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后,我被残疾老公宠爆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by沈钰锦大结局

《替嫁后,我被残疾老公宠爆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by沈钰锦大结局

《替嫁后,我被残疾老公宠爆了》是由作者沈钰锦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内容真实,情节描写细腻,扣人心弦,非常好看。替嫁后,我被残疾老公宠爆了小说试读:父亲公司濒临倒闭,后妈设计她替妹妹嫁给周家残废的私生子周霆钧?沈优优识破奸计仓皇逃跑,却意外与陌生男人一夜缠绵。本以为不过是昙花一现的艳遇,却不想男人却口口声声要娶她?外婆病重,她求助无门再遭算计,一夜醒来,终是成了周家的小媳妇。谁料那艳遇对象再次缠上来,人前处处替她撑腰,人后逮到机会就欺负她。直到一场家宴,她和他才突然得知,真相竟是……“老婆,我错了。”男人低声求饶。沈优优不屑冷哼,“不好意思,我丈夫另有其人。”

《替嫁后,我被残疾老公宠爆了》 第2章 免费试读

翌日,清晨。

镜湖公寓。

周霆钧半倚在沙发上,左手不断地把玩着从包间里带回来的半包头孢,他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缝了四针,但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俊朗和帅气。

墨雨站在一边气都不敢喘一下,他时不时地朝着周霆钧望了望,生怕眼前的这尊大佛会把昨天晚上的事情怪罪于他。

“人查到了吗?”

“查到了。”墨雨赶紧把搜集到的资料递了上去。

“她叫沈优优,是市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逃跑的时候监控正好拍到了正脸,不过昨天会所线路检修,除了VIP区,其他地方的监控都停了,所以暂时也不清楚为什么她会跑进去。”

“是嘛。”周霆钧不动声色地应了句,脑子里却似乎还在盘算着什么。

墨雨自然知道他的顾虑,于是立马宽慰道:“老板,这沈优优应该和大夫人没什么关系,我查了她五年以来的通讯记录,没有任何一个号码是大夫人那边的。”

听到这些,周霆钧一直板着的脸终于松缓了些。

这些年袁春香为了从他手里套走股份不知道干了多少缺德事,在国外找人刺杀、制造车祸,后来发现都不成功,便只能费尽心思在他回国之后给他塞女人。

可周霆钧是什么人,从小就生活在M国的黑人街,什么腌臜社会的事情没见过,就这些个野模小外围还想诱惑他,真的是做梦。

袁春香似乎也是看出了这点,所以只能又改变策略,这一次也不知道她用什么方法,竟然让周老太爷应允了自己和沈家小姐的婚事。

但他不傻。

袁春香给他塞的女人,他不会要的。

这不昨天说好晚上回家见一见那个沈家大小姐,可他故意爽了约,想必那个可怜的沈家小姐应该在周家等了他一夜吧。

想到这,周霆钧难得地勾了勾嘴角。

墨雨这时把另一份资料也递上来了,是沈优优从小学开始所有的档案。

周霆钧瞄了一眼家庭关系,只见父母那一栏里都齐刷刷写着【已故】两字。

周霆钧的眉微微地蹙了蹙,说不出的感觉。

他拿着手里的资料,目光紧紧地盯着照片上的女人。

海藻般的长卷发,黑葡萄一般的眼睛,挺直饱满的小翘鼻,嫣红的小嘴显得特别的可爱。

周霆钧一下子出了神,紧接着他脑海里浮现出来的便是沈优优和他接吻啃咬的画面。

一瞬间身体陡然升温。

他大概是疯了。

随手一甩,资料被扔在了桌上,墨雨好奇地转过头,“老板,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周霆钧直起身子,过于挺直的腰板显得有点僵硬,他单手握住下巴,闭眼冥思之间吐出一句:“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沈优优有点眼熟?”

墨雨闻言立马探头上去看了看,大卷发,大眼睛,高鼻子,小嘴巴,虽谈不上什么国色天香,但也确实是个美女。

他想了一圈,似乎也没什么印象,于是便摇了摇头。

“我倒是没什么印象,老板以前见过?”

“我也不知道。”周霆钧睁开眼,黑眸里是一望无际的平静,没有人猜的出他的情绪。

只见他站起身然后用几乎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对着墨雨说了句:“去买一盒避孕药?”

“啊?避孕药?老板您……”

“是要我说第二遍?”

“不用!”墨雨连连摆手:“我立马去。”

避孕药的牌子很多,墨雨又没经验,大庭广众之下也不好询问太多,思前想后只能叫导购医生把所有牌子的避孕药都拿了一盒。

结果回去后周霆钧整张脸都青了。

“你是去进货?”

墨雨负手立在一边,脸色颇为尴尬,他小声解释自己不太懂,周霆钧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皱着眉在里面选了一盒包装最小的塞进了自己口袋。

“备车,去医院。”

…………

沈优优正在外科门诊坐诊,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请21号……Halee进四号诊室看诊。”

英文名字???

外国人???

沈优优清了清嗓子准备露一手流利的英语,可打开门,竟是昨晚包厢里的那个男人。

他怎么来了?

是来找她的?

沈优优赶紧带上眼镜,今天她没化妆,她想,男人不一定会认出她。

“Halee是吧,病历本给我,来看什么的。”

“脑袋。”

听到这个,沈优优忽得舒了口气。

应该只是单纯来看病的。

她赶紧打开病历本沙沙地写了几个药:“不严重,拿点消炎药回去吃吃就好了。”

“你都没看,怎么就知道不严重。”

“我……”

沈优优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赶紧解释了起来。

“看纱布的长度能判断出伤口应该不大,而且你现在说话声音响亮,意识清醒,再者额头也不是什么致命的部位,所以不会有什么大事,当然,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可以三天后再来复诊下。”

反正三天后不是她的班。

“不愧是医生,一眼就知道严不严重,难怪你能在打了人后跑得如此的心安理得。”

沈优优手里的笔一下子停了下来,她缓缓抬头,目光在对向男人的那刻忍不住地心虚起来。

“怎么?昨天晚上才发生的事情沈医生就不记得了?”

“记得。”明显就是冲着她来的,沈优优也不赖了,干脆挺直了腰板,据理力争起来,“事出有因,打你也不是故意。”

“可你除了打我还做了别的。”

“那是酒后乱性!”

沈优优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男人见状却只是淡淡地扬了扬眉,“我看沈医生这是强取豪夺。”

这是给她按了罪名?

沈优优有些无奈,但还是努力地接受,“我当时是喝醉了,我以为自己在做梦。”

“做梦?沈医生梦游的时候都这么奔放?。”

“我……”

不似沈优优的紧张和激动,男人从进门开始浑身散发出来的就是冷静和沉着,他像是一只豺狼,而沈优优便是他等着自己跳到嘴里的猎物。

“看来我只能报警了,警察应该知道怎么判定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