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上课让我玩她的胸 她用大腿紧紧夹住我的头

班长上课让我玩她的胸 她用大腿紧紧夹住我的头

“漂亮么,这是我亲手设计,给我未来的妻子的。”陆竞尧拿出戒指。

戒指,由珍贵的粉钻精心打造而成,款式简洁而新颖,不大,却散发着闪耀的光芒。

于是,卢水琪的眼中再也隐忍不住的期待。不止因为那一枚钻戒,更是因为陆竞尧的那一句话。

一向喜怒不于形色的卢水琪也忍不住了,浓浓的感动在胸口翻绞,任凭她一贯镇定,也不禁红了眼眶,“竞尧,你……”

卢水琪的感动清楚的倒映在陆竞尧的眼中,在她的话语出口之前,他适时的收起嘴角的笑容,一把拉住身旁走过的服务员,深情的望向她。

“送给你。”

然后,不管是卢水琪还是被他拉住的那个女人,都僵住了。

……

悠扬的钢琴声如潺潺溪水,轻快而灵动。玫瑰的芳香味在空气之中越发的浓郁诱人。这么完美的氛围,但如果被莫名其妙的人拉住,那人又莫名其妙的要送你一枚钻石戒指,相信谁都愉悦不起来吧。

诺颜秀气的美目瞪着笑得温柔的陆竞尧,尽管她很想问:你是不是有病。但顾及自己此刻的身份,她还是硬生生把这句话给憋了回去。

勉强挤出一抹温和的笑,“先生,我不认识你。”

她几乎要怀疑这个男人在她身上按了追踪器什么的,她出现的地方,为什么总能够见到他的身影。昨天是咖啡店,今天是西餐厅……她都已经假装自己没有看到他,尽量躲起来了,为什么他还是要找自己麻烦?

诺颜的话引来陆竞尧玩味一笑。

“亲过,见过家人,甚至……”陆竞尧欣赏着她气恼的脸色,为她那日的自私离去而愠怒,忍不住俊脸一沉,“怎么样才算认识。”

语落,诺颜气得涨红了脸。

对面的卢水琪冷冷的望着陆竞尧,“你们……”转头,一个冷眼望向气得说不出话来的诺颜,猛地一个起身。“是你勾引我的未婚夫?”

勾引?

诺颜的脸色同样不怎么好看,“小姐,注意你的……”

想要她注意措辞,没想到她一巴掌突然朝她呼了过来,打得她直接懵了。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打破了餐厅里优雅的氛围。瞬间,周遭的视线纷纷投射过来,集中在了三人身上。

餐厅经理闻讯赶来,当看到出了事的是自己最得罪不了的客人之后,连忙弯腰致歉。

卢水琪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呆滞的诺颜,冷冷说道:“你们餐厅的用人水准真是够低,连破坏人家感情的小三也用吗?”

语落,周遭窃窃声不断,焦点无不是集中在诺颜身上。

经理一听,瞬间明白了一切,立马转头对诺颜说道。“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了。”

闻言,诺颜猛地抬头看向经理,脸色苍白。

诺颜懵了。

而等到她回过神来,卢水琪已经在经理的护送下离开了餐厅。留给她的,是周围客人的指指点点,以及屈辱。

为什么?为什么又是她?自从遇上他开始,她的生活就再也没有安宁,甚至因为他,她失去了成为一个好妻子的资格。

气她的人明明是陆竞尧,为什么无辜的她要挨了她那一巴掌,甚至于丢了这份宝贵的工作。

“没事吧?”他伸手想触碰她,然而还没有碰到诺颜,便听到她低吼道。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妨碍我?”

陆竞尧一愣,目光一暗。“我说过了。没有女人敢对我动手!还是两次!”

她需要这份工作,真的很需要。

诺颜想哭了,一向坚强,经历了各种风波的她,头一次有了想哭的冲动,然后,眼眶也热了。

陆竞尧以胜利者的姿态淡淡睨了一眼卢水琪愤怒离去的背影,视线一转,看到诺颜泛红的眼眶以及眼底波动的泪痕,目光一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