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初沈煜然全文阅读最新 时初沈煜然小说目录

时初沈煜然全文阅读最新 时初沈煜然小说目录

时初沈煜然是著名作者小富富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咱们接着往下看“朕待会再来审你,时初呢!”楚琬宜被吼得怔住了神,憋屈得泪水一下子就涌了上来,她做错了什么?为何皇帝一来就要凶她,在她的宫中去找那女人做甚?

《娘娘她在冷宫搞玄学》 第2章 专业对口去抓鬼 免费试读

夕阳渐渐消散,点点星光装饰在夜空,冰冷的月辉显得冷宫愈加阴森恐怖。

小太监僵在原地,豆大般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在地。

时初就一脸看热闹的表情坐在一旁等待着他的后话。

果然……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小太监颤抖得嘴唇轻轻蠕动,肩膀开始抖动,伸手想去抓时初的衣袖。

却被她一把拍开。

时初嘴里噙着抹意味不明的笑,在这夜晚的月光下有种说不出的妖艳。

刚刚说的数字,就是他身后那些冤魂的被杀的日期和年龄。

她这笑容,让太监浑身发毛,总感觉脖子冰凉,背后汗毛颤栗。

他猛地回头看去,只是虚晃晃的暗夜和地上那杂草。

腿的颤抖,让他缓缓跪在地上,心里的恐慌迫使他不停地跪在地上磕头。

“奴才……奴才该死!”边说边抽打自己的脸,“奴才得罪……得罪了大师……奴才该死!”

“都是……都是奴才主子的吩咐……奴才不敢不从啊,杀人全是她的指使,奴才……奴才只能听命于她。”

他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根本弄不明白,一个宫妃,打入冷宫的宫妃,怎么会知道他身后的冤魂!?

但若是她装的,为何……能够知道那么详细的日期与年龄。

还有那……她所说的三十二,仿佛一切她都知道。

树影摇曳,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

时初淡淡一笑,唇畔勾勒出遥不可及的飘忽。

她从一旁杂草堆里捡起一个破烛台,指尖在其上勾勾画画,嘴里念念有词。

倏尔,那簇小火苗跃然闪烁在蜡烛上。

这一幕直接让那太监瞠目结舌,一个……人,凭空点燃了一个烛台……

“大……大师,大师!方才都是奴才有眼不识泰山,有眼无珠!恳请您……救奴才一命。”

时初故作为难,还一脸纠结地看着太监的身后。

“啧啧啧小鬼有点多不好解决啊……你看,我在这儿吃不好,住不好,就连帮你的工具都没有,嗯?是吧。”

小太监大口大口喘着气,这一瞬间,他感觉整个院子里都是他看不见鬼。

听到时初的话后,他二话不说,直接往前爬了几步,满脸真挚地看着时初。

“大师,只要……只要您能救我一命,以后……”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又道:“以后您的一切所需……都包在奴才身上。”

时初撇了撇嘴,直直翻了个白眼,调侃道:“你的命……就只值这点儿?”

太监咽了口唾沫,鼻尖的汗已成珠,脖颈的凉风让他浑身战栗。

“只要大师开口,奴才一定赴汤蹈火,今后……今后只听命您一人。”

时初满意地点了点头,露出一抹明媚的笑,要得就是他这句话。

“名字。”

“大师喊奴才小阮子就行。”

时初点点了点头,便将手帕平铺在桌面上,咬破指尖,挤出鲜红的血滴。

血随着她的动作在帕子上渲染。

几笔过后,一张简易的符篆便已经画好。

她将这手帕交到小阮子的手里,顿时周围的阴气消散一大半。

那些冤魂一个个都退避三舍,一双双猩红空洞的眸子直直看向坏她们好事的那个女人。

时初无奈地摊了摊手,瞪她也没用啊,情势所逼,改天给她们超度送去地府。

小阮子将这帕子像宝贝一样揣在兜里,生怕被人抢了去。

“大师,我不会死了吧,这些冤魂不会缠着我了吧,冤有头债有主,真不是我想杀她们的……”

时初没搭理他,直言道:“符篆需以黄纸朱砂绘制,我给你的这帕子只能抵挡一时半会,还有啊……”

小阮子听得认真,当她画符篆的时候,那潇洒飘逸的一笔一画,他就知道这个冷宫关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这个人……他跟定了!

“大师,您继续说,奴才记着。”

时初伸了个懒腰,“还有啊,我饿了,小阮子对吧,明天早点来,打扫庭院。”

“啊?”

“啊什么啊,我说明天来打扫庭院,记得我吃得多,多带点吃得来,还有黄纸和朱砂。”

说完,时初便转身进了房。

—————————

琉祥宫内。

云顶檀木做梁,琉璃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

贵妃榻上,铺有葱青色的细软棉垫。

上面侧卧着一位醉颜为酡的女子。

“缈儿……你说,皇上……皇上为何不来本宫这儿。”

一旁的宫女闻言并未答话,只是轻轻用帕子擦拭着女子的手。

“明明……明明皇上都为本宫撑腰,将那***打入冷宫,为何不能再多爱本宫一点!”

“贵妃娘娘您醉了,奴婢扶您入寝。”

楚贵妃睁开那朦胧惺忪的眸子,满眼温柔地看着自己的胳膊。

“渺儿,皇上的心里是有本宫的吧,今日他就是扶的就是本宫这个胳膊,他……他公务繁忙……”

“嗯……是啊娘娘,皇上心里肯定是有您的。”

楚贵妃听到这话,抬手给了渺儿一巴掌,大声嘶吼道:“骗人!”

若是皇上心里真的有她,为何从未来过她的寝宫!

渺儿身子一抖,捂着那边脸赶忙跪在地上,火辣辣的烧灼感让她的眼眶直接盈满了泪水。

但只能憋住不能流下来,因为……贵妃娘娘最厌恶泪水。

“皇上现在在哪。”

渺儿胡乱地将眼泪擦干,一脸平静道:“回娘娘,皇上正在勤政殿。”

“去让人煮碗银耳甜汤,本宫带去给皇上,还有冷宫的那***如何了?”

渺儿轻扶起贵妃,便道:“娘娘您是说今儿想把您推进湖的时贵人?进了冷宫那种地方,八成要么疯,要么就死了。”

此话一出,楚贵妃面上的笑容愈发灿烂。

一个小喽喽也敢在她面前放肆,就这点手段还摆到台面上,真丢人。

但也多亏了那个女人,她才知道原来皇上竟然如此在意她。

楚贵妃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脸颊还占有为褪的红。

“你一时也去给冷宫那位送盘杏仁酥,毕竟……她可再也吃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