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禹珩白末筠小说全文 盛禹珩白末筠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盛禹珩白末筠小说全文 盛禹珩白末筠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盛禹珩白末筠是作者明窗开笔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白末筠还生着病,弱不禁风的坐在那,盛禹珩与她擦肩而过,没有想到日后两人会有斩不断的缘,她只是好朋友的妹妹而已,再次见面的时候,白末筠就一直盯着他看,眼里好像有很多故事,很多话,他不理解。某一次盛禹珩看见她在轮椅上站起来踹飞欺负她的人,然后又坐回去………

《盛总,夫人又在飙演技扮柔弱》 第1章 甜蜜生死 免费试读

【超级巨星盛禹珩,演唱会上惊喜宣布,将与流行歌后肖飞练近期结婚,粉丝祝福哭晕急叫救护车】

此一词条,从深夜刷爆全网,至网络瘫痪,后台程序加班抢救。

紧跟着火爆的词条——

【反对盛禹珩退圈】

【盛禹珩敢作敢当真爷们,男星楷模】

【恋与CP,yyds】

【我守护你长大,你长大却娶了我】

【大姐头,你逃不了小奶狗的手掌心】

……

传媒经纪公司内部大屏,正播放盛禹珩结束演唱会后,接受记者的采访。

大家都不相信盛禹珩会轻易结婚,毕竟他那么年轻,处于巅峰顶流。

拍摄灯光接连不断闪着。

记者:“请问结婚对象是肖飞练吗?”

“当然!”盛禹珩英姿焕发,帅气明朗的俊容,洋溢着笑意,一听肖飞练三个字,疲态尽褪,嘴角止不住上扬,“除了她,还能有谁。”

“哇哦——”人群中惊呼,好霸气。

盛禹珩每每提到肖飞练,全身就充盈着由衷的自豪感,仿佛她不单单是个女人,而是所有的美好集于一体,被他所拥有,是他毕生的庆幸。

记者:“恭喜禹珩找到真爱,真是让大家很意外的人。不过,我们都很关心一件事情。

肖飞练刚从狱中出来,虽说证实了她是被陷害的,但她的父母,父亲是杀人犯,母亲是破坏他人家庭的第三者,两人早就去世,却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你与拥有这样家庭背景的女人结婚,难道真的不介意吗?

和她捆绑在一起,很可能对你的事业造成不良冲击,你的粉丝也会离你而去。”

盛禹珩眸中闪过一抹凌厉,转瞬即逝,爽然笑起,“谢谢关心。”

他面对镜头,恍如注视心爱之人的双眸般,郑重道:“阿练一路走来,有今天出色的成绩,经历过的种种,我都看在眼里。

她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也无能指定谁作为她的生身父母。

她没有被家庭阴影裹挟,而是靠自身的强大,坚韧乐观,闯出属于她自己的天地。

改变人生,也改变了我。

从前,我一直在她身后,仰视她的背影,跟着她的步伐成长,渴望有一天,能够和她站在同一高度,有机会说出我的心声。

就是现在,我也认为是我高攀了她。阿练能喜欢我,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运气。”

盛禹珩停顿了下,压制着心中潮涌的复杂情愫,继续道:“我爱阿练,她任何世俗的缺陷和家庭过去,都不会影响她在我心中的形象、位置。

今后,我不允许任何人再伤害她!

对于一直喜欢支持我的,如果我结婚的消息让你失望难过,真的很抱歉。

谢谢你们喜欢我,可我却毅然结婚,不配作为一个偶像。

我会酌情退出娱乐圈,不再给大家带来困扰……”

董事长许清尊无法再听下去,倏地关掉大屏,冁然自嘲道:“手下的艺人要结婚退圈,老板最后一个知道,我果然被架空了!”

