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愿简司深大结局免费阅读 许愿简司深全文小说

许愿简司深大结局免费阅读 许愿简司深全文小说

许愿简司深是作者江九月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那么许愿简司深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简先生,听说您当年是用了‘威逼利诱’的手段,才将简太太追到手的,是这样吗?”主持人激动非常,有生之年,能采访这位中南最具神秘感的男人,简直是运气爆表。“当年,其实是她追我!”男人慢条厮理的说道。主持人倒抽了一口气,露出了了然的表情。节目录制完毕之后,有人看到简先生在休息室里哄老婆。“宝贝,别生气了,我错了,不睡客厅,睡床底好不好?”许愿一脚将人前高冷,人后无赖的男人踹开,“简司深,你要不要脸……”“脸有什么用?脸生来就是为了给老婆打的!”休息室外,跪倒一大片!

《简少追妻步步为营》 第1章 畜生配白莲 免费试读

中南第一医院的高级病房内,许愿缓缓的睁开双眼,鼻间传来消毒水的味道,视线里是医院纯净的白。“许小姐,你别动,你的右腿被滚石砸伤,情况不是很好,我听医生说,可能要截肢!”正在给许愿换药水的小护士见她想爬起来,连忙按住了她的肩膀。“截肢?”许愿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炸响,整个人都怔住了。原本抓住床单的手,下意识的便去捶自己的右腿。没有知觉!一点痛疼都感觉不到!她这才反应过来,昨天他们一行人去深山探险,结果遇上了大雨,山体滑坡,她跑步慢,远远落在了人群的后面,她喊陆少诚救他。陆少诚从队伍里折返了回来,但讽刺的是,他救了她的妹妹许诗琪。雨很大,许愿还是清楚的听到了陆少诚的喊话,他说:“许愿,诗琪的身体一向不好,我不能让她出事,你比她坚强,你一定能挺过来的……”结果,许诗琪获救了,而她许愿却被滚石砸伤了腿。“许小姐,不是……”小护士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打自己的嘴边。许愿轻笑,“没事,知道总比不知道好!”这话,也不知道是指哪件事。窗外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为她苍白的面容添了几丝莹白的透明感,她微眯双眸,神情是说不出的淡漠,嘴角却不由自主的勾起了一丝嘲讽的弧度。陆少诚是她的未婚夫。她和陆少诚的订婚典礼就在三天后,这次出游是许诗琪提出来的,说是要为他们二人举行一个告别单身的冒险仪式。谁都没料到,进山的那天下起了大雨,进而引发了山体滑坡,好在不算严重。整个队伍里,除了许愿被埋,其余人都只受了轻伤。正想着事情,病房的门被人轻轻的推开了,小护士立马识趣的收拾了东西出去,与她错身进来的男人高大英俊,让小护士面上一红,依依不舍的又多看了几眼。“好些了吗?”男人在病床前的凳子上坐下,脸上表情凝重。许愿没有说话,目光仍旧保持着看着窗外时的沉静。“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但当时情况紧急,我只来得及保护诗琪,况且诗琪是你的妹妹,你心里也是希望我先救诗琪的,对不对?”许愿缓缓的将目光收了回来,她看着坐在离她一米远的男人,明明这么近,却像是隔了千山万水。以前看不清的东西,似乎在这一刻,全部明了了。年前,许诗琪的生日,陆少诚送了她一整套珠宝首饰,价值连城;而她的生日,陆少诚只敷衍的和她吃了一顿饭。去年,许诗琪发烧住院,陆少诚每天探望,连公司都不去了;而她,就在那几天,被一个难缠的客户灌酒,喝到胃出血,陆少诚只派了个护工过来,形式上看过她两次,就没了踪影。还有那一次……往事一幕幕的闪过脑海,许愿的双眼几乎充血,她是有多相信陆少诚和许诗琪,才会将自己搞到这个地步?原来……陆少诚喜欢的人是许诗琪。而她,不过是陆少诚道德绑架下,不愿抛弃的尊严。她和陆少诚在一起六年,走过了四年的大学时光,毕业后,她就进了陆氏,与陆少诚一起携手打造了一个陆家的天下。那至高无尚的荣耀,她没有贪恋半分,她全让给了陆少诚。让他在短短几年内,成了整个中南烫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陆氏集团她尽心尽力,陆家的大小事物,她事无巨细,甚至用纤纤玉手,伺候过陆少诚那病入膏荒的奶奶的屎尿。