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度智障相当于几岁 男主外遇离婚后后悔

中度智障相当于几岁 男主外遇离婚后后悔

不愧是经理,马屁拍得不留痕迹。

她的意思就是说,许慕白看到君斯年,就跟粉丝见到自己偶像似得,难免会情绪失控。

天知道,要是君斯年能成为她偶像,她绝对能对着马桶吐一年。

然而此刻,她只能强颜欢笑。

君斯年沉默的看了她片刻,似看出她的心思,眉心轻轻的皱了下,开口的语气轻蔑中透着几分讥讽:“如果帝景酒店的服务是这位小姐的平均水平,那么贵酒店的市场前景实在令人堪忧。”

说罢,冷漠的越过许慕白。

唯独阳雨顿了下脚步,俏皮的对她比了一个点赞的手势,许庚宇安抚她几句被张雪华拽走跟在君斯年后面走了。

许慕白缓缓的收起假笑,一转身,就推了一下韩丽丽的肩膀:“你特么有病是不是?干嘛推我!”

“你不是喜欢勾搭男人吗?帮你勾搭个更好的,你不感谢我?”韩丽丽扶着门站稳,刚一说完,随后像是恍然大悟般,又自问自答,“可好像人家不大喜欢你啊,不过也对像你这种不要脸又饥不择食的女人,给人家做暖床工具,人家估计都还嫌弃你脏,又怎么可能会喜欢你呢?”

“你自己梦寐以求要做暖床工具的愿望不要强加在我身上,谢谢。”面对韩丽丽的讽刺,许慕白反而冷静下来,笑眯眯的明捧暗讽道,“不过我勉强还能跟君斯年说上两句话,咱们作为同事,我是很乐意把你美好的愿望转告给他,或许他一眼就能看上你了,直接从暖床工具晋升为EL集团的总裁夫人,可能还不嫌弃你过去给人做过情fù的事情。”

韩丽丽给人做情fù也是她无意间听到的。

“你……”韩丽丽气结。

“够了你们两个!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上面,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了立刻卷铺盖走人!”肖经理的怒斥,顿时两个沉默下来。

“都去包房了,你们两个还杵在这里干嘛?当柱子吗?”

韩丽丽狠狠的瞪了许慕白一眼,许慕白也不屑的翻回去。

等韩丽丽一走,许慕白为难的对肖经理道:“经理,我膝盖刚才摔伤了,恐怕不能正常工作。”

“那你去休息室,等送完客人就解决程晓君项链的事。”刚才出了岔子,肖经理也没有让她过去的打算,摆摆手走了。

许慕白一瘸一拐的回了休息室。

所有的服务生都去包房了,休息室就只有她一个人。

她轻轻的掀起制服裙子,右膝盖上有块擦破的痕迹,鲜血淋漓的黏在丝袜上。

手指轻轻扯一下,就跟细针扎似得,钻心的疼。

韩丽丽!你最好祈祷别让她抓住把柄。

——

包厢中,装修富丽堂皇,天花板吊得极高,显得整个房间格外宽敞。

君斯年坐在正位,以他为中心,身后站着几位样貌稍微出色的女服务生。

其中包括韩丽丽、程晓君和林冬儿……

她们专门负责端茶倒水。

许庚宇坐在旁边,细细的谈着此次合作的事情,态度不卑不吭,而君斯年面无表情的听着,偶尔也会点点头,表示他听进去了。

许氏集团是做建材生意的,而EL则是做商业中心开发。

开发商业中心需要买地建房,建房自然会用到建材,所以许庚宇希望两家集团可以合作。

可许氏在行业内也够不上顶尖企业,想要取得跟EL集团合作,竞争力必然很大。

君斯年耐心的听他说完,不知有没有听进去,倏然问道:“许慕白是你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