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初沈煜然免费全本小说 时初沈煜然章节目录

时初沈煜然免费全本小说 时初沈煜然章节目录

时初沈煜然是著名作者小富富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朕待会再来审你,时初呢!”楚琬宜被吼得怔住了神,憋屈得泪水一下子就涌了上来,她做错了什么?为何皇帝一来就要凶她,在她的宫中去找那女人做甚?

《娘娘她在冷宫搞玄学》 第3章 与前朝嫔妃成了朋友 免费试读

夏天的夜晚十分安静,后宫已经陷入沉寂。

阵阵的蛙声与虫叫,随着清风传来。

冷宫空荡冷清,想来都只有宫内弃妃才会居住,现在时初成了这冷宫唯一的主人。

在夏日,这地方倒是异常的凉爽。

柿儿蹲在前院清理着过道,枯枝落叶全被扫到了一旁。

听着虫叫,和……自家小主在屋里的笑声,感受着夏日晚风的清凉。

在这纷扰的皇宫之中,倒是难得一见。

“小主啊,注意嗓子。”柿儿其实也不清楚小主在笑什么,也不知道她在跟谁说话。

因为小主永远都是她的小主。

在她差点被掌事嬷嬷打死的时候,是小主救了她。

即便现在小主落魄冷宫,成了疯子,她也要陪在小主身边……永远。

时初应了声,歪头看了眼门口的正在扫地的柿儿便道:“别扫了,明儿小阮子会来清理的。”

“阮……阮公公!?”

柿儿方才在后院打理杂草,也跟不知道前院发生了什么,小主什么时候跟阮公公那么熟了??

阮公公可是贵妃娘娘面前的红人儿,怎么可能会来冷宫打扫院子啊!

看来小主……真的……

柿儿将扫帚放到一旁,小跑着过来轻轻握住时初的手。

“小主啊,即使……即使你……”柿儿咬了咬嘴唇,眼中氤氲着泪,继续道:“奴婢会一直陪着

您的,柿儿先去扫地,一会哄您睡觉。”

时初闻言愣了愣。

扫了眼周围站着的小鬼鬼们,还有方才的笑声……

是不是……被误会了……

对着空气说话,好像真的会让人误会。

但方才这个柿儿却让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温暖。

明明是两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却对落魄成这样的原主不离不弃。

她伸出食指在柿儿额头上轻画了几笔,念了法咒。

柿儿再一睁眼,看着飘在她面前的……竟然是透明……透明的……“人”!?

“啊啊啊啊啊!!!鬼……小主,快跑,是鬼啊!”

时初一把拉住了她,眨巴眨巴眼睛笑道:“给你介绍一下,我新认识的朋友。”

说着,她便起身虚挽着身着青色罗裙的女鬼,“她是先皇的宁妃。”

青衣女鬼掩面一笑,虽面色苍白,但举手投足之间净是大家风范,柔声道:“你好啊小柿儿,以后唤我卿卿就好。”

柿儿浑身僵硬,压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见到鬼……

所以……所以小主没疯,只是能……能瞧见鬼!?

“小……小主,奴婢是在做梦……做梦吗。”

时初盘腿坐在床上,笑得前仰后合,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柿儿,我把你的阴阳眼打开了而已!是真的,不是梦,你家小主我自小便能瞧见,放心好啦,我没疯!”

听到这话,她才放下心来,拘谨地跪在地上行礼。

“奴婢柿儿参见宁妃娘娘。”

卿卿弯了弯眼睛,俯身虚扶了下她,“死了几十年了,这些都免了吧,死后一切归零,今后只有卿卿,再无宁妃。”

柿儿乖乖坐在一旁的木凳上,脑子里一直在想先皇……

她好像在哪听说过宁妃。

时初虚拉着卿卿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啦呱,能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碰到跟自己聊得来的朋友,真难得!

卿卿也是个可怜人,刚生完孩子就被人陷害进了冷宫,最后被害身亡。

萧条的冷宫,微黄的烛光虚虚晃晃地摇曳。

大门突然被人敲响,随即传来一声尖细刻薄的声音。

“贵妃娘娘念及旧情,特意让奴婢给时小主,哦不应该是罪妃时氏送来杏仁酥,还不前来跪谢!”

柿儿蹙了蹙眉,这声音一听就是楚贵妃身边的那个渺儿。

“小主,您忙您的,奴婢去开门。”

说完,柿儿就小跑着过去。

卿卿望了眼窗外的破烂红漆大门,冷笑了一声道:“看来是楚琬宜的宫女。”

时初喝了口茶,无所谓地摆了摆手:“管她是谁,人生须及时行乐,她想让我不快活,我就偏

不随她的意,我不仅要过得好,还要过的比她好。”

不就是冷宫吗,不就是争宠吗,她一定要过得比那些后宫女人还要潇洒快活。

卿卿看到面前这女孩儿那眼中的坚定,还有那不同寻常的处事,她的眸中划过一抹赞赏。

这才是她儿子以后妻子应该有的样子,而不是像那些见识短浅的女子。

只知道头顶那四方的天空,和脚下仅有的小路,却忘了自身该有的价值。

“初儿,我先走了,改日再找你聊天。”

说完便消失在原地,直奔着勤政殿飘去。

——————————

勤政殿内。

幽幽的甘松香弥漫整个宫殿,顶部悬着一颗月明珠,熠熠生光,好似明月一般。

降香黄檀书案旁,沈煜然身着一袭玄色窄袖长袍,鼻梁高挺,双唇紧抿,轮廓硬朗冷酷,却

偏偏生了一双多情的桃花眼。

殿内寂静无声,只有袅袅的香薰飘起的烟在肆无忌惮地弥漫。

“皇上,贵妃娘娘求见。”

黄公公弯腰小声地说着,生怕打扰到面前的人。

沈煜然微微蹙眉,面色不虞,只是淡漠地道了句:“不见。”

黄公公愣了愣,果然圣上的心思根本猜不透。

明明白天还替贵妃娘娘撑腰,将那个时贵人打入冷宫,晚上就像变了个人。

看着殿外柔弱的贵妃,白天还落了水,李公公难免心里有些怜悯,便又帮忙问了句。

“皇上,贵妃娘娘想必是来谢您今日白天的相助,奴才这就让娘娘改日再来。”

“白天的相助?”

沈煜然眼里丝丝点点的冰冷,连开口都清冷了几分。

好似想起了些什么,他敛了敛眸子,不着丝毫感情地说道:“冷宫那个女人落水时的水,溅到了朕的脸上,脏。”

黄公公闻言直接愣在原地。

敢情皇上不是因为贵妃娘娘才将时贵人打入冷宫的……

卿卿端庄的站在沈煜然的身旁,听到他的话,掩面笑了声。

好在她的皇儿没看上楚家那丫头。