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熟妇房东的故事 下课了同学们

我和熟妇房东的故事 下课了同学们

“好。”秦安然毫不犹豫的回答,她正找机会出去一趟。

这女人……

萧樊满脸挫败,他萧樊怎么就搞不定这个女人呢!

秦安然带着小喜鹊一身轻便的出了亲王府。秦安然没想过大张旗鼓的出门,所以拒绝了亲王妃的豪华座驾。

出亲王府不久,小喜鹊就警觉的看了一眼远处的街角。

“小姐……”

“没事,走吧!”

既然秦安然说没事,小喜鹊就放下心来。很久没出来了,小喜鹊兴奋的手舞足蹈,自由的呼吸,总是很让人愉悦的。秦安然也不禁放松了下来,自从嫁到亲王府,那种在争斗中心的感觉还是让人不适应。

繁华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到处吆喝的叫卖声,这是最平凡的生活。

小喜鹊在前面的小摊上拿着一些小玩意把玩,还时不时的问问秦安然。“小姐你说这种石头做的小东西,子遇少爷会不会喜欢?”

“这位小姐真有眼光,这可不是普通的石头,这是南海……”小贩听到小喜鹊的话就乐滋滋的给她介绍了起来。秦安然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小喜鹊和小贩讨价还价。

身后的有尾巴,秦安然一直都知道,从出了亲王府就一直跟着,对方没出手,秦安然就没有理会。

秦安然和小喜鹊一路逛到城门口,两只手都提满了小喜鹊买的小玩意,于是雇了个人让他把这些东西送到亲王府,然后就在城门租了一辆马车前往城郊的书院,马车晃晃悠悠的一个多时辰才到。

下车的时候书院前已经为了很多学子和百姓了,秦安然站在外围不远不近的看着。“舟山书院”,萧樊没有过来,来的是萧樊的身边一个叫丁一的侍卫,萧樊的身边的侍卫都是十天干命名再加一个“一”字。目前秦安然见到的只有其中四个,这四个都是沉稳内敛,一点都不肖他们的主子。

丁一做事平稳谨慎,脸上表情甚少,有条不紊的安排人做事。小喜鹊撇撇嘴,是那个面瘫。

丁一显然是看到了秦安然,朝秦安然点点头,既然秦安然不打算出面,他就没有揭露秦安然的身份。秦安然还有别的事要做,来书院只不过是为了后面那个尾巴引过来,一个闺阁女子会武一定会让他背后的人起疑心,现在她还不宜暴露。

担当书院山长是前翰林院的院士胡有容,胡有容是当今很有名望的大学士,萧樊请到他恐怕也费了不少功夫,胡有容是出了名的硬骨头,听说静安长公主的母妃贤太妃就请他当静安的启蒙老师,没想到被这老学究一口回绝了,说静安长公主没有天赋。

“看,是胡大学士,没想到今生有幸居然见到本人了。”学子甲满是兴奋的说。

“诶,你还不知道吧,胡大学士听说也有开课的。”学子乙一脸向往。

……

书院外很多学子慕名而来求学,在胡有容出来后场下是议论纷纷。剪裁后,秦安然就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秦安然一直在思索,萧樊虽是个纨绔,京城的风流才子,但在学子中还是很有声望的,萧樊做了那么多年的教育,成效还是相当明显的,现今大部分新进官员都与萧樊有些交情,就是不知为何永宁帝没有阻止?

后面的尾巴还在跟着,他的气息平稳,看来还是一个中高手。是哪路人马?永宁帝?或者是其他势力?盯着萧樊的势力不少,以后处事要更小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