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分手,梦里的女妖精找我领证贺青顾欣凌完整版全本免费阅读

刚分手,梦里的女妖精找我领证贺青顾欣凌完整版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是贺青顾欣凌的名称为《刚分手,梦里的女妖精找我领证》,这本书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小医生梦中驭七女,现实却被女友在洗手间种了满头大草原,热血青年怒打狗男女,也因此获得神秘传承,更遇到了一个又一个的梦中绝色女神!

《刚分手,梦里的女妖精找我领证》 第1章 梦中春色满(2582字) 免费试读

“你别动,我自己来……”

“嗯……在上面感觉更好……”

女人甜腻的声音让贺青浑身酥麻又燥热难耐,似有一团烈火在小腹熊熊燃烧。

女人如同一条美女蛇,紧紧地缠绕住他的腰身,红唇微启,吐气如兰。

散落的长发,火爆的娇躯,凝脂玉肤,再加上绝美面孔,比那天仙都胜三分。

随着美妙的倩影翻身而上,那强烈的冲击力让他不由得屏住呼吸。

这种冲击力,差点让他缴械投降!

暧昧诡异的红色烟雾中,曼妙身姿与诱人的娇嗔融合,身形起伏让人心神荡漾。

水乳相融的声音起伏,如雨打芭蕉般密集。

酣战淋漓,贺青已经记不清持续了多长时间。

各种变幻的姿势下,终于两人相拥瘫软,灵魂都要出窍了。

“这也太爽了……就是有点废腰啊……”

强烈的虚弱感袭来,让贺青有些眩晕。

一阵天旋地转后,贺青从出租屋的木床上幽幽醒来,出神地看着头顶上摇摇欲坠的灯泡。

这梦……

未免也太特娘的真实了吧?!

身体的虚弱都一模一样!

贺青下意识地伸手抓了抓虚空,方才那种柔软的触感让他有些回味无穷。

“太美妙……也太诡异了……”

一想到刚才梦中,贺青忍不住咂咂嘴,似乎还能从口中品尝出什么味道。

他从床头摸出根香烟点上,猛嘬一口,顿时飘飘欲仙。

难怪大家都喜欢在事后来上一根烟呢,的确是爽啊!

起身看着镜子里发白的脸色和发青的嘴唇,贺青忍不住摇摇头,自己这怎么看都是一副肾虚模样。

嗯,一定是最近压力太大了。

贺青晃了晃发昏的脑袋,抓过手机才看到今天是周末,否则上班迟到肯定会被那该死的领导趁机针对了。

看着手机壁纸上温婉可人的美女照片,贺青的嘴角浮出一抹无奈的苦笑。

为啥做梦梦到的不是自己女朋友呢?

明明都要订婚了……

一想到梦境中和天仙般的美女翻云浮云,罪恶感油然而生。

最要命的是,这段时间每天晚上都在做同一种梦,只不过是和不同的天仙美人儿。

有金发魅眼波涛汹涌的,有冷若冰山柔情似水的,更有甜美可爱热情似火的……

到今天为止,已经是第七个了!

每次做完梦都是这种即将虚脱的感觉,贺青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中邪了?

苦思冥想无果后,贺青抓起床头剩下的矿泉水,吨吨吨一饮而尽。

这时,突兀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贺青的思绪。

消息是母亲发的,贺青了一眼,神色变得有些复杂。

“阿青啊,我和你老爹商量着给你攒下来十万块钱,加上你那边的应该够首付了!”

“这下好了,房子有了你和小梦就能结婚了,到时候你可不能亏待小梦啊。”

母亲言语中都是透露着高兴,一串文字后面还罕见的发了个表情包。

“哎,这钱是父母忙碌一年的血汗钱,可人家要的是全款买房……”

贺青有些无奈,但也没办法。

他就是个普通家庭的孩子,父母在工厂里打工,好不容易给他和妹妹拉扯大了。

贺青以为大学毕业参与工作了,就能赚钱就能回报二老,帮他们减缓一下抚养妹妹的压力。

结果到头来工作两年,手里每月分币不剩。

其是要不是因为大学谈了个女朋友,他开销也不至于这么大。

一年到头各种节日,几乎就把他给掏空了!

