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未央霍寒川结局是什么 云未央霍寒川免费阅读全文

云未央霍寒川结局是什么 云未央霍寒川免费阅读全文

云未央霍寒川是作者小月半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咱们接着往下看她本是个平凡的打工族,却无故被人抓去生娃。更惨的是,孩子在出生那天就被人带走,生死未卜,她连一面都没见上。压下心中的伤痛,她开始新的生活,却不想回国的第一天,就遇见抓她去生娃的男人……

《萌宝在上妈咪别乱跑》 第6章 看本少爷怎么玩死你! 免费试读

“萧清澜,云未央,林霜儿,赵颖,你们四个跟我进来。”男人话音落下,萧清澜他们3人先站了起来,就在大家都在猜测谁是云未央时,一道略微单薄瘦削的人影缓缓站了起来。萧清澜柳眉微蹙,她就是云未央?“这谁啊?也不知道哪来的乡巴佬,也好意思来N·S面试,真是丢死人了。”“***,这一身的乡土气息,搞什么啊?”“N·S的水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Low了?”……云未央自动过滤掉这些议论声,一脸平静的走了过去。萧清澜等3人走在前面,云未央跟在最后,4人进入会议室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几排衣架,而这些衣架上,全部摆放着名贵的服装。“这次的面试很简单,这些衣服全都是全球奢侈品牌,他们身上都贴了数字标签,你们要做的,就是按照这些标签来识别它是出自何种原料,包括它们的原产地,越细越好,记住,你们的时间只有10分钟。”“什么?有没有搞错,单凭这个怎么识别得出来?”“不是吧?这里面好多牌子我们连见都没见过,怎么分辨得出来?”听着林霜儿和赵颖的抱怨,萧清澜下意识的看了云未央一眼,这些奢侈品,一般人平常根本就很少接触,而且这些品牌,要真的算起来,可能连她都未必有把握说得出来它们的出处。萧清澜笑了笑:“好了,大家抓紧时间吧,我们只有10分钟,尽可能的挑自己熟悉的牌子进行识别吧。”林霜儿和赵颖也没办法,既然N·S给出了这样的面试条件,那他们也只能照做,否则就失去了进入N·S的机会。助手给每人发了一个小本子,用于记录,云未央拿着小本子,随意挑选了一排衣架,然后埋头记录了起来。……会议室另一边。霍皓宸原本是想看云未央出丑,却没想到,那女人似乎并没有碰到什么麻烦,一直埋头在小本子上记着什么。伴随着时间的流逝,霍皓宸的眼珠子都快粘在云未央身上了。分明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不知为何,他却在云未央身上,看到了一种异样的光彩,就好像,沉浸在服装世界的云未央,换了一个人似得。霍皓宸身体微微前倾,他能从镜头下清楚的看到,云未央本子上所记录的东西,竟然全部正确!连宁世清都感觉到有些意外,许多布料因为手感和质感差不多,所以肉眼几乎很难分辨,只有对布料有着天生敏感的人,才能准确分辨出其中细微的差别。他当年为了做到这一点,整整耗费了近30年的时间,才彻底的解决这个难题。云未央竟然在这个年纪就能做到!她,简直就是为了服装设计而生的!10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助手亲自带着4人的记录本过来,霍皓宸几乎没有一丝迟疑,直接抽出了云未央的记录本。记录本上,条理清晰的记载着各种衣服的原料以及原产地,几乎没有一条差错。“这个云未央,简直就是为服装而生的天才啊!”“她竟然一个都没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宁世清耳边也回荡着其他几位面试官的惊叹声,他无比激动的看向霍皓宸,声音微微颤抖着:“霍总,这丫头可是几乎做到了完美,就算是你反对,我也会录取她进入N·S,成为我宁世清的学生!”霍皓宸瞥了他一眼,一脸不爽:“本少爷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既然是川叔发话,她又通过了最后的考验,本少爷也不会拿N·S的前途开玩笑的。”说完,他掉头对助手道:“稍后公布结果,今天的面试,录取者为萧清澜和……云未央。”哼,女人,让你进入公司又如何,到了本少爷的眼皮下,看本少爷怎么玩死你!看你到时候还嚣不嚣张得起来!……从N·S总部大楼出来,云未央长长松了口气,她垂头看了一眼手里的报到通知,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她真的被N·S录取了,那可是N·S啊,国内首屈一指的服装奢侈品公司,设计师们梦寐以求的天堂!云未央深吸了口气,将通知放进了包里,等她明天正式报到之后,就可以正式进入N·S工作了。“叮……”云未央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吴秀珍。云未央迟疑了一下,这才滑动屏幕接了起来。“云未央,你给我听着,我不管你在哪里,今天晚上给我回来,你爸爸有重要的事情宣布。”手机那头,吴秀珍语气刻薄道。云未央捏着手机,“有什么事不可以在电话里说吗?”吴秀珍冷笑了一声,“老娘供你吃供你喝把你养大,让你回来一趟怎么了?今晚你爸会宣布依依和长泽订婚的事情,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再缠着长泽,否则别怪老娘不念旧情了。”原来是为了这个。韩长泽……这三个字,就像是一把利刃从她心脏划过。那个曾经说要照顾她一生一世,要娶她做老婆的男人,就要和她的妹妹结婚了。是啊,一个是云氏国际货真价实的千金小姐,一个是云家的养女,是个正常人,都会选择那位才貌双全的千金小姐吧。“既然怕我缠着韩长泽,又何必叫我回去?我不回去岂不是大家都落个清净?你就不怕我勾引韩长泽吗?”云未央讥讽道。吴秀珍脸色一沉,如果不是云山非得要云未央在场,她怎会把这个祸星叫回去给自己添堵?要是云未央再闹出些什么麻烦来,那就得不偿失了。吴秀珍冷着脸,“云未央,我警告你,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当初是我们好心才收养你的,你别不识抬举,依依和长泽结婚是迟早的事情,你别想再无事生非,你这种女人根本就配不上韩长泽。”云未央冷笑,“既然我配不上,你还在担心什么?还是说,你真的害怕我勾引韩长泽,让你的愿望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