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昂扬在她体内快速律动 扉间穿越猎人

他的昂扬在她体内快速律动 扉间穿越猎人

从正式进入公司以来,我还没有在任何事情上发表过任何看法,总之,总经理这个职位,上有董事局掌权,下有各部门经理办事,是个非常容易被架空的职位,如果不是这群人非要给我玩战略,我是不会说些什么的?

我讲述道:“我承认这个设计图无懈可击,无论是从它的外在结构还是它的各项能力,都可以称呼为完美,这样的稿子交给客户看,他肯定会满意,但是他们的满意,在于合适,最多觉得物有所值,如今市场上的竞争力这么大,如果我们仅仅只能做到这一点,在竞争中败阵是迟早的事情。”

何总听着我说这些有些惊讶,我继续道:“罗唯一,一个才十六岁的高中学生,花一样的青春岁月,却被白血病夺走了性命,父母为了纪念她,想要建造一座图书馆,这座图书馆并非是用来存放书籍的,是这对父母用来存放他们女儿灵魂的。

所以它不仅仅是一个建筑物,让人看见这个建筑物的时候就能够想起‘罗唯一’这个名字,这很简单,从这个图书馆的名字就能够知道,要让大家知道背后的故事,也很简单,到时候在图书馆外立碑,把故事写上,大家一眼明了,然而你们要让这对父母感受得到他们的女儿灵魂安息在这里,却很难……。”

我指着设计稿道:“类似中规中矩的设计在这高楼如春笋层出不穷的一线城市,无外乎石沉大海……我们莫氏集团的作品为什么要石沉大海?莫氏集团最著名的建筑物‘莫愁桥’,时至今日已经有二十余年的历史,你们谁能够告诉我,为什么这二十余年来都没有作品超越它的光辉?是它的设计与工程高超到无法超越?还是我们二十年来止步不前?

我很小的时候,C市轻轨招标,因为过于考虑C市环山抱水的自然地势,将着重点过重放在于建筑物的抗不可抗力能力方面,结果输给了当时财力不足我们千分之一的小公司,于是十年之后,C市的轻轨与居民房完美的结合,成为C市具备文化与美感的标志性建筑物,这家小公司也成为此时可与我们莫氏一较高下的唐氏。

几年前,S市的立交桥招标,因为同样的原因,失之交臂,于是乎,此时S市的虹口立交桥成为了S市最具有城市坐标性的建筑物,而这个立交桥的设计师是曾经在我们公司任职的实习设计师、此时此刻我们出多少钱都请不来的陆毅然先生。”

在我连续多次举例之后,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我看着各位公司高管目瞪口呆、不知所以的表情,也不知道心中作何感想,继续道:“如果莫氏再如此墨守成规、不思进取,在‘优胜劣汰’的自然竞争规律下,迟早会被竞争对手踩在脚下,成为这个行业发展的一块垫脚石,而不是踩在垫脚石上看得更高看得更远。”

何总反应了半响才言语,道:“莫总不愧是董事长精心培养的接班人,自然是比我们看得高看得远的。”

这句话好似在夸奖我,也好似在讨好我,然而我却更多地听出了里面“不服”的内涵,我莞尔一笑朝何总道:“不是我看得高,也不是我看得远,而是作为公司核心部门的设计部还不如我的助理想得通透。”

顿时何总的脸色就青了,我朝盛玄道:“盛玄,接下来你给我大家讲一讲‘唯一图书馆’的初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