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太彪悍免费资源 沈时景柔小说结局在线阅读

将军夫人太彪悍免费资源 沈时景柔小说结局在线阅读

《将军夫人太彪悍》主人公叫沈时景柔,由气鼓鼓的河豚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古代小说,已上架网络。沈时这时终于明白了景柔所讲的在山坡上找到的身影,居然是自家人,他有些啼笑皆非,早知那样,又何必让景柔费尽心机的隐藏印痕。容七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沈时,询问道,“大将,大家什么时候回边疆,那里状况也许不太妙。”

《将军夫人太彪悍》 第3章 死了又要去捡爹爹了吗 免费试读

景柔审视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发现他只是抿紧了发白的唇,眼底闪过一丝迷茫,却没有反驳。

她心底一喜,没想到还能捡到个失忆的,这下连解释的话语也都能推到他失忆上面。

等等?

景柔神色一凛,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沈时发白的唇瓣上,唇形是非常完美,但是白的有些过分了。

这不会是有病的吧?

她的目光往下移,才看见沈时胸膛上那渗透出来的鲜血,方才抱得时候光顾着摸他的身体,压根没注意到沈时闷哼了一声。

现在想来,离得近了,鼻腔中还闻见过血腥味。

景柔顿时警惕了一眼,低头看着芝麻汤圆,“你在哪里碰到他的?”

这下连爹也不叫了。

沈时很敏锐的察觉到了女人的善变。

景西眨巴了两下黑葡萄似得双眼,天真又可爱,“就在娘亲打猎的山上。”

“嘶——”景柔倒吸一口凉气,这男人是被野兽追杀的?那身上的伤势?是不是被野兽咬的。

猫狗咬了会得狂犬病,不知道被野兽咬了会不会也得狂犬。

留?还是不留?

万一狂犬病发作怎么办?

沈时勉强支撑自己等到了景柔的回来,此时已经完全支撑不住,看着景柔变幻莫测的脸色,很干脆的昏了过去。

景柔下意识的接住了沈时,这时候她才发现,沈时的脸色远比她刚才匆匆看了一眼的还要差。

秉承着做好人好事的基本原则,景柔打横将沈时抱起,轻轻地放到了床上。

“最好给我醒过来自己洗被子,否则我将你扔出去喂熊瞎子!”

昏迷中的沈时听不见景柔恶狠狠的话语。

景柔三下五除二的将沈时身上多余的衣服除去,完美的健硕的身体就这么赤条条的出现在母子俩面前。

景西小嘴张得大大的,惊呼道,“娘亲,他还能活吗?”

“看天意吧。”景柔抿唇说道。

沈时的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无数,最严重的莫过于从左胸膛处贯穿到右腰处那道伤疤,触目惊心的让景柔不敢想象当初这人遇到了什么事情,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相对于这处伤疤,其他的伤势就已经算是轻伤。

而眼下,沈时的右胸口处则是被人用剑刺伤,伤口深可见骨,景柔脱—衣服的速度又快又稳,但还是牵扯到伤口。

现在伤口的鲜血一直流着,古铜色的身体半边都被鲜血浸染。

景柔皱着眉头,让景西看好他,自己去厨房烧热水。

“还以为捡到了一个干活的好手,结果却是一个讨债的,”景柔叹了口气,看着热水咕嘟嘟的冒起了热气,擦了擦手上的灰尘才端满一盆水来到床前。

毛巾浸湿了热水,一遍一遍的擦拭着男人的身体,被鲜血浸染的地方也渐渐干净。

许是伤势太过严重,昏迷中的男人闷哼了好几声,让景柔不得不放缓动作。

“娘亲,我还有爹爹吗?”景西眼里闪过一丝担忧,在后山捡到一个失忆的男人,很难的。

要是这个人死了,他什么时候才能再捡一个爹。

景柔看着景西的眼眸,将沈时丢出去的话语到了喉间硬生生的吞咽了下去。

自景西出生就没见过爹,别的小孩受了委屈回家都会跟爹娘撒娇,而他只能从委屈再到后来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小大人。

可是他终究是一个小孩子,哪怕掩饰的再好,景柔也曾发现过景西偷偷哭过几次没有爹爹。

“会有的。”景柔将刚擦拭过沈时身体的毛巾放进热水洗下,一盆清水已经满是血渍。

景柔换了两盆水才将沈时完全清理干净。

倒上自己秘制的金疮药,做完这一切后,才累的坐在桌子边缘给自己倒了杯热水,灌下去后,才长舒口气。

“儿子,你饿了没,咱们把那只兔子烤了吃吧。”

景西这下也顾不上便宜爹了,猛地点头,娘亲烤的兔子可比麻辣兔子更加好吃,但是娘亲说烧烤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他还小更加不可以吃。

所以景西就算再馋也很少提烧烤。

现在娘亲自己提了,他立马蹬着小短腿,忙着准备烧烤要用的调味。

要不是他还小,肯定会帮娘亲抬来那个奇怪的架子。

准备工作做好之后,景西眼巴巴的看着景柔熟练地将兔子放在铁网上翻身。

滋滋的油声冒着,勾人的香味也幽幽的传出。

景西深吸了口气,觉得今天的兔子实在太香了,他的口水都快兜不住了。

“娘亲,兔兔什么时候可以吃啊?”

“马上就好。”

他们住在大山脚下,景柔又时常打猎,烧烤对于她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母子俩盯着滋滋冒油的肥硕兔子,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熟的那一刻,景柔眼疾手快的将兔子拿下来,割了一块兔大腿上的肉给景西。

“小心烫。”她嘱咐了一句,然后拎起另一只兔腿,啃了起来,刚出炉的烤兔肉很烫,但是味道也十分的鲜美。

景柔一边吐着舌头,一边忍不住舔两口。

什么腌制兔肉过冬。

太抠搜了!

现在捡到一个男人,等他好了,一定让他到深山里打一头熊瞎子过冬!

景柔恶狠狠的咬了一口兔肉。

可他这个伤势熬不下去,直接死了,那她一定要将他丢到深山里喂熊瞎子!

“娘亲,偶们要不要给爹爹留点兔兔呀?”景西吃到一半,才想起房间中的那个男人。

也不知道他伤重的躺在深山里多久了,饿不饿,要是没病死而是饿死了就不好了。

“不用管他,现在要是给了吃的,他病死了咱们还损失兔肉。”景柔咬了一口喷香的兔肉,语重心长的说道,“儿子,你以后要是捡爹爹一定要捡没病的,这个看起来很容易死的。”

“现在死了也就算了,趁着夜黑风高,往山上一扔就完事,”

“要是熬个几天再死,咱们不仅要照顾他,还得给他吃的喝的,那就亏大了。”

景西听得猛点头,眼里满是崇拜,“娘亲说的很对!”

他怎么就没想过这个问题呢,果然娘亲才是最聪明的。

半昏半醒的沈时听到一大一小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