这一切的一切,在经过这场磨难之后,都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陆少诚,我到今天才发现,你就是个披着翩翩公子外表的畜生!”尖锐的话,并不十分激动,却难听到了极点。陆少诚的脸色一变,“许愿,你怎么变得这么无理取闹?”“呵……”许愿终于笑出声来,“陆少诚,你今天来,不就是来给我骂的吗?你既然求个心安理得,那好,我给你就是,我说你猪狗不如、狼心狗肺、就像那阴沟里臭虫……”极尽恶毒的话,终于让陆少诚心里那仅存的一点儿愧疚也消散了,他皱眉,喝道:“许愿,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以为……”“你以为什么?你以为我是傻子是不是?以为我事到如今,还要傻到什么都不知道,体贴入微的告诉你,你该救我那好妹妹,对不对?你以为我傻到容许你婚后与我那好妹妹偷情,还要送上祝福,对不对?陆少诚,我今天才看清你丑陋的真面目!”一声声斥责,每一句,都直戳陆少诚的内心深处,直白的让人无地自容。他脸色铁青的厉害,脸颊抽搐,却是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话来。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再次被人推开了,一抹娇俏的身影闯了进来,“姐姐,不是的,不关诚哥哥的事,是我,都是我的错,我不知道姐姐还在后面,我应该让少诚去救你的,是我……”许诗琪声泪俱下,走路时踉跄了一下,险些栽倒在地。陆少诚立马飞奔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搂住她:“诗琪,你怎么出来了?医生说你身体虚弱,起码要休养三天才能下床!”许诗琪窝在陆少诚的怀里,“诚哥哥,我担心姐姐会责怪你,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你来代我受错,我想只要我诚心跟姐姐道歉,姐姐一定会理解的!”“诗琪……”陆少诚喉头发涩,倘若方才他还因愧疚而有所动摇,那么,许诗琪的一席话,无疑让陆少诚吃了一记定心丸。这样的女孩,太善良了,善良到他不忍心伤害她。许愿的手紧紧的抓着被角,听着他们情意绵绵的对话,不难猜测出在她重度昏迷的这几日里,陆少诚没有守在她的身边,而是贴心的为她守着她的‘好妹妹’去了。说不难过是假的。毕竟六年的感情了,即便还没有走到完全交付的地步,但她也曾一度以为,陆少诚就是她许愿的一生。“姐姐,对不起,你打我吧,你骂我吧,都是我不好,我不知道姐姐还在后面,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一定会不顾一切的让诚哥哥去救你,姐姐……对不起……”许诗琪说话时带着哭腔,是货真价实的楚楚可怜。这一点,许愿永远都学不来。“呵……”许愿冷笑,她的目光缓缓的落在了许诗琪的身上。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她若还以为许诗琪和陆少诚是单纯的‘兄妹’关系,那她就真的是愚不可救了。“诚哥哥?”许愿低声问道:“你们在一起多久了?三年?五年?还是更久?你不知道陆少诚是你未来的姐夫吗?你插足做小三,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很刺激?许诗琪,如果陆少诚是个畜生,那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表子!”许诗琪的脸色一白,瞪着一双无辜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许愿,似乎是吓坏了,身体向一旁歪去。陆少诚连忙扶了她一把,语气不善的指责许愿:“你怎么能这么说诗琪?”许愿这一回是真的笑了,笑的前俯后仰,笑的身体都发疼,她反问陆少诚,“插足别人的婚姻,不是表子吗?背着自己的未婚妻和小姨子搞在一起的不是畜生吗?”这一回,连陆少诚都噎的说不出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