大学四年到社会两年,贺青和黄小梦已经恋爱长跑六年,这期间两人仅仅是拉过手,连接吻都没有。

黄小梦曾说过,最美好的都要等到结婚那天。

所以这六年下来,贺青一直在等,等的最近每天都在做春梦……

修长白皙的大腿加上***的身材,贺青多么希望做梦的主角是黄小梦。

就那小嘴和清纯的表情,滚床单的时候一定很刺激!

“女朋友才是真的,梦里都是假的……”

贺青一声长叹,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搞钱。

听父亲说过,他曾经也是个大家族的少爷,人前人后风光无限。

可后来因为一些事情,父母被贺家无情抛弃,甚至父亲被打断了双腿四处追杀,这才隐姓埋名在了海城。

只不过那时候的贺青才刚出生没多久,对于那些事情都没什么记忆。

随着年龄长大,贺青对于这件事情就越感到不忿。

究竟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能这么对待一个刚有孩子的家庭下这么狠毒的手?

贺青正回忆着,手机再次响起。

“贺青啊,这彩礼钱和房子准备的怎么样了?”

大清早就打电话来问钱!

听着手机里尖锐刻薄的声音,贺青很想大骂两句,却还是忍住了。

他这准丈母娘,简直就是个吸血鬼!

本来老丈人都没说什么,就是因为她,才硬生生多了个需要房子的要求……

要知道海城的房价可不便宜,随便一套都是七八十万起步。

加上三十万的彩礼,就是一百多万!

他贺青就是不吃不喝,凭着现在一月三千的工资,也得攒个三十年!

“那个,阿姨……要不咱再商量商量?”

“这有什么可商量的?”

“贷款买的房子能安心吗?可不能贷款借钱!不然小梦跟着你那得吃多少亏啊!”

“往后你和小梦结婚了,你父母一定不能过去住,到时候你们一家人欺负小梦怎么办?”

“还有你那妹妹你也不能再管了,多大的人了还不能自食其力吗?”

电话中,黄小梦的母亲叨叨起来,那嘴和机关枪一般,贺青一句话都插不上。

这些事情贺青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了,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意思再明显不过,言简意赅就是不让他供养自己父母,全心全意管好自己的家。

***!

老子父母生养这么多年,结果结个婚就要让他成孤儿?

很多次贺青都想怼她们一句,没有父母哪来的他,可一想到已经和黄小梦长跑六年,还是忍下来了。

在她和黄小梦看来,不是全款买下的房子和没有黄小梦名字的房本,都没有保障。

“可您也知道,我这工作刚两年……”

贺青想打感情牌,可准丈母娘似乎早知道他会这样,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我知道,你刚工作两年,家里妹妹有你父母呢你操什么心?但时间不等人呀!”

“你想想现在小梦大好时光,就这么等下去?”

“等你有钱了,小梦也人老珠黄了,到时候你拍拍屁股走了,她可怎么办啊……”

连珠炮一般的轰炸,贺青顿时就没话说了。

可不管怎样,就是把他给卖了,也凑不出来一百万啊!

“阿姨知道你缺钱,所以给你找了个陪酒的工作,你要是给人家陪高兴了,说不定就有一大笔钱。”

贺青一听她这语气,顿时就明白过来。

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呐!

“好……您把电话号码给我,我到时候就去。”

听着电话那头和机关枪一样的叨叨,贺青无奈治好答应下来。

没办法,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可哪次贺青不是白打工?

中介基本都把钱给她了!

何况这年头,身为男孩子也不安全,谁知道去陪的是个天仙呢还是母猪呢……

好不容易挂断电话,贺青起床煮了包泡面,随后象征性打扮一番,直接就出门了。

来到指定会所后,贺青脸色突然一变,只得闷头找起厕所。

一定是加的那个鸡蛋坏了!

现在他肚子钻心一样疼,看到洗手间直接就冲了进去。

“啊……你轻点!弄疼人家了……”

刚进洗手间,娇滴滴的声音从隔间就传来。

贺青本来咕咕作响的肚子立马就没这么疼了。

这谁玩的这么嗨,跑厕所里来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