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 揉h 覆雨翻云江山美色老

初次 揉h 覆雨翻云江山美色老

经过两人的交谈,刘伊心最终得知原来他因为初恋女友的消失深受打击,对于传宗接代似乎有些力不从心。但不知真相的母亲的逼婚让他根本无法喘息,所以才干脆接受这场荒唐的婚姻提议。

思考了许久之后,刘伊心的脑海中不停闪过父亲充满悲伤的双眼,以及姚雪兰那条可恨的短信,无奈的闭眸,她只能认可了跟石锐结婚的事实。不过就是彼此互帮互助罢了!

上班的路上,石锐开着车,瞥了眼望着窗外有些失神地刘伊心,幽幽说道:“你也别有思想包袱,我对那方面没兴趣,不会逼迫你做不喜欢的事情。如果那两人又来缠着你,记得跟我联系,你手机有我电话。”

刘伊心赶紧翻出手机,果然,通话记录里多了一栏‘石锐’。原来这是他的名字啊。

“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密码的?”

石锐唇角微勾,得意地说道:“昨晚你喝醉了自己说的。”

刘伊心懊恼地放好手机,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连户口本都被她自己给翻出来,手机还会逃脱?

“你也别把我当成坏人,要知道我才是属于被你逼婚的受害者。”

面对石锐的话语,刘伊心尴尬地撇眸:“谁知道你是不是悄悄迷恋我美貌。”

“呵呵!”石锐好笑的看着她的俏丽的侧脸。

“看路看路!”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说法有些可笑,刘伊心赶忙假装打量着车内的环境。

不得不说,雷克萨斯果然符合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名头,内部的尊贵奢华根本无法从外观瞧出。

“到你公司了,好好上班。”石锐将车子停靠在DG集团。

刘伊心疑惑地撇眸:“连我在哪上班你都知道?”她喝醉居然把这个也说了?

石锐下车,绅士的替她打开车门,心有灵犀的轻挑俊眉:“就是你心里想的那样。”

“噢,天……”刘伊心捂住脸狂奔,她简直怀疑自己昨晚到底做了些什么!

石锐站在原地看着刘伊心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自己视线中,眸底黯然,转身回到车中内。

打开蓝牙耳机,他拨打了内部短号:“鱼饵已经上钩。通知所有股东,九点半准时开会!”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迟疑:“事情这么快处理好了?”

“嗯,五分钟后切换东区停车场路段的摄像头。”此刻的石锐语气冰冷果决,哪还有之前的温柔。

“好。车辆是停在B区倒数第二的辉腾,更换的衣服就里面。”

石锐闻言,径直挂断电话。在下个路段直接转换了方向。

将车停稳后,石锐埋头走到辉腾位置,从车子的底盘处取得钥匙,然后坐进后座更换衣服。

一身全黑的他带上帽子跟口罩后,他坐到驾驶室将车开往自己要去的目的地。

刘伊心回到办公室,垂头丧气地打开电脑。继续准备日复一日的文员工作。

随着打卡时间的临近,办公室除了她以为没有任何同事。

刘伊心将视线对准电脑屏幕的右下角,停顿了片刻,她突然尖叫出声:“石锐……”尼玛周末送她来上什么班啊!!

刚想关上电脑离开,手机就突然接收到内部短讯,点开一瞧:“设计部员工全体注意,十点准时到公司会议室开会,不准迟到!”

周末都要开会?刘伊心疑惑地拨打了行政电话确认,得知真要开会。

“呵,这样都能赶上!”刘伊心很想大翻白眼。

设计部的员工们果然在随后的时间内陆陆续续到达,因为刘伊心不是设计师,只能与另外三名文员站在角落手拿笔记本准备记录重点。

咿呀,会议室房门被人从外推开,一名身着阿曼尼西装地高挑男子出现在众人眼中。

男子俊脸犹如雕刻般俊美异常,一对狭长的黑眸轻轻微挑就能让醉于其中。干练的耳钉更是将他放dàng不拘的性格彻底烘托,可眸底不经意表露出的精光却让人不敢蔑视。

“总裁好!”会议室内所有人起身停止腰板喊道。

“别假惺惺的拘束,绝对都恨死我了。大周末的折磨你们!”身为总裁的阮泽乾唇角微微上扬,目光犀利扫视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