了正在开车的沈城西身上,他对自己的徒弟,他还是很了解的。

时潇不禁笑了,她哪里敢打沈城西哪里敢骂沈城西啊,不过,有人给自己撑腰的感觉还是很不错滴。

“我会守护好她的梦。”

听到沈城西的回答,时潇的心蓦然跳了一下,她真没想到沈城西会回答,而且还回答都这么的好,他什么时候变得让她觉得这么陌生的啊!

教授满意的点了点头,“嗯,你的话我记住了,以后就看你怎么做了。”

说话间就已经到了B大,教授住在B大的教授楼里,一直看着教授上了楼,时潇才上了车!

能跟着这么好的教授,她真的很幸运,哼,她相信,自己在国内也能成为最好的脑科医生。

顾姜末那小子非要到资本主帝国去,她倒是要看看,他们谁先站上手术台,想到顾姜末,还真有点想他了。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抵抗得住资本主义帝国的诱huò,还能不能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