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是江河于乐瑶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主角名是江河于乐瑶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江河于乐瑶是著名作者疯狂的克拉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咱们接着往下看创业成功的江河因得罪权势而被关进精神病院,而这小小的疯人院却隐居着一位世外高人,江河拜师门下,练仙法,习医术,学风水,鉴古宝,三年后,当江河出院,却发现兄弟反目,女友背叛,父母靠吃咸菜度日,妹妹被逼当了舞女……

《圣王归来》 第5章 免费试读

“讲!”

只见张大龙面露狠色:“您若是看那马天放不顺眼,属下立马派人做掉他全家!”

闻言,江河讥笑一声。

曾经,马天放是他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但,现在江河贵为圣门之主,已经是马天放触不可及的存在!

“不必了,我想让他死,一只手就能捏死他!”

“是!属下告退!”

很快,张大龙开着奔驰离开了小区。

第二天,江河如约来到了宴味楼门口。

宴味楼是江北顶级的五星级饭店之一,其口味与风格在江北都是独树一帜。

而今天,宴味楼门外却极其热闹,红色的横幅高挂门上。

“祝新郎马天放与新娘于乐瑶新婚快乐。”

看到横幅,江河有些意外,没想到于乐瑶还真有些手段,能让家财万贯的马天放与她结婚。

对于于乐瑶,江河并不在乎,他现在只想约见虎凯,了解圣门情况。

“天字间约见。”

瞥了眼张大龙发来的短信,刚想走入饭店,江河却被门童拦了下来。

门童上下打量了江河一番,见江河一身地摊货,眉头立即皱了起来。

“有请柬吗?”

江河一愣,摇头:“进你们饭店还要请柬?”

“切!又一个来蹭饭的穷鬼!今天我们宴味楼已经被马家给包下来了!没请柬你来吃什么饭啊?赶紧走!”

门童极为不耐烦地驱赶道。

闻言,江河眉头紧皱:“包下来了?难不成那天字间也被包下来了?”

“天字间?”

门童诧异了几秒,随后爆笑:“哈哈!可笑!天字间是没被包出去,但天字间可是我们宴味楼的至尊包间!单次使用费二十万!”

“而且你知道今天定下天字间的人是谁吗?猛虎堂凯爷!你难不成想说,是凯爷要请你吃饭?哈哈!”

话音刚落,周围的路人都发出一阵嘲笑声,江河在他们眼中,宛如一个傻子。

就在此时,只见从饭店内走出二人,门童见状,连忙收起笑容,深深一个鞠躬:“马少好!”

只见身穿洁白婚纱的于乐瑶挽着满脸高傲的马天放走出了饭店。

“吵吵什么?”

马天放一脸不耐烦之意,但当他看到江河之后,也是一愣:“江河?你还敢来?”

看到江河,马天放便怒从心起,昨天被打的脸还在隐隐作痛,身为马家大少,他何时被人如此欺辱过?

“马少!这小子脑袋好像让门给夹了!非说有人在天字间请他吃饭!”

“天字间?就他?”

闻言,于乐瑶不屑一笑:“他配吗?一身衣服不超过二百块,谁瞎了眼请他在天字间吃饭?”

“我明白了,老公,他一定是后怕昨天打了您,所以今天来认错来了!”

认错?马天放讥笑一声:“现在,昨天是你运气好,但你以为一个张大龙能保下你吗?”

“等我的婚礼过去,就是你的死期!”

“想认错?可以啊!现在跪下来把我的皮鞋舔干净!我就原谅你!”

话罢,马天放一脸嚣张地伸出了自己铮亮的皮鞋,周围也是响起一阵起哄的声音。

再看江河,他瞥了一眼马天放,眼神中带着蔑视。

“你也配?”

“婚礼?一个被我玩剩下的垃圾,你也要?”

“滚开!”

江河一把推开马天放,便要往饭店里闯。

门童一看,连忙伸手拦住,怒道:“站住!再往里走我叫保安了啊!”

刚说完这句话,江河反手一巴掌便将门童打翻在地!

江河的力道奇大,一巴掌下去,门童已经喷出带血的牙齿,不省人事。

“不会说话,就闭上你的嘴!”

江河无视众人,大摇大摆地闯进了饭店之内。

“真是太嚣张了!老公,不叫人来教训他吗?”

于乐瑶满脸憎恨地道。

而马天放却冷笑一声:“呵,用得着吗?你别忘了,这可是冯家的地盘!”

说到冯家,于乐瑶也是眼前一亮,冯家与马家一样,都是江北四大家族之一,敢在冯家的地盘闹事,江河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位大人物要宴请江河到天字间做客!”

马天放拉起于乐瑶的手,紧紧跟上。

天字间,是宴味楼最顶级的单间,需要通过一楼的婚礼殿堂搭乘电梯才能到达。

而一楼,正是马天放与于乐瑶举办婚礼所用的殿堂。

一进去,江河便看到许多张熟面孔,曾经生意往来的合伙人,同学,甚至还有曾经的员工。

江河不想逗留,于是便加快了脚步,但偏偏有人却不想让他离开。

“呦!这不是江老板吗?您这是来参加前女友的婚礼吗?”

只见一名油头粉面的胖子拦住了江河,一脸嘲弄。

“赵磊?”

看到他之后,江河眉头一皱。

他是跟随江河最早的一批员工,曾经算得上是江河的心腹,但偶然的一次机会,江河却发现赵磊偷偷挪用公司公款。

三十万的广告费,他报六十万,一怒之下,江河便将他开除出了公司,并且报了警。

“您还记着我呢!我还以为您早就把我给忘了!毕竟您可是江河传媒的大老板啊!”

赵磊端着红酒杯阴阳怪气地道。

“还江河传媒呢,赵总,他那破公司不是早就被您给一窝端了吗?他现在的身价,还没您一只鞋值钱呢!”

一旁,一名女子满脸谄媚地嘲笑道,她曾经也是江河的员工。

往一旁一瞥,发现这一桌都是江河的老员工!

“呵,你们有事儿吗?”

江河满脸冷漠。

曾经,江河对他们并不薄,工资都比同行要高上三分之一,但墙倒众人推,没人会记得江河对他们的好。

“没事儿就不能找您聊聊吗?江老板,我听说,您刚从精神病院放出来?现在还没个正式工作吧?”

“咱们都是老熟人了,不如来我公司工作,给你个保安队长当当,一个月给你六千块,怎么样?哈哈哈!”

话罢,周围响起一阵嘲讽的笑声。

“我不在手脚不干净的人手下办事,再说了,你也不配!”

江河淡淡道。

一句话,直戳赵磊心中痛点,让他脸上横肉颤抖。

“***说谁手脚不干净?你那时候一个月赚几十万!老子花你点儿钱怎么了?***也花不完啊!”

“要不是你这个没有格局的垃圾报警,老子能蹲进去两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