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艾商云湛免费全文 乔艾商云湛小说在线阅读

乔艾商云湛免费全文 乔艾商云湛小说在线阅读

乔艾商云湛是作者萧观音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咱们接着往下看在乔艾心里,商云湛是神,是她的救世主。为了他,她甘愿奉献一切。心都可以剖给他。真相浮出水面,乔艾才知,他要她的心,也仅是要她的心,奉献给他最爱的人。“先生说得是,您是天上清冷月,我是地上破尘埃,哪能相配。”她自嘲一笑,留下一颗心,祝他长命百岁,幸福美满。此后,人间再无消息。之后的日日夜夜,再无人知,北城商七爷的心里藏了个爱而不得的人。她叫乔艾,总是仰望他,怯生生地唤他先生。——没有你,何来的幸福美满。

《头号婚宠:七爷,情谋已久》 第3章 免费试读

乔家是南方小镇上有名的贫困户,13岁那年开始受商家资助。

两年前她高考全省第一,第一第二第三志愿都是北城。

心里藏着秘密,她年少便爱慕商云湛,想来到他的身边。

即便知道配不上他,乔艾也想待在他的身边报答他的恩情。

若是因为晚上的事,他恼了她,她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幸好他没跟她计较。

回到客房,乔艾摸了摸被他擦拭过泪痕的脸颊,把所有的爱意都藏在心底,重新洗了个热水澡上床睡觉。

乔艾,做人不能太贪心,你如何配得上商云湛。

只要能留在他身边,就很好了。

……

下午的课结束,乔艾照常到会所里兼职。

今天客人不少,忙的晕头转向。

乔艾前脚刚领完客人上楼点单好下来,又被领班指派过去迎接409的客人。

万万没想到,薄子川竟然在列。

乔艾微变的俏脸发白,紧攥着粉拳才抑制住内心的颤抖,带他们到409。

恭敬分别倒好热茶递给在座五六个宾客。

靠边灰蓝衬衫的年轻男人上下打量了乔艾一眼,身材婀娜,穿的是会所统一旗袍裙,海藻般的青丝扎成丸子头,巴掌大的小脸五官精致,朝气蓬勃,清丽脱俗,实在是惹眼。

“新来的?之前怎么没有见过你?”

“刚上班一个月。”

乔艾浅声回答,低眉顺目正分茶,脚突然被绊了一下,手里的茶一个不慎泼到了旁边的男人身上,对方掸着茶,惊叫起身:“你怎么回事,茶都泼我身上了。”

“你怎么办事的?笨手笨脚,竟然把茶泼到了商少身上。”

一道厉声指责,乔艾头皮发麻,紧张的小手微微轻颤:“对不起,我帮你擦干净。”

“手工定制,遇水就变形。你擦干净有什么用?说吧,想怎么处理。”

玩味的声线,乔艾再熟悉不过,不用看都知道是自己的便宜表哥。

这个座位,大抵就是他绊的她。

乔艾硬着头皮说:“我赔。”

薄子川端起茶悠悠喝了口,漫不经心道:“你赔?你怎么赔?就你这点工资,赔得起吗?还是想拿你的身子来赔啊。”

暧昧的话,引起满堂哄笑,乔艾愤怒不已,攥着粉拳怒视薄子川:“薄子川你别太过分了,明明是你绊倒我的。”

“哟,原来是认识薄少的啊?你说是薄少绊倒的你,你有什么证据啊?”

你一言我一语的调笑,无一不是在戏谑。

好似是她故意要引起他们注意,把茶泼到男人的身上。

没有人想听她的解释。

乔艾百口莫辩,十分难堪。

最终,薄子川将两瓶酒搁在乔艾跟前:“两瓶酒喝了,这事就算,否则,你今天就休想再走出这个门。”

明知道他们是故意为难自己,可在这群富家子弟的眼里,可笑的她却没有任何还手余力。

乔艾怨愤不甘:“薄子川,你别太过分了,明明是你故意刁难我。”

薄子川似笑非笑:“我还就故意刁难你,又如何?”

会所经理闻讯赶过来,得知前因后果连忙拉着热泪盈眶的乔艾,一个劲的给薄子川一行人道歉:“她新来的不懂事,司少、薄少,实在很抱歉。乔艾,赶紧跟司少他们道歉,把酒喝了。”

撞了撞乔艾的臂弯,一个劲给她使眼色示意。

“熊哥……”

乔艾不情愿,这时,包间的门,再次被打开。

“七叔。”

被唤作商少的男人惊叫了声,忙不迭站了起身。

其他人纷纷侧目,看到站在门口里俊美的男人皆是不同程度的惊讶,喊了声商叔。

男人生的修眉俊目,白衬衫敞开几颗纽扣,领口松懈处肌肤性感,臂弯里搭着件西装外套,约莫二十六七的年纪,周身气场却深沉内敛。

商云湛单手抄在西裤口袋里,清越眉目沉铸环视一周,视线定格在俏脸泛白,眼眶微红的乔艾身上。

“她破坏了什么,一律记我账上。一群人,何必为难一个小姑娘。”

“七叔,你认识她?”商少诧异,其他人也惊愕不已。贯来低调神秘的商家七爷,竟然会为一个女服务生出头。

薄子川眉心紧皱,捏着茶杯一言不发靠坐在沙发里。交叠的长腿玩世不恭,冷冷睥睨乔艾。

“先生……”乔艾怔怔唤了声,商云湛拉着她素白手腕,无视那群富家子弟,到隔壁包间。

门关上,仅有他们二人,沉静的包间,空气都显得微妙。

乔艾心如小鹿乱撞,湿漉漉的星眸委屈,却胆怯的几乎不敢去看商云湛。

男人松开她,长腿交叠坐在沙发里点了根烟。

“站着做什么。”

乔艾一怔,反应过来男人的意思,鼓起勇气过去坐下。

“在这上班?”

低沉的声线平缓,不怒自威的气场,不容小觑。

乔艾心里紧张,点头默认。

怕他误会,乔艾又连忙解释:“只是兼职当服务生,十点就可以下班。”

商云湛脸上没什么表情,挑眉:“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乔艾微愣,茫然一瞬,还没来得张口解释,素白的手腕被男人握住,天旋地转之间,整个人被压在他的身下……

“先生,你……”

措不及防的转变,乔艾吓了一跳,双手便被男人束缚,她被迫趴在沙发里动弹不得。

“不要……”

手腕被扼的生疼,乔艾慌乱不已,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凭着本能奋力的挣扎,哭着不要,哀求男人也不听。

背对着,看不到他的表情。

恐惧茫然的情绪泛滥,她哭的浑身都在发抖,几近绝望,身上的男人突然停下了施暴的动作,将她拽回正面。

“怕不怕。”

男人凤眸深不见底,虽未见寒意,却已经让她胆怯。

乔艾苍白的俏脸哭的梨花带雨,被束缚的双手紧紧护着胸口,轻轻啜泣。

“再正规的会所,总有仗势欺人,罔顾王法的狗。”

商云湛重新点了根烟:“你喊不要,我会松开你。若是刚才那些人,他们是会放开你,还是被刺激更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