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空间:我娇宠了首辅大人》by莫贝(沈玉娇谢珉)未删节免费阅读

《医药空间:我娇宠了首辅大人》by莫贝(沈玉娇谢珉)未删节免费阅读

独家新书《医药空间:我娇宠了首辅大人》是来自莫贝著作的古代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玉娇谢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大哥,南水村到了!”沈大志这才悠悠转醒,带着包袱从牛车上下来。

《医药空间:我娇宠了首辅大人》 第2章 赎身 免费试读

许是沈玉娇的眼神太过明亮,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信任感,管叔顺手把药丸接过来放入了嘴里。

药丸入口即化,苦涩中夹带着淡淡的药香,片刻之后,便觉得胸闷气短的症状好了许多。

管叔眼神亮了几分,忙追问道:“小姑娘,能否再给我两粒?我家中还有人生此病,我拿银钱买。”

他家公子常年病痛缠身,久病不治,要能得此药丸,也能少受些磋磨,夜里也能睡的安稳些。

沈玉娇摇了摇头,这药丸是她试验空间自制药丸时炼制好的解毒丸,由于药材珍贵,她只练成了两颗,最后一颗就是老爷爷刚吃下的这颗。

空间是24世纪医学科研产物,里面有许多高科技医疗器械,还有各种实验试剂药丸,不过使用得兑换医疗值,只有最顶尖的医师才能使用全部功能。在现代她自己就是最顶尖的医师,但是穿过来之后,医疗值为0,只能取出事先存放于空间中的物品。

“这药丸是解毒丸,给你吃是因为你中毒了,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不一样,这药你合适,并不能保证其他人合适。”顿了顿,只听沈玉娇又道:“原本我倒是可以给你家中人看诊,不过现在我被卖给这位妈妈了,怕是行不通了。”

管叔急了,他身上的毒藏得如此隐秘,旁的大夫都未曾察觉,只有这个小女娃觉察到了,再者小女娃的解毒丸药效他自己也收益了,料想医术定然不差。

无论如何,他都要让小女娃去给公子看病!

管叔倒觉得这不是什么问题,被人卖了再买回来就是了。

“这女娃我买下来了,多少银子你只管开口?我给你银子。”

老鸨勾唇轻笑:“十两银子,这人我就不要了,至于你要让她看病还是办其他的事情,都不归我们管!”

沈玉娇瞪大了眼:“你这是狮子大张口,我奶奶分明是二两银钱卖了我,你张口就要十两?”

老鸨双手环绕在胸前:“价格我开出来了,至于你们能不能接受是你们的事情,这就不是我该考虑的了!”

老鸨见老人不吭声,朝着壮汉使了个眼色,壮汉扯着沈玉娇往前走。

管叔见状,急匆匆喊道:“别,我,我赎!”

老鸨在旁听得真切:“老人家,你当真要拿十两银子替她赎身?”

管叔咬咬牙,狠狠心:“赎,只要能替我家公子解毒,哪怕砸锅卖铁我也赎。”

“这是十两银子,你数数。”

老鸨眉眼涌上几分笑意,出来一趟十两银子到手,这买卖划算,把银钱装好,老鸨扭着细腰上了牛车。

成功逃脱老鸨挟制的沈玉娇跟着管叔往前走,绕过两个胡同,走到最后一户人家就是管叔的家。

俩人刚进家门,便听见屋里传来瓷器破碎的声音,管叔脸色一变,拔腿往屋子里跑。

沈玉娇见状,收起打量的心思,紧跟着进了屋子。

屋子里的摆放极为简单,除却一张炕之外,就只余一张桌子和一个矮凳。

借着昏暗的光线,沈玉娇看向跌坐在地上的男人,男人一袭月白色长袍,越发显得肤色白皙如玉,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一头乌黑如墨的头发被一根玉簪高高挽起,目若朗星,面如冠玉,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似的。

虽然门窗紧闭,可屋子里的味道并不难闻,比管叔身上更为浓郁千百倍的药香味弥漫在空气中。

药香味中夹杂着几分甜腻味,这股味道无一例外都是从男人身上传来的。

“公子,磕着了没有?”

男人自嘲一笑:“管叔,我连倒杯茶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还把茶壶摔了!”

管叔费力的把男人从地上捞起来,男人半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管叔身上,走起路来,腿下意识的打弯。

从桌子到炕上不过是五步远而已,男人却足足走了一盏茶。

“公子,我找到一个神医,她定然能治好你,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男人循着视线看过去,见站在面前的不过是个十一二的女娃,女娃身量娇小,皮肤蜡黄,身上的衣裳还缝着补丁。

男人自嘲的笑了笑:“管叔,镇上是没有大夫了吗?你怎么把人家的女娃娃给带回来了?”

“我的病我心里清楚,不用白费力气了,都是徒劳。”

不等管叔搭话,沈玉娇上前两步把手搭在男人的手腕上。

脉象时而缓,时而急,且若有若无,若不是这个人活生生的躺在自己面前,她怕是要和药堂里的大夫一样,都以为这男人没救了。

“果然如我猜想的那般,你得的根本不是病,是一种毒!一种无色无味之毒,起初发毒时就像是风寒一般,浑身虚弱无力,所以一般的大夫都会当做风寒来医治,刚开始喝过药后会缓解几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喝下去的药更像是催命药似的,不仅不起作用,反而延误病情。”

“至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药香味,更像是生命到了尽头的一种预示。病入膏肓之时,你身上的药香味会越重,而你们根本不会察觉,只会觉得是常年喝药的药香味。”

男人本以为眼前的女娃和那些庸医一样,倒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能说出些不同的话来,忍不住侧目打量。

一双似葡萄般大的眼睛晶莹透亮,谈起他身中的剧毒,小姑娘眼睛里迸发的光彩像琉璃珠似的五彩斑斓,那种骄傲中带着些许自信格外地引人注目。

虽自知管叔从不喜玩笑,可这样年幼的小姑娘就算粗识些医理,也不像是精通懂医术的。

男人半开玩笑:“你的意思是我身上的药香这么浓郁,已经病入膏肓没救了!”

沈玉娇确如其事的点点头:“一开始确实是这样,不过现在你遇到了我,我便不会让你有事!”

男人挑了挑眉,默不作声。

沈玉娇知道男人不信,不过她会用行动告诉他结果。

“管叔,拿点白酒过来。”

管叔把白酒放在桌上,随后立在一旁静等吩咐。

“管叔,你先出去,我医治的时候,不习惯有外人在场。”

管叔下意识的抬头看向男人,只见男人朝着管叔使了个眼色,管叔默不作声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