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若绯顾盛寒小说全免读 沈若绯顾盛寒第1章在线阅读

沈若绯顾盛寒小说全免读 沈若绯顾盛寒第1章在线阅读

沈若绯顾盛寒是作者舒隐花泪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H市,豪门沈家破产,沈若绯从沈家千金沦落为人人打骂的小卒,走投无路之际成为了植物人的冲喜新娘。新婚第一夜,沈若绯小声嘀咕:“反正是植物人,腹肌摸一摸没关系吧?”新婚第二夜,沈若绯内心嘀咕:反正是植物人,我说点内心话,没关系吧?新婚第三夜,沈若绯看了眼床上的植物人,我换身衣服应该没关系吧?新婚第N夜,沈若绯惯例吃顾盛寒豆腐,说说心里话,却被突然醒来的某人拉入怀中,媳妇儿,对老公的身材可还满意。后来的日日夜夜,她懊恼不已,当初我沈若绯就算是饿死,也不该做顾盛寒这头狼的冲喜新娘。身后三个小萌宝,异口同声道:“妈妈,爸爸是狼,我们是小狼崽崽嘛?”

《我的植物人老公站起来了》 第1章 免费试读

“顶级豪门沈家已于一个礼拜前正式宣告破产,不日将清算沈氏集团用于拍卖偿还债务,而到目前为止,沈氏集团大小姐沈若绯仍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空荡荡的别墅内,沈若绯低眸,慢慢看着手机上的新闻,神色安静。

一星期前,她的父亲突然遭遇车祸抢救无效当场去世后,母亲一时间难以接受,也跟着从医院楼顶跳了下去,一夕间投资商们纷纷撤资,资金链断裂,偌大的沈氏集团,只用了短短几天,便已经是天翻地覆。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父亲生前的那些好友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手相助也就罢了,虎视眈眈想要趁机从中分一杯羹的人倒是不少,只用了一夜时间,沈若绯便看清了所有人的嘴脸。

今天早上,她刚刚签了拍卖沈家别墅的同意书,现在算算时间,法院的工作人员应该快要上门了。

沈若绯拎着行李箱起身,恋恋不舍的环顾这个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最后决然收回视线,推开门走了出去。

别墅区很难打到车,沈若绯也没想着打车,毕竟,上一波来要债的来过后,她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了几个零散的硬币。

“吱嘎——”

刺耳的刹车声传来,一辆亮银色的跑车在沈若绯身边停下,摇下来的车窗里露出一张幸灾乐祸的脸来。

“哟,这不是沈大小姐吗?一个人啊?”宋尧弘目光贪婪的盯着沈若绯的脸,几乎移不开视线,“听说沈家这房子要拍卖了,沈大小姐该不会无家可归到睡大街吧?”

沈若绯都懒得分给他一个眼神,继续拉着行李箱往前走。

她没有化妆,皮肤细腻柔白,五官精致如同画描,宋尧弘越看越心痒难耐。

在沈家没有破产之前,沈若绯可以说是南城名媛中最娇艳的玫瑰,明媚骄傲,众星捧月,多少世家公子都想要将这朵玫瑰摘下,宋尧弘便是其中之一。

只可惜,管他怎么献殷勤,别说是什么进一步发展,沈若绯甚至连话都没跟他多说过一句。

而现在,他倒要看看,她还有什么清高的资本!

“沈大小姐现在日子不好过吧?”

宋尧弘开着车慢慢跟在沈若绯后面,“不如跟了我吧,我保你跟以前一样,否则,现在可没有沈家做你的后盾了……”

他话音未落,却见沈若绯回头,眉目艳丽的看了他一眼。

“你说得对。”

沈若绯道,“我是该找个新的后盾。”

宋尧弘以为是自己的话奏效,还没来得及欣喜若狂的畅享以后温香软玉的日子,就见她拿出手机,不急不慢的当着宋尧弘的面拨出了一个号码:“喂?你之前开出的要求,我同意了。”

电话另一端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沈若绯应了声,随后报了自己现在的地址。

她挂断电话,眼角流光一转,看向宋尧弘:“听到了?”

宋尧弘脑袋一时间还没转过弯来,待反应过来后,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你什么意思?!”

沈若绯摊了摊手,语气很无辜:“就是嫌弃你的意思,说实话,我就算是再找靠山,也轮不上你。”

宋尧弘一脚油门走了,走之前留下一句:“你给我等着,等你落到老子手里,老子玩不死你!”

碍眼的人走了,没等多久,一辆黑色的卡宴缓缓从道路尽头开过来,停在她的身侧。

车上下来一个管家模样的男人,恭谨道:“沈小姐,夫人让我来接您。”

车子停靠在顾家门前,沈若绯跟随管家的指引来到大厅,姿态得体向坐在沙发上的人打招呼:“顾老先生好,顾夫人好。”

顾夫人唐绾不动声色的打量了眼面前的女孩,虽同为女人,但在看到她的瞬间,仍有一丝止不住的惊艳感。

“你就是沈若绯?”顾老爷子沉声开口,“坐吧。”

沈若绯没客气,直接在对面坐了下来。

“顾家的要求,想必你也都知道了。”唐绾咳了一声,神色威严道,“所以,你真的决定,同意嫁给盛寒?”

沈若绯干脆利落的点头:“是。”

顾家大少爷顾盛寒,同时也是顾氏的继承人,在一年前出了车祸,至今昏迷不醒,根据医生的说法,很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这一年来,顾家寻访名医偏方,却始终无济于事,病急乱投医之下,便想到了找人冲喜这个法子,寻遍与顾盛寒八字相合的女人,最后还真让他们找到了。

就是沈若绯。

若是在一个礼拜前,沈若绯还有拒绝的资本,而且当时顾家人也没有强逼她,只告诉她,让她考虑考虑。

为了救沈家,沈若绯这几天找遍了父亲曾经的故交,碰到的除了硬钉子,就是色眯眯想要包养她的老头子,再或者就是宋尧弘那样的人。

这么一看,嫁给顾盛寒,反倒是她最好的选择了。

论势力,顾家丝毫不比沈家弱,反倒更胜一筹,论人嘛,顾盛寒一个植物人,总比那些动手动脚的老色鬼要好得多。

顾老爷子颔首:“你有什么条件?”

沈若绯想了想,道:“我家在南城西郊有一块地皮,是我母亲生前的陪嫁之一,三个月后会跟沈氏集团一起拍卖,我希望顾家能帮我拍到那块地。”

顾老爷子稍微一想便想了起来,那块地皮不算什么热门地段,比起沈家的偌大家产,显得极其微不足道。

“可以。”

顾老爷子答应得十分爽快,他示意管家将一份合约拿了过来,递给沈若绯:“沈小姐可以看看,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就请签字吧。”

合约的内容十分简单,就是一纸卖身契。

除非顾家同意,否则沈若绯没有权力单方面解除婚约。

沈若绯简单扫了一遍合约,便在末尾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唐绾道,“你准备一下,过两天便是吉日,顾家会正式迎你进门。”

尽管顾盛寒现在躺在床上,不可能爬起来参加婚礼,但该有的章程一样都不少,甚至要更为正式。

沈若绯没有意见:“按顾家的意思办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