肖飞练听着盛禹珩的真情诉语,不动声色签着协议,忽略其他杂音。

她签完,合上文件夹,抬首,目光冷静自若:“这样,我在X.L.传媒所有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了盛禹珩。”

“你对他好的,实在叫人发妒。”许清尊盯着她几秒,饶有意味道。

尽管他早就知晓,肖飞练进娱乐圈的最终目标,是守护盛禹珩。

十几年来,他却始终看不透,究竟什么样的缘由,让一个女孩子,以守护另一个孩子作为终身信念。

而那个孩子,则满心满眼全是她。

当初哪里会料到,他们之间的情意连接,日益坚固至任何人都渗入不进,甚至走到结婚这一步。

肖飞练云淡风轻道:“我们马上结婚了,不分彼此。何况,我也不想再和你朝夕相处。”

“我说过,你可以恨我,任何要求我都答应,你的愿望我会继续帮你实现,只要不离开。”许清尊痛心期求挽留。

“我不恨你,”肖飞练虽气定神闲,内心却酸涩杂陈,“是你把我带进圈子栽培,才有肖飞练昔日的辉煌。

也是你一场计谋,将我送进狱中,如今跌落谷底。

娱乐圈的地位名气,正好还你,我们两不相欠了。

那些虚名不值得我与你斗恶。无论怎样,亦师亦友多年,你一直是我尊敬的人。

我的愿望,我将以另一种身份进行,它不再是你的义务。”

话说到这个地步,再去纠缠就撕破脸了。

许清尊叹息着,闭了闭眼。

肖飞练越是这样平静,对他没有怨恨,他就越无法放手。

而今,不管放手与否,他的母亲都要固执置她于死地。

她已对他心生厌烦,不会留在他身边了,一旦脱离他的掌控,她就会有危险。

两全之计,必须尽快把她送去冷家,才能庇护她的安全。

协议签完,没有待下去的必要,肖飞练起身欲走。

“飞练!”许清尊叫住她,状若随意慵懒笑道,“前日朋友送了些自酿的佛手露,我们喝一杯算作告别,可以吗?最后的几分钟。”

肖飞练略想一下,答应了。

正沉浸人生甜蜜幸福,也看在昔日交情上,她松懈了警觉,没有任何怀疑。

二人来到董事长办公室。

许清尊倒了两杯清酒,递与肖飞练,相互碰杯,“我就不祝你‘新婚快乐’了。”

肖飞练洒脱恣意笑起,仰首一饮而尽。

手机响起,是盛禹珩的,她正要接听,身体陡然绵软无力。

“清尊,你竟然——”肖飞练美眸盛着怒意,失去意识。

许清尊抱住她,软款温柔抚摸她的脸颊,双目满是愧疚不舍,“练,以后你会明白我的一切用意。

出于私心,我也不许你嫁给盛禹珩。

即使不曾爱我,那么恨我也好。”

这时,几个男人走进董事长室,齐唤道:“许先生!”

许清尊把肖飞练交给他们,“按计划进行,照顾好她。”

“是!”

大G在路上疾驰。

肖飞练醒来,天色已晚,往外一瞅,这是……到了断背崖。

断背崖是晏黎汉三城交接点,此处地势偏僻,丛木耸云,一到夜晚,浓雾笼罩,处处透着诡异,鲜少有车辆。

“许清尊让你们解决了我?”

“肖小姐说笑了,先生吩咐我们,护送你到晏城的冷家。”领头人道。

“护送?”肖飞练讥笑着,“他知道你们几个看不住我,还加派了三辆车。”

三辆车?

领头人向车后看去,只见雾中多出三辆特殊标志的黑车,向他们急逼而来,遭了,大吼:“加速!快加速!保护肖小姐——”

其他人纷纷拿出武器打开保险,准备战斗。

“你们慌什么?”肖飞练拧眉。

“实不相瞒,是夫人要杀你,先生一直在阻止,不让你知道。现在他们明目张胆,恐怕先生出事了……”

话未落,众人登时向前栽去。

司机狂踩刹车打方向盘,叫骂,“妈的,哪来的逆行货车!”

轮胎与地面摩擦出刺耳长鸣,大G车尾被货车撞失控,伴着猛烈冲击力,车身直怼向护栏。

紧跟追上来的黑车,发狠轮番撞击大G,完全不给任何喘息机会。

货车一个横冲把大G推出护栏——

车体如巨大山石翻滚下坠,瞬间消失在迷雾之中,只听一道震耳欲聋的“砰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