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蹂躏小说 王爷的欲妃h王爷水里撞击

绑架蹂躏小说 王爷的欲妃h王爷水里撞击

“回王爷的话,奴才的确是识字的。”蒋小鱼虽然也觉得苏瑞寅的气场极为强大,可是方才小福子可是说过她摔坏了脑子,所以打死也不承认之前冒犯过他,就对了。

“哦?”苏瑞寅越发觉得这个相貌清秀的小太监当真是有意思的紧,唇角轻轻勾起,嗓音低沉的问道:“那你说说这幅字如何?”

蒋小鱼脑子里警铃大作,能挂在忠义王书房里的字自然是得了忠义王欣赏的,她断然不能说不好,却也不能说好,万一王爷再问上一句哪里好,她岂不是还得费尽心思的解释?眼珠子转了一圈,谄媚一笑:“奴才才疏学浅只能瞧出这幅字笔力苍劲,甚好。”

这小太监还挺机灵,有意思!苏瑞寅目光一拢,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什么时辰了?”

蒋小鱼算了算时辰,“回王爷,该传膳了。”

“传到饭厅吧。”苏瑞寅说完便又拿起兵书看了起来。

蒋小鱼掀了掀太监帽,有点儿摸不透苏瑞寅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直到她去了厨房,也没出现什么系统提示,不禁有些沮丧。

敢情这王爷的好感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得到的!

晚膳时,蒋小鱼看着饭桌上那些精致的菜肴,咽了咽口水。苏瑞寅瞥了她一眼,薄唇微翘,“布膳。”

蒋小鱼忙点了点头,走上前小心翼翼的布膳。

站在苏瑞寅身后,蒋小鱼直着眼盯着那些菜肴,很没品的肚子“咕噜”叫了一声,慌张的偷觑了一眼苏瑞寅,蒋小鱼尽量屏住呼吸,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见苏瑞寅仍旧动作优雅的吃着菜,这才暗暗吁了口气,幸好没听到,要不搅了王爷吃饭的雅兴,这位王爷一怒之下把她拖出去咔嚓了可就玩完了!

晚膳后,苏瑞寅的贴身侍卫曾黎捧着一叠折子进了书房,直到巳时初才离开,这期间蒋小鱼匆匆用了晚膳,又进去送了茶,便一直候在门外。

夏日的夜晚,蚊虫有些多,也不知道这具身子的血是不是甜的,蚊子总喜欢前来骚扰,不过一会儿蒋小鱼白皙的脸上便多了好几个大包。

她不停的挥着手驱赶着蚊子,到了后来竟由挥改成了拍。

“啪啪--”

又是两声,书房里苏瑞寅唇角挂着一丝不可自察的笑意,敢在他的书房外弄这么大动静的奴才,他还真是头一个,这小太监真是个有意思的。

起身,吹熄烛火,开门……这一系列动作,苏瑞寅完成的有如行云流水,既有武将的威风霸气又有一股浑然天成的高贵优雅。

蒋小鱼看到苏瑞寅走了出来,忙提了灯笼跟了上去,顺着回廊走了一会儿,便到了苏瑞寅的寝殿。

此时寝殿早就掌了灯,因为不喜人多,是以寝殿有些空,只有两个值夜的宫女侍立在殿外。

见苏瑞寅走来,两个宫女忙垂眸屏息跪下行礼,苏瑞寅不发一语的挥了挥手,深邃的眸眼充满兴味的扫了一眼正暗暗打量着寝殿环境的蒋小鱼。

此刻的蒋小鱼完全没有注意到苏瑞寅灼灼的目光,自她一踏入这间寝殿的时候,眼睛便看直了,汉白玉铺地,翡翠做珠帘,多宝格上的各种奇珍异宝,墙上的名家字画……但是最吸引她目光的是那铺在榻上的一张银白色虎皮。

竟然没有一点儿利刃刺穿皮子的痕迹,难道这个忠义王也有武松赤手空拳打虎的本事?暗暗咂舌,这个忠义王还真是个人物,难怪会被人称为血修罗。

“过来。”苏瑞寅宛若星辰的深眸一瞬不瞬的凝注在蒋小鱼的脸上,声音冷淡的对她道。

正在偷偷研究虎皮的蒋小鱼身子一紧,忙看向苏瑞寅,挤出一丝假笑:“王爷,唤奴才有何吩咐?”

苏瑞寅脸色平静,令人难辨喜怒,此刻橘黄的烛火打在他俊逸的脸上,令他刚毅的脸部线条多了一丝柔和。他微微蹙了下眉,薄唇微启:“过来给本王宽衣。”

“宽、宽衣?”蒋小鱼讶异的惊呼出声,她清楚的记得小福子说忠义王不喜欢别人的随意触碰,之前那个萍儿不就是因为多看了他一眼就被杖毙了吗?

这声音委实突兀,苏瑞寅眸子危险的眯了眯,语调降低了些许,“怎么?还需要本王再重复一遍?”

蒋小鱼顿时头顶黑线,慢慢走上前,她的身量娇小,站在苏瑞寅的面前,不得不踮起脚尖,才能够到他领口的扣子。

看着她因为紧张而变得红润的脸孔,以及那脸上的几个被蚊子亲吻过的红红印记,苏瑞寅薄唇有些玩味的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