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被弄到了高潮 bl肉bdsm强攻宠

厕所被弄到了高潮 bl肉bdsm强攻宠

“陆仁你滚,我看到你都恶心……,啊!你滚…………”我不断挣扎想要逃脱他恶心的怀抱。

他前后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到底是谁让他变成了这样!

那个午后林间青涩的笑着的少年不是这样的。

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我想起了挂在胸前的项链,我抬手握住项链在心里不断的喊着。

你不是能保平安,保幸福吗?现在你怎么不保我的平安了?

 恍然间我想起了晨沐。

我在心里大声呼喊着:“晨沐,你出来啊,你几天前不是还蛮厉害的吗,你怎么不出来了?晨沐你快出来啊,晨沐。”

就在我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想要自杀的时候。

我已经将舌头放在两齿之间,微微用力,我不怕死,大不了死了让陆仁奸尸。

只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为什么我才22的大好年华就这么死去,我还有很多的画没有画出,我还没有和爸妈道别,没有一个真正爱我的男朋友……

可是如果我拖着这被玷污的身子,我又有什么勇气来面对我的父母呢?

牙齿磕破舌头,腥甜的血液喷涌而出,我紧闭着的双眼,尽力假装不知道在我身上游走的人是谁。

“嗯哼,蠢女人,我还没有看够你发蠢你怎么就可以走呢。”晨沐恶劣的声音响起。

他一把掀起覆盖在我身上的陆仁,将他摔到床边的柜子上。

陆仁的头磕到了柜子,血瞬间就流了出来,带着黑色蠕动的东西。

我看到那血腥肮脏的东西一把捂住了嘴,忍住呕吐的欲望。

可我的心里却觉得无比的畅快。

嘴里的疼痛拉回了我的思绪,我抬头望向晨沐,想着,既然救了我,那就不妨也把我的伤口给止了吧。

晨沐有些奇怪低下头,眼神明显的在问我“怎么了,蠢女人?”

我伸出两根手指,夹住食指,又指了指我的嘴。

晨沐抓住垂在耳边的柔顺发气,扯了扯,没理由的我就是觉得他在想办法。

突然,他大步向前,跪坐在我的面前,大手抬住我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他的唇冰凉,却没有了陆仁的恶心腻人,晨沐的舌头果断的撬开了我的唇,在我的伤口上狠狠地舔了几口。

随后,他好像又发现了我的血液很好喝似的,舌头在我的嘴里四处搜刮,吸尽了最后一滴血液还不满足的狠狠地嗟了一口我的舌头才退出来。

 我不用看我现在的脸色都知道一定是焉红的。

我恼怒的问:“你干嘛啊!”

晨沐像是什么也没发生,刚刚做流氓事的人不是他一样回答:“你的舌头不是破了吗,我不是帮你治疗伤口止血的吗?蠢女人,还不谢谢我!”

他那一副洋洋得意,嘚瑟的尾巴上天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手痒痒。可想到了正在床边不省人事的陆仁,我忍下了手上的痒痒。

“谢谢你,可以走了吧!”我大声的说。

“当然!”我仿佛看到了晨沐飘在身后的大弯尾巴,他开心的像是一只被顺好了毛的猫一般。

随后,他看到了我还裸露的身体,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我瞬间就发现了。我拉起被子,向他瞪去。

“看什么看啊!没见过啊!”

他用被子把我裹起来,嫌弃的说:“是真没见过你这么胖的人”,他一只手把我抗到了肩上“啧,你可真重啊!”

我被他嫌弃的话语气到胸闷,报复的用力咬了他的肩一口。

就着受了渣男的委屈后突然壮大的勇气,我拍拍晨沐:“喂,我要公主抱!”

他转头看了我一眼,应该是被我这一脸鼻涕眼泪血的可怜样打动了,难得没说话的换成了公主抱。

晨沐带我走的明显不是普通的小路。我也不好多问只怕他一个不开心将我扔到这无人的诡异路上。

气氛一起低了下来,我抓住他垂在胸前的黑发,拉了拉,又拿着爪子扯了扯,绕了绕。黑发护理的的很好,柔顺的就像我之前想的丝绸一般。

我认真的玩着晨沐的黑发。

“喂,女人,你叫什么。”他的声音里似乎有点害羞……

“啊,我叫京灵啊。京城的京,灵动的灵。”他是个那么厉害的鬼。难道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吗?

他好像知道了我在想些什么,脸色突然就拉了下来。

我努力的寻找话题,企图活跃气氛。

“那个,晨沐啊,你是山魈对吧。”我小心翼翼的开口。

“……”晨沐不说话,但他的脸色却变得更难看,更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